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20日 星期二

信興酒樓:天下無不散之筵席



紮根深水埗八十年的信興酒樓,因為被拆霓虹招牌的問題,加上很難將其翻新,現有的第三代主理人順水推舟,將會在今個聖誕節之後,結束八十年的基業。

消息一出,外間紛紛流露出婉惜之情,又一間老店倒下,難道只剩下連鎖店?那些關注小店之人,如是地說。

亦有另一方,批評近年酒樓的出品水準大跌,與其抱殘守缺,不如告老歸田,既然跟不上時代的步伐,為何還留在這裡獻世?

我對它的印象,由初中時代開始,經常逛鴨寮街,附近有機舖,對這間酒樓的外表產生好奇。後來有機會跟家人來飲茶,吃過甚麼當然不記得,只記得環境頗污糟,茶客大多是長者,或者是大叔,心裡有點嫌棄,有大酒樓不去,來這等地方難免感到有點委屈。

當時,我真的抱著這種想法。直至長大以後,方發覺這才是寶藏。

八年前某個打風的上午,那時當通宵班的我剛下班,與已移居加拿大的朋友阿火,一起坐在這個數十年不變的酒樓,看看報紙,喝茶吃點心,談談風月。最後我還要趕頭趕命,乘搭最後一班巴士回家。



三年前,受Openrice之命,開出數個只有本地人才會去,而遊客不知道的食店,其中一間,便是信興酒樓。當日我做嚮導,帶一班來自台灣的傳媒,品嚐地道點心,他們還讚不絕口。

三年後,一個人再來,相信是最後一次。



中午的信興,坐滿客人,長者/大叔固然是主要客源,亦有一些年青男女,大約是在附近工作的上班族。



$8一位茶錢,我不敢說便宜或貴,你覺得呢?



點心全部自己走出去拿,有甚麼就吃甚麼,阿姐正在煎蘿蔔糕,三寶,見狀口水直流,可惜我不夠人搶。

先拿了山竹牛肉,與及金錢肚,粗支大葉沒有巧奪天工的細心,只求庶民風味,信興一向是這樣。



就算山竹牛肉不夠味,加點Worchester sauce,頓變美味,底部的腐竹,才是重點。



金錢肚軟綿綿,像海綿一樣索盡醬汁的惹味。

再出去點心櫃檯,赫見隔離的煎爐空空如他,阿姐說甚麼也沒有了。



幸好,蝦餃與燒賣剛剛出爐。



燒賣的賣相不甚了了,味道還是不俗,起碼吃下去,口感帶爽之餘,亦有豬肉應有的鬆軟。



偏厚的澄皮,包著鮮甜的蝦肉,你不期望是精心傑作,但也吃得過。

四籠點心後,杯中的普洱越喝越濃,越濃越苦澀,越苦澀越看不清未來。



在櫃檯放下$100,找回$7,推開大門,桂林街依然熙來攘往,站在門前的我,卻感受不到一點離愁別緒。

一個時代始終要終結,天下無不散之筵席,俗世的愛誰可永相戀?友誼未必能永固,何況是一間老店?

我們早應該習慣,八十年的基業,在時代巨輪下消失,原來是沒有稀奇。

唯一的遺憾,未試過它們的晚市。

再見。

信興酒樓:深水埗桂林街95A號地下


2 則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