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

Ole Spanish Restaurant:野味過冬





貴為香港歷史最悠久的西班牙餐廳之一,中環雪廠街的Ole,一向沒有很強勁的宣傳,當近年西班牙餐廳有如雨於春筍,遍地開花,但它依然屹立不倒。

証明一樣簡單不過的道理:薑,是越老越辣。

日前的晚上,再訪這間老牌西班牙餐廳,目的是一嚐今個月才推出,由餐廳大廚在西班牙搜羅的野味,炮製出一道道以野味為主角的西班牙料理。



接近全場滿座的晚上,菲律賓藉樂手,拿起木結他,演奏出一首首英文舊歌,為餐廳添上一點點浪漫氣氛。年青一輩未必受這一套,始終Ole是走傳統西班牙菜路線,當晚光顧的客人,眼看他/她們的衣著,大抵是行政人員,只有我身穿T-Shirt牛仔褲波鞋,難免有點比下去。

香港人普遍對外國的野味不太熱衷,但我就愛得義無反顧。十多年前的拆禮物日,在赫德道的瑞士餐廳,吃過的黃麖肉,是我的外國野味初體驗。後來到英國旅行,於米芝蓮一星餐廳St John,品嚐過鹿肝,那陣野性實在難忘。



今次Ole以外國野味擔大旗,首先上的頭盤為牛肝菌松露炸丸,黃金的圓渾身軀,一吃之下,濃烈的菌香突圍而出,香滑的內涵加上松露蛋黃醬作點綴,如非留以有待,恐怕我會一個人包辦一整碟。



面前的並非普通的肝醬,而是昆卡鷓鴣豬肝醬,這道菜的背景,源自當地家庭將打獵得來的鷓鴣,與豬肝等材料一吃煮成醬,佐以麵包,鷓鴣與豬肝渾然天成,豐富非常。




西班牙南部盛產野鴨,大廚以西班牙野鴨煎香,配以Oloroso雪莉酒,鴨汁烹調的米飯,焦脆的野鴨皮,擋不住其野性的風情。底部的燉飯,保留著雪莉酒的甜香,酒精早已揮發掉,與鴨汁的濃香惹味,兩種截然不同的味道,撞在一起卻來得平衡。



鹿肉的個性強烈,通常大廚會以一個酸甜的醬汁,來駕馭它的野性。此道西班牙紅鹿肉配自家草莓葡萄酒汁,道理一樣。柔軟而實在,濃烈的野性美盡流露,配上草莓葡萄酒汁,果然減低其剛烈感。



對球迷來說,華倫西亞是一隊西甲勁旅,對熱愛西班牙菜的朋友來說,華倫西亞是Paella的發源地。有別大家在香港常吃的海鮮大鑊飯,而真正的Paella,材料主要是肉類為主,當中包括大多人不會碰/不敢碰的野兔肉。

是晚的Paella,用上蝸牛,野兔肉,雞肉,連同粒粒皆吸盡魚湯,香料精華的米飯,吃到至此,我叫飽了。



未算,還未到final furlong,好戲在後頭!香煎極級巴斯克牛扒,取自在巴斯克地區的老牛,脂肪特別多,肉質柔軟,每口都是濃郁的牛味與脂香。



此牛扒與當地的Cider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,上年我在長沙灣的Rustico,喝過巴斯克的蘋果酒。可惜這晚沒有,否則一口Cider Steak,一口Cider,才叫完美。

Ole Spanish Restaurant:中環雪廠街24至30號順豪商業大廈1樓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