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1日 星期日

楚撚記大牌檔:土瓜灣暗巷的本土撚



開業不到兩個月,土瓜灣暗巷裡面的小炒店 - 楚撚記,我已經去了三次,除了位置便利(我住土瓜灣),價錢還非常便宜,小炒見功架,難怪新開不久,已經晚晚爆場。

有一次獨個兒在太古城看電影,突然收到土瓜灣之友S的訊息:(今晚楚撚記宵夜,得唔得閒?)

(咁我搭116過來。)完場後才回覆他。




飯店的裝潢是刻意地走懷舊路線,某程度上是對昔日的文化保育,楚撚記三字,足以令人會心微笑;廣東話粗口,博大精深,𨳒閪撚柒鳩,沒有人未講過,懂得運用既有加強語氣的作用,亦不會感到聽罷會被冒犯。

楚撚記,試試調轉讀?



我姍姍來遲,說不用等,你們先吃,來到飯店,見他們已經吃著鴨血煲,秘製鳳爪。



黃金炸魚皮無疑做得新鮮熱辣,但鹹蛋黃與魚皮的配合還是差一點點,有點貌合神離。



原隻炸豬手外皮脆卜卜,酥脆可口,皮下連著甘香的肥膏更具脂香;豬手肉鹹香惹味,肉質鬆化不粗糙。



菠蘿配薄餅是大逆不道,配炸大腸就合情合理,脆皮之下的大腸,有其獨特的香味,沒有討厭,像未清理好的臭味;爽甜多汁的菠蘿,給予它的甜美。



一碟牛丸,裡面有個紙牌,寫著:小心爆漿,黑松露醬芝心乒乓波牛丸,經過酥炸之後,外表並沒異樣,保持著牛丸的彈牙感,包著香濃的黑松露芝士醬,不邪惡,不拉絲,濃郁的芝士醬乘著黑松露香,與牛丸之間沒有違和感,玩味食味兼備。



媽媽鮮茄蛋煮牛肉,我覺得名不乎實,因為我老母煮的茄蛋煮牛肉,沒有這般的甜。當然,你老母唔係我老母,我老母又唔係你老母,總之一句講晒:家常風味。與老火湯一樣,茄蛋牛肉是大部份人的Comfort food。



掛上店名的小炒王,韭菜腰果蝦乾等材料,炒到鑊氣沖天,爽朗的麻甩感覺,值得賜酒。最可惜當日飯店仍未有酒牌,也不讓我們打開自攜的酒水,惟有以茶代酒。



有一個感性的名字:難忘漁港蝦醬骨,真名就只得三個字:海山骨!



取自有三度排之稱的豬肋骨,先以蝦醬醃之再油炸,金黃酥香的表面,已經帶著濃烈的蝦醬香,再咬下去,鬆軟多汁的豬肋肉,又一次爆發出蝦醬香;形象鮮明,毫不修飾,吃到一件接一件。



即刻叫碗豬油撈飯!

缽仔上的白飯,灑些葱花,下豬油,最後才加豉油,拌勻來吃,豬油香是沒法抗拒;濃甜的醬油是美少女報以回眸一笑。昔日的平民窮L之恩物,經過努力的飲食文化保育之後,幸而未絕跡,近年有些食店,懶理現代人的清淡口味,堅持推出這般邪惡之物,值得鼓掌。




六個人,每人不用$110,堅窮L的價錢,我高呼以後要多點來。

相隔一個月,召集數位朋友來晚飯,這次是與年青朋友TJ慶祝生日。(事前TJ是不知情的)

終於有酒牌了,我問飯店:(咁帶酒嚟收幾多錢開瓶費?)

女店員:($150一支。)



聽罷呆一呆,乖乖地喝啤酒吧,本地精釀啤酒廠麥子,繼尖沙咀串酒里之後,再次與飯店聯乘推出專屬啤酒。

(似乎,麥子都幾爛口,好鐘意搵埋啲以粗口諧音為名嘅餐廳合作。)



啤酒跟雪凍的戰鬥碗上,擺出一副草根的豪邁格調。早在二十年前,用碗來飲酒的風氣,由北角東寶小館發起,漸漸地成為本地小炒店的獨有飲酒文化。



椒鹽粟米做得很好,薄得似有還無,著咗等於無著的椒鹽外層,其惹味已經被香甜的粟米索盡,對我這個粟米狂而言,喜不自勝。



香煎黑松露蓮藕墨魚餅,是另一玩嘢之作。打得彈牙的香甜墨魚餅,夾著爽口的蓮藕,黑松露的香氣將墨魚餅的味道推上極致。



咕嚕肉我只能說不過不失,甜酸汁未能完全地包圍著,有些肉仍未掛汁;友人吃得津津有味,我讓他們吃多一點,因我要留肚吃海山骨,與及豬油撈飯。



雖然收$150開瓶費,但自攜蛋糕就不收切餅費。埋單時侍應奉上問卷,想食客給一點意見,新派新作風的經營方式,以客為本,從而得知有甚麼地方要改進,可見飯店的誠意。



兩個星期後,第三次來,全因一眾窮L美女們想吃,我是樂於奉陪的。

一行十人已是極限,(楚撚記係無得搞一大班人的飯局,沒有圓檯只得方形檯,排排坐最多坐八人一組,呢次應該係特別安排)菜未點,先來兩瓶青島啤,戰鬥碗要幾多?人人都飲?應該吧,咁高興。



楚撚記鳳爪,香辣的醬汁融入了雞腳內,真係好撚好食。



鹵水鵝翼同樣有骨落地,夠麻甩,是晚女主角G小姐,美貌與智慧並重但自稱麻甩,見她吃著鵝翼,再一口啤酒,女兒身麻甩心,與這些女生食飯最開心,起碼無須扮嘢做自己。






黃金魚皮依然有種若即若離感,炸豬手依然好吃;金磚豆腐外脆內嫩;麻辣鴨血煲是驚喜,上次因遲到而吃不到,今次終於收復失地,香滑的鴨血,吸收了麻辣汁後,香麻的霸氣與鴨血的濃郁,兩者和平地並存。



風沙茄子熱辣辣,茄子嫩而不老,風沙的惹味將其重重包圍,此時要喝多碗青島,一舉而盡。




海山骨已成為了楚撚記的鐵膽,沒有吃的話就不要說來過,吃得眾人交口稱譽的好物。同樣地,豬油撈飯,百吃不厭。




啫啫通菜煲,意料之內的惹味,蜜椒薯仔牛柳粒,身為主角的牛柳粒,肉味夠,鬆軟不乾巴巴,配菜的薯仔粒,經油炸後,外脆內軟,沾染了鑊氣與牛氣,成為最佳配角。



飯後甜品是番薯湯水,送的,冬天吃才佳。



第四次去大約幾時?我還未約人,有沒有興趣一起吃?窮L局就一定不會在此搞,私約啦。

楚撚記大牌檔:土瓜灣馬頭圍道187號地下2,4號舖(鴻光街內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