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0月30日 星期日

Felix:決戰半島之巔


上世紀九十年代中,香港正濃罩著殖民地的末世風情,在這個時候,半島酒店新翼頂樓的Felix,便在這個大時代出現,在那個年頭,是Talk of the town。



Felix為本港Fusion菜的始祖,當年的菜式是西方揉合日式的風格,餐廳的裝修由名師Philippe Starck主理。除了其前衛風格,與半島酒店內其他餐廳,帶有濃厚的傳統氣息完全不同。最重要一樣,便是坐擁高高在上,無敵維多利亞港海景,那時是很了不起的一回事。就算當年的麗晶(今天的洲際),旗下的餐廳如Plume,Steakhouse,Harbourside,也只是在地下,沒有那種高高在上,君臨天下之氣勢。



早年曾經光顧過兩次,第一次是當夜班後,與友人下班來喝兩杯,身穿Hoodie,Converse Jack Purcell的我,與餐廳環境有點格格不入,第二次是與朋友來晚飯,還記得是坐在大廳的雲石吧檯用餐,這個雲石長檯,有時候會被時裝界徵用來行Catwalk的。

的確,那些年來Felix,是時尚的象徵,不過身邊有些人光顧Felix之後,對食物水準有點意見,說菜式弄得有點誇張,很怪。。。



事隔十多年之後,是晚由半島酒店公關部之安排下,便聯同數位朋友,再次踏足半島酒店最高的位置。一起品嘗日本大廚Yoshiharu Kaji,精心設計的菜式。

Felix的dresscode不及Gaddi's的嚴謹,但是來半島用膳,你便會不自覺地,特意穿得正式一點,這是對半島的尊重。



餐廳環境與多年前沒有兩樣,還是那麼酷,大廳的餐椅背,依然是Philippe Starck下的人頭照,十多年來的潮流翻了幾翻,其時代感仍是歷久常新。圖中的人物,正是半島前總經理Felix Bieger ,這間餐廳,亦是以他為命名。


一行六人,安坐在貴賓位置,赫見窗前有塊百葉廉,將窗外的海景蓋著,酒店公關說,是因為想客人專注地用餐,不要被美麗的海景分散注意力,聽落,果然有點道理。



這晚的菜式全是餐牌上的選擇,沒有刻意的獨家試吃,對著花多眼亂的單點餐牌,實在難於取捨,最後,我點了一個Australian Promotion 的set menu,每一道菜更配一款酒,不用操心。其他朋友,全部散點。

以iPAD來點菜,在今天不再是新奇事,Felix作為半島最摩登的一員,自然懂得與時並進的道理。



最特別之處,是有一欄Mood Wheel,像一個幸運輪,當你轉到去那一方,餐牌便會自動為你挑選酒品。完全是靠自己的感覺,最適合一些有選擇困難症的人,包括我。

餐單的內容極之豐富,一共有五道菜。



Red Snapper Carpaccio with Tomato Dressing,Marinated Mushrooms and Sauvignon Blanc

以Red Snapper做成Carpaccio作生吃,一定要夠新鮮,魚肉鮮嫩帶彈性,味道鮮甜,酸甜的番茄茸,很醒胃,伴碟的磨菇,個性極強,菇味濃烈。

餐單上所有餐酒,也是出自西澳Frankland River的Alkoomi, 這道菜配搭White Label Sauvignon Blanc 2010 ,果香濃郁,感覺較輕,比較易入口。



Butter-cooked Australian Abalone Silce,Crustacean Consomme and Curry Oil

用牛油煮成的澳洲鮑魚,切成片,放在碟上,當一上桌,侍者才在食客面前注上清湯,再加上海苔碎。

鮑魚質感彈牙,因為加上海苔,令到清湯味道頗鹹鮮,配上Alkoomi Semilion Sauvignon Blanc 2009,這白酒的酸度,將清湯的鹹味中和起來。



Medium-poached Australian Beef Shabu-shabu,Beet-potato Veloute,Pickled Cucumbers and Orange Dressing

