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5月4日 星期日

侘寂.鮨處:寂靜的中午,一個人在壽司吧檯前



大坑早已成為銅鑼灣的後花園,不同類型的食店,攜手把整個大坑區活化,咖啡店,拉麵店,西餐廳,份子雪糕,甜品店等等。。。配合原有的粥店,茶餐廳,一到周末,日,覓食之人逼爆大坑,頓時熱鬧起來。

銅鑼灣道的鮨辰,曾經被稱之為大坑見城,時至今日還未有機會去領教,不過,這天下午,走到去較靜的蓮花宮西街的轉角位,同樣是壽司店的侘寂.鮨處

一如其名,這裡沒有大街的熱鬧,顯得更寂靜,年多前仍然與她一起,來到大坑吃煲仔飯的時候,路過這一條小街,發現此店,我還說:(這是甚麼來的?神神秘秘咁。)



今天,獨身的我,重臨著這舊地,寂靜依然,中午的壽司店,只得三數檯客人,壽司吧檯更乏人問津。



午市定食選擇甚多,熟食也有多款選擇,既然我來得壽司店,目標當然是生勾勾的壽司。



特選壽司膳$228,有十貫,另外包前菜,麵豉湯,甜品,但壽司款式早已寫在餐單上,沒有選擇餘地。



就算坐在吧檯前,師傅依然握好一整盤壽司,連同各款前菜,麵豉湯,才奉上我面前,老實說,我不太喜歡,或者,這是此店的規矩吧。



半熟玉子算是在壽司店,比較少見的前菜,鴨胸肉亦然。



記得之前此店有一款魚,名叫系撚鯛,恕我心邪,即刻笑了出來。世界自然大,有很多魚的名字還未聽過,只是這個近乎粗口諧音的撚鯛,的確有趣。



十貫壽司之中,對赤矢柄最陌生,肉質肥美,帶點鮮香的油份,其他的有嫩滑,纖細的天然鱸魚,肥厚的真鯖魚。



三文魚來自北海道的銀鮭,味道當然較挪威養殖貨突出很多,堂堂一間高級壽司店,如果真的要賣三文魚的話,切忌用上挪威貨色,用來騙港人,大陸人還可,但逃不過真正老饗的舌頭。



松葉蟹腳纖細而鮮甜,拖羅亦交足功課,甜蝦不過不失,北海道海膽味道甘甜,油潤肥美,只可惜十貫壽司一盤過,當吃到海膽的時候,紫菜已變淋。為了避免此情況,你沒可能要我一吃,就要吃海膽先?完全是超錯的次序!一貫一貫上,才是我最喜歡的規格,所以,每次我上壽司店,為何要坐吧檯。

蒲燒鰻魚很厚,難以一口過,拖羅卷的份量略為少一點。

各款魚生的質素不錯,但是壽司飯是一大敗筆,握得有點實,沒有那種緊緻中帶鬆軟的生命力,與機器啤出來的飯團,只有一線之差,而且酸度亦略略強了一點。



麵豉湯材料簡單,不過味道有點甜。



甜品為紅豆糯米池,以紫蘇葉包著吃,軟糯,香甜中,更帶著清香感覺。



聽聞這裡有吞拿魚不同部位供應,當然午市只限拖羅,赤身,見真章還須看晚市。不過,晚市的壽司飯,會是這般樣子嗎?

侘寂.鮨處:大坑蓮花宮西街14-16號地下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