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16日 星期一

福岡:亞洲五十大的法日料理@La Maison de la Nature Goh



友人KH得知我訂了機票往福岡,他對我說:(如果你訂到La Maison de la Nature Goh,我跟機!)

他提及的餐廳,貴為本年度2018 Asia's 50 Best Restaurants,排名第48名的好漢,是榜內No.1,曼谷Gaggan的友好;而Gaggan將會在兩年後結業,搬往福岡繼續其事業,聽聞與Goh的主廚福山剛合作開餐廳,此消息一出,Goh的行情持續看漲,一直很難訂檯。

KH此話一出,轉個頭,他真的致電去福岡訂檯,出奇地,又給他訂到兩個月後的晚餐!

(搞掂,我等陣訂埋機票!)KH氣定神閒,一向淡定有錢剩。

喜歡吃的人,特別瘋狂,為了一餐飯而飛往外地,也視為生活的一部份;上年我與兩位氣質女生,就是為了一個三大主廚聯乘的餐單,專程到台北兩日兩夜。




晚上八時來到餐廳,面績不大的Goh,同一時間只能容納大約十多位客人,難怪訂位狀況一樣緊張。



我們被安排坐在吧檯,只見主廚福山剛正在忙著打點,而協助他的廚師也不少,眼見他們分工有序,沒有出現人多手腳亂之情況。



主打法日料理,沒有餐牌,Omakase形式,每位價錢8000日元,另加服務費。

既然是亞洲五十大好漢,這裡供應的有氣礦泉水,自然是 San Pellegrino’s,飲水思源是理所當然的一回事。



第一道頭盤是Foie Gras Crème Brûlée,雖然用鵝肝來作法式燉蛋,再不是甚麼大新聞,但是其賣相精緻,以切成粒的粟米筍作點綴,有如墮進花花世界的燦爛。



魔鬼一向在細節,香滑的燉蛋與甘香的鵝肝是毫無懸念的邪惡,大廚加了少少清酒在內,藉著其香來對這個燉蛋,充當和事佬的角色,將濃膩度減低。



四方形的碟,放上四款不同的小吃,有西班牙奄烈,加入了蠶豆、魚肉、煙肉同煎,除了蛋香濃厚之外,魚鮮與煙肉的鹹香,與及蠶豆的清甜,層次感井井有條;Taco是大廚自家製,八爪魚染上紅色,是西瓜的好事,非常夏日之選;呈綠色的一塊塊葉是春菊,底下的是加入了wasabi的meringue biscuit,香滑中帶一點刺激,柔中帶剛;來自長崎的鰹魚,紅色外表的意義來自紅菜頭汁,面頭放上美國車厘茄,活潑的果香與紅菜頭汁,為鰹魚變得更有活力。



以北海道的白露筍打成泡沫狀,放在用牛仔肉熬成的清湯上,而白露筍泡沫面頭,再放上馬糞海膽。食法是用羹一下子直插杯底,香滑清甜的白露荀泡沫,與清湯溫柔繾綣,再一記甘甜的馬糞海膽錦上添花,像與愛人趟在冰天雪地,來個激烈擁吻的激情。



烤金目鲷或者每間餐廳也懂得到,但怎樣要做得與別不同?忽然之間,想起某位美食部落客,寫過一篇批評中環某法國餐廳的文章,說到條John Dory,烤得極好也感到平淡無味,似乎他忽略了魚肉周邊的配菜,其實有畫龍點睛之妙。

魚皮燒得香脆,油脂恰好,魚味濃郁細緻,以青豆、lemongrass pesto、日本筍粒等偏向清新的材料作配搭,頓時成為了秀外慧中的美人。



主菜是鹿兒島和牛,見到牛肉的迷人粉紅,條理分明的表面,心知一定有食神。

精準的火喉將和牛的潛能盡情爆發,油香雖沒有神戶牛般澎湃,但來得細水流長;肉香也是十分誘人,伴碟的黑醋汁,我嫌有點點喧賓奪主。反而以芹菜頭打成的puree,清甜細滑像lotion一樣,把和牛變得更滋潤;經過慢煮的洋蔥,是絕佳的配菜。




甜品的精彩程度,不下於剛才吃進肚的一道道美饌,綠茶雪糕與蜜瓜,青瓜,Granita,再淋上由原隻挖空的蜜瓜,盛載著的有氣蜜瓜水,清爽自然,沒有任何矯揉造作。



方形的清酒盒上,寫著GOHDIVA,是惡搞某大朱古力牌子嗎?這個加入清酒元素的朱古力雪糕,甘甜香滑之餘更帶著陣陣清酒香,不得了。



來到沒可能滴酒不沾,我喝了一杯Sauvignon Blanc,一杯葡萄牙紅酒,兩個人分享一瓶有氣礦泉水,連同一頓Omakase,價值11000日元,折合不用$800。試想想在香港吃同類型東西,要多少錢?

這也難怪越來越多人,寧願振興外地經濟,也不願留港消費,與其坐井觀天做土皇帝,不如放眼看世界。



福山師傅沒有大廚的高傲氣焰,我們愉快地離開,他親自送客出門口。

(希望有機會再來。)我用英文跟他說。

福岡,是一個好地方,未來要多多到訪。

La Maison de la Nature Goh :福岡縣福岡市中央區西中洲 2-26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