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2月20日 星期二

興記茶餐廳:牛下重現



兩年多前,牛頭角下邨臨近拆卸的最後時光,在那個時候,整個牛下突然之間火紅起來,龍友爭相來攝影,食客爭相光顧邨內的食店,像出席食店見得到的葬禮,當中,包括我,在金利來擺下五圍窮鬼飯局。。。

現在的牛下,已經成為爛地一片,村內的食店大多找到新歸宿,繼續經營下去。如源記雲興隆,金利來。。。。。。還有,以豬扒包為名的興記茶餐廳



又是看西打哥的部落格才得知,興記茶餐廳在個多月前,在牛頭角道的金和大廈借身還魂。

當步進茶餐廳,問:你們是不是牛下的那一間。

店員:對!

顧客:哈,終於有老顧客回歸了。

我不是昔日的熟客,十多年前在職業訓練局上學時,也沒有來過。上一次來,是四年前夏天某一日。在兩年多前臨結業的日子,沒有走過來搭尾班車。

追回飲食網站的舊興記食評看,估不到我是第一個寫,九十多個食評當中,超過一半是臨拆的前一年去。


一件屬於牛下的舊物,都沒有帶過來,興記以昔日的味道,在這裡重新開始,當然不缺少豬扒包的一份。



單點$14一個的豬扒包,即叫即做,薄身的豬扒,不用借助旁門左道,只是將豬扒本身耷到扁,煎得香口,更令肉味,肉汁緊鎖在肉內,味道特別鮮甜,肉質亦爽勁。

配以熱燙的餐包,與番茄片,千島醬,雖不是甚麼驚為天人,但真的美味。



特餐上的餐包與奄列,餐包只是塗上牛油,拿上手時不熱燙,食味大減,奄列的賣相像有點過乾,內裡尚有蛋汁流出,還算不俗。



奶茶調得不錯,味道平均,茶與奶味兩者相對,質感香滑,結尾帶有茶甘。

像我輩的三字頭,應該也忘不了,小時候的一口福麵,不論是在學校的食店,或者是渡輪上的餐蛋麵,甚至,將一包福麵弄碎,再混合包裝調味粉,搖數下,便成為可口的小吃。你們還記得,那時候在學校吃個福麵,是要先為膠碗附按金嗎?與同學去離島宿營/班會旅行,在渡輪上的那一碗,隻蛋煎得鬼五馬六的餐蛋麵嗎?

現今已不多茶餐廳,以福麵來奉客,平常大多是用沒味的大光麵,高級一點,便用出前一丁,隨著社會的進步,福麵漸被邊緣化。



興記的沙嗲牛麵,麵身是用福麵,老實說,煮得有點過淋,我偏好還是帶點爽,甚至帶點半生熟的質感,即是明明要泡三分鐘,在衰心急之下,只是焗了一半便打開個蓋,忍不住了。這些種種,也是值得回味的點滴。

如你/妳們的初夜,也不會是很享受,十個有九個話痛,男方的出師未捷X先洩,事前沒有帶袋,事後更怕會成孕,床單上血染的風采,恐怕被父母發現的恐懼感。。。。這些過程談不上享受可言,但印象深刻到你/妳們直到今天,也會記得那一夜。像當年的一碗半生熟福麵,雖然夾硬來,但美味。



牛肉被鬆肉粉醃過,質感太假,不過沙嗲汁夠濃惹,與福麵同吃實在惹味。



寫到最後,想到當年曾經為興記惋惜,哭得死去活來的一群,今天興記重開,你們還會去嗎?

興記茶餐廳:牛頭角道170號金和大廈地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