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

邊緣回望2015



2015年,對我而言,不論是工作,或者是blogger身份,是充滿挑戰性的一年,尤其是下半年。




沉迷於威士忌之中,旅行主題也是圍繞著威士忌,三月英國之行,走過三間酒廠,數間威士忌酒吧,與愛丁堡SMWS會所。






就算去到吉隆坡,台北,新加坡,也走不開威士忌的框框。





當然,看球賽是我其中一個主要目的,低潮時期能夠主場大勝3:0,總算不枉此行。





倫敦,永遠令我多麼入神,去十次也不厭。



台北,出走三日兩夜的後花園,每次都會找當地的朋友,美食家自學之路 Liz,她像剛力彩芽嗎?哈哈。

上年暑假終於發表個人第一本著作,會否在今年再接再勵?本來,台灣那邊有出版社,有興趣找我出書,不過在我的計劃書被對方左改右改,改到我沒有時間去改,暫且擱置一旁,可望下年再有時間執好份proposal。



雖然出第二本書的計劃出現了狀況,不過今年多了兩個專欄,並非上年為U Magazine做義工,或者是在蘋果客串一個月,而是長期性,澳門生活雜誌鳳凰天空,一年四期,小弟佔上四版,寫有關威士忌的遊記。



食壇前輩突然離世固然令人傷感,同時,造就了我接手他生前在都市日報的飲食專欄,珠玉在前,實在背負著不少壓力,我只能做的,就是要做得更好。畢竟寫報章專欄,與寫blog,始終是有點出入。




可能寫稿是副業,所以每一次採訪,都抱著寓工作於娛樂的心態,做人,最緊要好玩。



思前想後再作馮婦,在立場新聞霸佔一角,只談風月,可能,我是整個立場裡面,唯一一個寫飲食的部落客。寫寫下,變了寫電影,又寫過足球,又寫寫最貴的早午餐,又寫寫米芝蓮,可幸立場尚算看得起我,不時惹來很多LIKE。



好像出席了不少有關酒的活動,尤其是威士忌。




當你自問懂得很多,其實懂得很少,不斷學習,才是正確之道,酒海無涯,還須多加努力。



月前受到某未出街的飲食節目邀請,作為客串嘉賓。。。一集咁多啦,想知道是甚麼節目,下年三月初會出街。



由以前的窮鬼飯局開始,不時有搞飯局,後來因為沒時間打理而荒廢,今年中,窮鬼變窮L,在長沙灣聚友重新出發。





埋單計算,五場飯局,總共大約250人參加,有此成績已經不錯了,下年的窮L飯局,暫定一月中有蛇局,(已滿)與一月尾的團年飯局,其他日子未定。



今次應該會堅持下去,作為飯局搞手,可說是造就了一個平台,與平日不常見的朋友見面,或者是認識新朋友的時間。不過,下年可能會在飯局上,搞點新意思。

說起飯局,今年飲食blogger圈子裡面,其中一粒大粒到可以哽死人的花生,莫過於古某的飯局公司,追隨他多年的劉某,早前自立門戶,繼續搞飯局。

眾所周知我與此兩人,有不能解的死結,簡單一點說,有很深的牙齒印,幸好我份人夠硬淨,就算多年以來,不斷地受到他倆攻擊,我還企得住,而且越來越強壯,你試試今日郁我,看看我怎樣還擊?



無論如何,關於他們的二,三事,我只是道聽途說,還是不說太多,你知啦,出自我把口,唔會有好嘢,都係冷眼旁觀,食下花生好喇。

很少在此談論我的工作,我只能說,上一份工,做得不甚愉快,結果,年中轉戰到現在任職的公司,老實說,工作量較以往輕,壓力相對地少,又不用加班,人工高過以前,只是假期少過以前,福利亦不及以前。。。我的員工機票呢?

今年部落格的成績,一共發表310篇文章,由一月一號到現在的瀏覽率,九十八萬一千左右,差少少便成為年入百萬的部落客,功敗垂成。要是拿我張成績表,與紅遍港台的劍心相比,年入千九萬PV的他,我簡直是零。

Facebook專頁由年初的五千多個讚好,升至現在差十多個便到九千,下年一萬在望。重申一句,我沒有買粉絲與為專頁賣廣告,只是偶然為專頁的帖子,賣一日廣告而已。

單看這些數目字,成績已經在絕大部份飲食部落客之上,須知道有些所謂人氣部落客,其專頁經營數年,八百個讚好也不到,平均PV更只有三百多,人氣一詞,未免太廉價了吧。

有不少人問:(為何不去做全職blogger?)

我總回答:(你養我呀?)

