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5日 星期四

麵鮮醬油房周月(銅鑼灣):獨食唔叫



在我的生活圈子裡面,有一班年青人,經常說:

(是時候周月了。)

(唔叫!)

這晚,我中齊兩樣,與友人A君,來到銅鑼灣景隆街的周月,吃個沾麵。

當我一上載這裡的照片,群情洶湧。

華仔:(DIU!唔叫!)

馬田:(DIU!)

長跑好手泰利:(DIU)

周月黨榮譽會長蛋糕:(DIU!!!!)

年輕版蔡國權M仔:(唔叫。)

相識二十年的西支:(DIU DIU)

周月在他們心目中,已經成為生活上不可或缺的一部份,不定期即慶吹雞:是時候周月了。成為了我們的共同語言;帶有酸味的沾麵汁,像是我們共同的味道;雖然,有不少人真的嫌味道太酸,兼鹹到隨時腎衰竭。

(嫌酸要加甜啦屌你!)有朋友就如是地說。



中環店與鰂魚涌店,能夠成為米芝蓮推介,始終有其個人之處,你可以話米芝蓮班專員是味盲,不懂得吃拉麵,但食客是否真的純粹人云亦云,見有米芝蓮推介就大讚?否則,中環周月總店,一早結業。(鰂魚涌店在圈內的評價麻麻,很多人寧願去中環都唔去鰂魚涌,就算在太古坊返工都係咁話。)

銅鑼灣店,我未試過,A君在銅鑼灣上班,為了遷就她,不用去到中環。



周月沾麵,$91,例牌要濃味,凍麵(沾麵梗係要食凍麵),大盛300G,毫無懸念。

A君在中午吃得太多,只要100G便夠。(我中午去咗座銀,都係食沾麵。)

我:(RICH!)



沒有冰水只有茶,有人一定不高興。




一人一杯三得利角瓶highball,以罐裝上,多冰,大熱天時喝最爽!



叫了一份煎餃子,最後只得我吃,餃皮香脆但肉餡嫌乾了一點。



招牌的沾麵,其酸味依然,可能我份人太鹹,別人覺得鹹我倒也不覺得很厲害,總之受得起就喜歡,受不起就討厭,就是如此地簡單。



切粒的豚肉肥瘦分明,筍絲爽口無渣;半熟玉子流心程度恰好,蛋黃濃甜不濁。



帶有曲鮮的粗麵條,彈力夠而實在,麵香當然不及我在日本吃過的貨色,掛著酸甜的湯汁,與A君一邊傾談一邊吃,很快便解決了300G。



最近鰂魚涌店,推出限定500G沾麵,自問大胃的人,不妨一試。

吃光了麵條,沾麵汁注入了清湯,味道變得融和,降低了酸味,多一份醇厚。

拉麵店收加一,我經常說是不必要,奈何這裡是香港,入鄉隨俗,只能深感無奈。因身上不夠現金,還好接受信用卡,我豪氣地對A君說:(我嚟,最多等陣飲嘢你比。。。)



周月黨好些核心成員,早前到俄羅斯觀看世界盃,去到八強階段陸續返港,待人齊,可以大叫一聲:

(是時候周月了。)

麵鮮醬油房周月(銅鑼灣):銅鑼灣景隆街30-34號海殿大廈地下6號舖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