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8日 星期日

軟橋米苔目:鴨寮街的米苔目



上星期與E小姐吃罷混亂拉麵,路過鴨寮街,赫見有一間專門賣米苔目的小店,名叫軟橋米苔目

數年前在台北中山區的高家莊宵夜,一碗簡單不過的米苔目,顯出簡約之美,配以燒豬腸同吃,消費低廉卻令人回味。

以前香港有間米苔目專門店,位置在旺角黑布街,外間的評價麻麻,捱了不久便結業,莫非香港對這個台灣地道美食的興趣一般?

站在門外,看似是老闆娘的女仕,見我左望右望,便向我介紹一下。

我:(啱啱食咗飯,下次先嚟!)

數天後,在沒有約會的黃昏,獨自走過來。

鴨寮街的檔口排得密密,內街的舖位被外面的檔口陣淹沒,此間米苔目顯得不甚起眼,那麼,我應該稱之為隱世小店嗎?



當今世道,隱世二字猶如叫春,周街都聽到這般矯情之音。翻看Openrice有關該店的紀錄,嘩!短短三個月,已經累積五十六個食評,戰績為五十三勝三和,一個劣評也沒有。。


斷估,這間小店,應該沒有太多資源做PR,找Openricer試食,希望是這樣吧。既然在飲食網站有如此成績,還叫隱世?



米苔目的基本配搭為豬骨湯底,兩款餸,$35。當然可加餸,像車仔麵一樣自選。湯底亦然,麻辣,泡菜,叻沙,沙嗲湯底也有,五花八門得令我有點驚訝。米苔目車仔麵化,港台互融,如果台灣人看在眼內,會否大罵有沒有搞錯?



不過,這裡是香港,或多或少要加進一點香港風味,才能迎合大眾。並非每個新舊香港人,曾在台灣吃過米苔目。



短小的米苔目,只用湯羹吃便可,像新加坡的加東叻沙一樣,想起我在台北吃米苔目,也是用湯羹。雪白的湯底裡面,除了米苔目之外,還有冬菇與豬潤。

滑得有點像銀針粉,有米香,但不及我在台北吃過的煙韌,豬骨湯底做得不錯,配料如冬菇,豬潤,表現恰如其份。

以我所知,真係以我所知呀下,台灣人吃米苔目,主要是配內臟吃,像我年前配燒大腸。這次配豬潤,也算貼題吧。當然,如果這裡的米苔目,配以土瓜灣老三油渣麵的鹵大腸,豬油渣,頓時生色不少,足以彌補這碗米苔目本身不夠QQ的缺點。



另外點了兩款小吃,是日沒有煎豆腐,便來一碟煎肉餅,邊位香脆,肉質鬆軟,味道鹹香惹味。



涼伴皮蛋要到我碗米苔目吃到一半才上,次序有點出錯,理應是前菜才對。撇除此點,這涼伴皮蛋水準甚佳,香辣的辣汁與皮蛋的配合,只要兩邊發揮正常,實在難有失手空間。



太子邊陲位的大記攦粉,其攦粉較這裡做的米苔目,更像我在台灣吃過的味道,信乎?

除了攦粉的長度。

軟橋米苔目:深水埗鴨寮街249號地下B舖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