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

福岡:潮區暗巷食野味@Nico Appartement



我與KH皆是重口味之友,喜愛吃Game meat,當他提議去食野味,當然舉腳讚成。

福岡市大名一帶,是潮流集中地,有不少日系時裝店,外國時裝店如Paul Smith,手造眼鏡專門店,古著店等等,亦有不少餐廳。

這晚KH帶我到位於巷內,主打野味的餐廳 - Nico Appartement

日本飲食網站Tabelog,以法式/日式小酒館來形容這裡,格局像一間拉麵店的Nico,開放式廚房內,只有主廚與其助手,面績雖小,但看見餐牌上的野味選擇就絕對不少。

主廚見我們非日本人,先奉上英文餐單,KH懂日文,只看牆上的餐牌,已經可以點菜。




雖然餐廳規模不大,但只得主廚一夫當關,其助手就主要負責飲品與收銀,面對兩邊吧檯,若然坐滿客人,怎能應付?



先喝杯highball,吃些甚麼,交由KH負責,我沒有甚麼不吃。



牛肉他他吃得多,羊肉他他亦吃過,鹿肉他他呢?

Ezo Deer tartare 蝦夷鹿のモモタルタル,沒有牛肉的意料中事的肉香,亦沒有羊肉的羶香,鹿肉,就是有種難以駕馭的野性,肉質較有彈性,以醬汁作調味,稍為平衡了鹿肉的傲嬌。



雉,是野雞,取其砂肝,以西班牙的Gambas tapas的形式處理,滾燙的橄欖油下的砂肝,甘香爽口;配以西蘭花等配菜,加點葉綠素來作潤澤,減低其邪念。



Rabbit Rillette,我知道有不少人未能接受兔肉,年前在英國某市場,有檔口掛著打獵回來的野兔,好些人見狀即調頭走。

曾經在香港某法國餐廳,吃過無味的兔肉,事隔多年在巴黎的主打南法菜的小館,終於嚐到美味的燉兔肉,一改以往的壞印象。這道菜以法國Rillette的原理,普遍用豬肉,這裡用野兔肉,一絲絲細滑的肉醬,帶出香濃而不羈的味道,佐以紅蘿蔔吃,兔仔吃蘿蔔,如今殊途同歸。



Deer Tongue & Tomato Marinade with Green Pepper 鹿タンとトマトのマリネ・青唐辛子,大廚用滾水灼熟鹿舌,然後再用冰塊極速冷卻,伴鮮甜的番茄,與酸甜的醬汁,一熱一冷得以保存了鹿舌的有如豬心般爽脆感。




大廚真的有三頭六臂,這邊正在弄鹿舌,那邊就開著炭爐,放上鹿肋骨燒。Deer Spare Ribs Charcoal Grilled 鹿スペアリブの炙り,炭燒固然是無敵,鹿肉的野性味在炭火之下纖毫畢現,結實的肉質但沒有硬崩崩,吃下去還很鬆軟呢,連骨的點點肥膏位,包含著充滿脂香爆炸的肥膏,一觸即發的快感,任誰也難以招駕。



最extreme的要到最後出場,Minced Meat Hamburg with Fries ヒグマの粗叩きハンバーグ,不用google translate喇,等我說吧:(這是北海道熊肉漢堡扒!!!!)



我有好幾位朋友,天生一副熊相,當我見到這塊漢堡扒,自然地想起他們。。。。

(我要食你哋喇!)對住塊漢堡扒自言自語的我,大廚不懂我說甚麼,否則他覺得我傻。



肉質較粗支大葉,很有嚼頭的感覺,燒烤香氣圍繞著之餘,亦能吃得出野味的剛烈;加上同樣濃厚的醬汁,是重口味之極緻演繹;炸得香口,粗身的薯條,沾著醬汁吃,食味勝過茄汁萬倍。



由頭到尾,整間餐廳只得我與KH兩位客人,連飲品,一共吃了9000日元,除開每人大約三百多港幣,品嚐到當地只能嚐到的野性味道,是人生中另一個有趣的飲食經驗。




這些是旅遊書不會提及的地方,要有個識途老馬帶路,才能深入去尋幽探秘,認識當地的飲食文化,

Nico Appartement:福岡県福岡市中央区大名1-11-29 3号室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