這個當然不是日式火鍋,只是以甜菜根加薯仔,做出來的濃凋湯汁,襯托著澳洲牛而已。牛肉片質素佳,入口鮮嫩,湯汁濃甜香滑,而且加上Orange dressing,味覺上多了一份酸甜感。



吃牛肉便喝紅酒,Alkoomi Cabernet Sauvignon 2007,帶點藍莓,香草的香味。

主菜二選一,Felix的日本大廚,擅長處理魚類,便點了Braised John Dory with Herb Bread Crumble,Simmered Lotus Root and Black potato Gnocci。



不是很多地方可吃到John Dory,大抵是這尾生活在深海的魚,肉質比較實,難於去處理,事實上大多人吃魚的口味,是要求嫩滑多過結實。

這道菜的John Dory,用上魚柳部份,肉質果然很結實,魚味相對濃郁。魚柳下的麵團煙韌可口,而且吸收了魚鮮,味道更好。配菜的炸蓮藕片,香脆而不油膩。



正所謂紅酒配紅肉,白酒配白肉,姑勿論是否絕對,但這晚的餐牌上,的確如此。Alkoomi Chardonnay 2009,偏甜而帶有熱情果的味道,結尾甜到底。




既然是澳州風味,甜品一於貫徹始終,來個Pavlova in a Cocktail,Yuzu Meringue,Passionfruit Custard Cream,Seasonal Fruit。這裡的Pavlova,是用雞尾酒杯上,賣相特別,旁人還覺得,我正在喝雞尾酒呢。味道酸甜得平衡,吉士醬極之香滑。

Alkoomi Late Harvest Riesling 2010配Pavlova,大家也是甜,但這杯Riesling清新怡人,結味清爽,誰也不搶誰的鏡。




另外是夜更開了兩支餐酒,半島酒店的自家品牌的Chablis,與加州Napa Valley Hall Cabernet Sauvignon。前者入口很Dry,比較適合男生的口味,後者帶有濃郁的果香,質感豐厚圓渾。

雖然獨食set menu,眼見其他朋友的菜式,忍不住拿一點來試,Duck liver wild mushroom with mango lassi, soft poached egg and toasted brioche。這個頭盤實在不得了,鴨肝本身濃郁甘香味道,與同樣濃烈的野菌,還有水煮蛋,撈勻地吃,那種甘香,濃厚的complex味道,真令人難以捨得吃完,伴碟的芒果lassi,是用來消滯。



Tuna and oyster, cucumber mousse and vegetable salad,慕絲下的生蠔,鮮甜飽滿,與清香慕絲的細滑感覺相對襯。碟邊的吞拿魚粒,肥美鮮嫩。

K兄的西冷牛扒,每一塊切得四四方方,肉色嫣紅,入口非常柔軟,味道濃郁,近乎入口即化,非常之Dramatic。

另一道與藍芝士配搭,塔斯曼尼亞三文魚,須知熟食的三文魚,一向很難做得好,如果一過火,肉質便很粗糙,食味全無。這裡的三文魚,外熟內嫩,魚肉鮮味十足,而且很肥美,藍芝士的濃烈味道,帶起整道菜的層次感。



很多人也會將Afternoon Tea,與High Tea兩者混淆,實際上全港的大大小小酒店,賣的正是Afternoon Tea。港人說成High Tea/高茶,只是覺得在酒店喝下午茶,是很High class。所以便張冠李戴,其實,是超錯!每一次聽見有朋友說High Tea,我例必撥亂反正一番。

不過,在半島最高層,喝一口伯爵茶,你說,High嗎?

這一晚實在是很棒的體驗,亦一改多年來,對Felix的菜式只是一般的印象,畢竟經營了十多年,餐廳的運作也漸趨成熟,做出來的菜式,已經調教得盡善盡美。



感謝酒店公關W與P小姐,日本大廚,餐廳經理,與餐廳眾服務生的招待。

Felix:尖沙咀半島酒店28樓

延伸閱讀:Gaddi's廚師之桌 http://foodie-smashingpumkins.blogspot.com/2011/09/gaddis.html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