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9月17日 星期三

HMV kafé :等一個人咖啡



以前的HMV,怎會是這樣子?現今賣耳筒不特止,更開設生活概念店,兼營咖啡館。

時代不斷向前,仍堅持單一賣雜誌,唱片的話,老早執了九世,我又問問大家,你們上一次買CD,在何年何日?

這天的黃昏時份,在中環HMV獨處一隅,看著Bjork在椅背,桌上的Zero 7黑膠碟。

腦海不斷想著,寫一篇有關HMV廿載情的文章,但不知怎樣下筆。





由當年在銅鑼灣皇室堡店,買下的Nirvana unplugged in New York開始,斷斷續續,與HMV的緣份,欲斷又難斷。



當年的心儀對像,喜愛Bjork,Enigma,U2,為了攀附她,我經常約她在HMV等,一起試聽新碟,一起買雜誌。

在HMV買外國雜誌,可算是全港最便宜,今天,也一樣。唱片嘛,還是在旺角買才化算。

她沒好氣地說:(如果是一張半張CD,我在HMV買啦,過海又要時間又要車錢,時間唔係金錢?)



廿多歲時候,身邊的朋友大多是潮流人,可以將一套電影,一張唱片去過份解讀。

柴娃娃在HMV逛,有些人會懶有品味,批評HMV的唱片選擇,還不及那些小店,如Monitor,Zoo record般這樣多。

他們聽的,是Post Rock,我聽Jamiroquai,DJ Shadow,也被他們取笑我沒品味!



與E小姐的緣份,大約由Smashing Pumpkins而起,認識以後,原來大家的聽歌口味相近,Blur,Manic Street Preachers,Suede,是我們的共同語言,十多年前會展的一夜,Brett Anderson在台上,我倆在台下,一起高呼Everything will flow!

相隔十多年,為了Suede,我們再一次走在一起,無奈歲月催人老,像台上的Brett一樣,那些年的情感,唯有在We are the pigs裡面尋。



上年才認識的A君,我一直相信若要人似我,除非兩個我,驚嘆地在她的面書上,找到不少與我的共通點。

為了Portishead,由當年取消來港演出,到Beth Gibbons單飛之作,可以講足一大餐。

為了Belle & Sebastian,我可以一邊談,一邊哼著I want the world to stop。

喂!你好stop喇!



與旅居巴黎的小寶,相識接近十年,對她的留意,源自新聞組的網名,Beetlebum。

Beetlebum,what you done?

最初,我一直以為他是青澀的男生,有次我在ICQ留言:(Hey dude!)

她反問我:(你覺得我係男生?)

與她一起的音樂活動不多,只是曾經在博覽館,一同看過Oasis,其他都是同場但不在一起,僅止如此。

多年前她在法國某音樂節,看過Kasabian,更傳了音樂節的相片給我,我只能流露出一副葡萄X 的面孔。

相信每個人也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,月前才發現,她是鄭秀文fans!

我倆在巴黎蒙馬特街頭,由Chotto等等,痴心等待,到我們的主題曲。

Oh la la la la我的歌!我們就是這樣邊行邊唱。

數天前,她在面書上載一張相,攝自巴黎,Kraftwerk演唱會的宣傳海報!

!!!!



即刻,目光轉回身邊的Kraftwerk圖案咕臣。



肯雅Ice drip咖啡,冰凍順喉,有如中茶般質感,草藥,焦糖中帶點澀的感覺,想起以上的一點往事。



與其是甚麼飲食男女,不如,說是歌者戀歌,假若世上沒有音樂,我能夠與以上的朋友們,結下不解之緣嗎?

HMV kafé :中環皇后大道中30號娛樂行3樓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