以我理解,在香港做blogger,十個有九個都有正職,除非你本身好有錢,否則,靠做blogger討吃,聽乞米,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,很難容納全職飲食blogger。如果一做全職,就一定很商業,甚麼狗屎垃圾的活動都接,當你變得很商業,讀者又會離棄你。針,真係無兩頭利。

近年飲食blogger的質素每況愈下,後無繼人,年青一輩統統走去玩Instagram,買堆followers就可以做靚條數呃飯食,出張相,打幾十字caption,就有免費餐食。難怪有些food blogger,感到意興闌柵。



說起這批Instagramer,買followers買like屢見不鮮,有些一個A/C由三個人經營的組合,試食就三個一齊出,而且,是一間消費不便宜的高級壽司店。請三個年青人,cost要成四千銀,換來的,只是一張Instagram相。你教那些一篇文打成千幾二千字的部落客,情何以堪?

當PR覺得沒有問題的話,我當然沒權去批判,但是,我不斷在想,三個尚在求學的年青人,舌頭未完全開發,連上高級壽司店,夠膽死依然用wasabi撈豉油來點壽司,可想而知,她們根本不懂吃。就憑她們上載到Instagram的相片,換來幾百個LIKE,究竟有沒有幫助?

偶然會與一些公關朋友,討論這個問題,他/她們不約而言,不會打Instagramer主意。

C:(你覺得一張相,只得數十字的caption,可以清楚地說出,大廚的心血嗎?)

A:(我地酒店級,點會搵呢啲小朋友?客路都唔同!)

我曾經幫某餐廳做PR,因應餐廳的格調,也找了Instagramer試食,當然,我找的IG人,並非青春學生哥/妹之流,而是見過下世面的在職人仕。

這個現象,只會越來越盛行,不如,我專攻IG啦,@pumpkinshk,你follow咗我未?

現今飲食部落客圈,最紅的一班,依然是四,五年前活躍在OPENRICE,現今跳出去的一批,新人接班乏力,就算是有潛質,但尚未攀上一線。舊有的一批,有些越寫越霉,只靠以前識落的PR朋友,或者是扯衫尾,才有機會出席活動,整個部落格十篇文,有九篇文都是試食文,不霉才怪。

(我無時間寫其他呀!)

(咁你無時間寫,又有時間去飯局?)

年過半百,還是食古不化,難怪個blog無人睇,如今還有機會出席飯局,只是PR們有眼無珠,或者是你懂得去打交道,搞場大龍鳳去鞏固自己的地位。我一向做實事,當然不懂啦。

有些擁有Openrice殿堂級食家身份的飲食部落客,漸漸變成親子部落客,連帶個blog都搬埋自己個仔女出來作招徠。拿,我諗嘢一向好衰,乜搞到要賣仔/女求存?連試食都要帶埋一家大細,唔撚係掛?你地冚家無錢開飯咩?



OPENRICE就是有一對甚麼咩將夫妻檔,狗哥加迪士尼,有次試食,全家出席,吃到飽要再叫,打包回家。兩公婆各自收到同一間餐廳邀請,分兩次一齊去,吃足兩餐,真的爽YY。

最離奇的是,此人企圖向我下毒手,對公關說我是壞人,有飯局不要叫他,不想與我同場。

哈哈,你真的看得自己很高了吧,OPENRICE你連資深也談不上,專頁只得二百幾個讚好,部落格的PV?不說了。粗俗一點說:(你家下老幾?)

此人的膠事太多,實在不勝枚舉,我早已叮囑認識的公關朋友們,以免成為下一個受害者,有時候找錯對象,隨時會拉低餐廳的形象,變成公關危機了。


那個咩咩聰聰,經常在Facebook見到他的專頁贊助廣告,看過他在OPENRICE的食評,一串九屁不通的文字,想混飯吃?

總之,這個圈子,甚麼人也有,不事生產卻經常派花生,實際上是滿口酸味的葡萄友,又有。

與其眼紅別人很多發展機會,不如努力去做好自己,有沒有想過,自己有甚麼及不上人?自己是否欠缺讀者緣?自己是否寫得不夠別人好?自己的見識不夠別人廣?自己是否不懂得自我宣傳?學黃子華話齋:(做人無PR,死得啦!)一味只懂埋怨,永遠不會進步,等淘汰。

是時候要洗牌再玩過,汰弱留強,在所難免。





話須如此,同行不一定是敵國,競爭也不會損害友誼,部落客圈子裡面的朋友們,高高興興唱K爆菊花,吹蠟燭唱生日歌,某位部落客說過:(部落客之路,是孤獨的。)

這樣未免太過孤芳自賞吧,所以有人因急病入院做手術,同行沒有一個對他問好。

來年有甚麼大計?對於飲食部落客來說,身體健康永遠是放在第一位。



共勉之。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1 則留言:

  1. blog的能量才得以長久維持

    訂閱您的blog很長一段時間了,我是來自於台灣的whisky lover
    2016新年快樂!

    回覆刪除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