2014年12月14日 星期日

SAAM :一起在嘉咸街



嘉咸街的法式薄餅店關門之後,今天,由一間西餐廳SAAM頂上原有位置。

SAAM不是英文,而是南非荷蘭文,意思是一起。餐廳的環境樸實,沒有多餘的裝飾,開放式廚房,感覺食客與廚師打成一片,以上,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。

一行五人,在開業不久後的晚上,沿著嘉咸街的斜路,來到這間聽說菜式風格頗為搞鬼的SAMM。

抬頭一看,上手的招牌還在,哈哈,反而有一種拉雜成軍的Funky風格。



大廚Patrick運用了他的見識,將一些不可能的,在餐桌上實驗,至於餐廳的煮食器材,由Catering Depot Inc提供。



首先來一瓶手工啤酒作前奏,再唞一口長氣,不客氣地喝了杯Springbank 12yo。

看過牆上螢光幕的餐牌,菜式的名字,配搭,的確令人摸不著頭腦。



江南Style生牛肉?



韓國料理的泡菜,與生牛肉二合為一,再配以米餅同吃,簡直顛覆了傳統生牛肉的形象。酸辣的泡菜,與新鮮的生牛肉混合,效果討好。



Foie Gras candy,外表似足Macaron,其實,外表是白朱古力,包著軟滑的肝醬,挺有種估你唔到的新鮮感。



Ark shell clam ceviche,用上肥美,鮮甜的日本螄蚶,切成粒,伴以青椒汁,與西瓜同吃,看見其精美的賣相,有點於心不忍把它破壞,不過,螄蚶還是要吃,美味!



甚麼是KFQ?哈哈,即是Kentucky Fried Quail!某程度上,是向KFC致敬?

以KFC的炸辣雞的概念來炸鵪鶉,估不到效果又不錯,可能兩者都是個性相近吧。

J先生說:(中菜的鵪鶉,通常用來燉湯。)

我:(西餐桌上的鵪鶉,似乎較中菜更多變化,像我在月前,於Aberdeen Street Social,吃過的煙燻鵪鶉。。。。。。。。)下刪數百字。



Cuttlefish noodle,即是我們常吃的墨魚麵?那你就錯了。這是真正的墨魚麵,像墨魚切成像關廟麵的外表,配上打成泡的柚子汁,與加拿大海膽,虧他想得出的夢幻組合。

肥美的海膽,與鮮甜彈牙的墨魚麵在口腔溫柔繾綣,吃到一副眾人欲毆的冧樣!哈哈。



Green lip Abalone,層次感甚佳的一道菜,以切成薄片的小牛舌,莴苣,與鮑魚片,砌成有如沙律的賣相,再加上帶有松露香氣的醋,令人開胃。



主菜的份量可不少,有魚又有肉,Ranger valley wagyu flat iron,相對以上菜式的創意,此道和牛比較大路,穩陣。味道而言,軟淋的肉質,濃郁的肉香,連同其他配菜如烤紅蘿蔔等等,也是一道有水準之和牛菜式。



一鴨兩味,Whole Gressingham Duck價錢$788,足夠四個人分,此鴨源自英國蘭開夏郡,名叫Gressingham的地方。

第一味是烤鴨胸,與青椒,芒果Sasha,再加上墨西哥風情的mole rojo醬汁。酸酸甜甜的感覺,與肥美,嫩滑的鴨胸肉,計算精確的配搭。



反以,第二味的Maryland,感覺像吃著牛臉肉,相對鴨胸,顯得沒甚特別之處。



魚肉有手釣的John Dory,做法是把葉包著魚肉,配合黑松露,雅支竹,與Piperade,先說魚肉,真的很嫩,再配搭以上的材料,看似混亂,但亂中有序,黑松露的香突出而不會搶去魚味,甚至是Piperade的酸甜。各有各的崗位,各自表述彼此的美味關係。



最後的甜品,名字已忘記,賣相是沒話可說地美。

有如小型聯合國的SAAM,大廚Patrick以餐廳作為舞台,來道出餐桌上,世界大同的道理。

作為一個所謂美食天堂,國際城市,(掛名上)像SAAM這一類具備國際視野,兼帶有實驗性質的小餐廳,實在不可或缺。

若然預測她會成為明日之星,仍言之尚早,不過,憑著其獨特個性,將會吸引不少老饗找上門。

SAAM:中環嘉咸街51號地下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