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6月6日 星期三

金來越南粉:大汗疊細汗



十多年前,第一次吃越式牛肉河,地點在銅鑼灣渣甸街強記,價錢不貴,用料也簡單,但湯底很清香,牛肉質素佳,雖然已結業多時,但我仍記得其味道。


另一間已消失的越南料理,在佐敦恆豐後面的意蘆,十年前午市賣$10碗牛河,那個年頭經濟不景氣,甚麼也要便宜才能生存下去,不過牛河也有水準,所以,我經常來吃。


現在吃一碗牛肉粉,最便宜也要三十多四十元,尖東某酒店內的名店,更索價過百。那麼既廉價,又有質素的越南牛肉粉,還可以在那裡尋?

早前出席一風堂的活動,坐在小弟對面的飲食專欄作家A先生,向我推薦他經常去的小店,位於葵興光輝圍內的金來越南粉。對我九龍人來說,很難會專程走過來,由葵興鐵路站步行過來,也要差不多十分鐘,除非是在附近廠廈上班,或者住在附近的街坊,否則也沒必要來。

這個早上因為在荃灣辦事,終於抽到身過來試。金來的位置頗為隱閉,於大廈地下之內,走進去長巷才見到,我應否說其為另一間隱世食店?



你說它隱世嗎?其實,金來已經在這大廈內,活了二十二年,即是,六。四的後一年來到,之前一直在佐敦,這些資料,我只是從貼在店內牆上,那些發黃的剪報看到,時為1997年的報導,正是香港淪陷的第一年。。

十五年之後今天,聽到某大唱片公司,群星合唱那一首向大陸顯媚的作品,我真心想嘔。

十五年之後今天,我才找上金來越南粉,會否相逢恨晚?


全店差不多只賣越南粉,小吃只有炸春卷與咖喱角,我點了兩條春卷,$20一份,即叫即炸,差極有個譜,當然這條春卷不是差,香脆可口,油粉不多,沾些魚露吃,味道也很鮮美。



凡點一碗粉再加$3,可以要一杯自家製飲品,有酸梅湯,菊花茶,西洋菜蜜等等。

越南粉有很多選擇,單拼的賣$20一碗,便宜到極點,我想在市區難於找到相同價錢的越南粉了。



貪心一點,要個$29的四寶粉,店員說如果不喜歡某些材料,可以轉其他,我不想吃偏辣的稔肉,便改為牛丸,其他三款材料是牛肉,雞肉,扎肉。


這個四寶河賣相簡單,不及其他越南料理做出來的公整,沒有大量香草,只有蔥粒,牛肉是生牛肉,以其他配料襯托著。

先嚐一口湯,很濃厚的牛骨香,鮮甜不濁,非常直接的風格,店主標榜不下味精,只是用牛骨熬製多小時,聽落簡單,實際上不是很多人願意去做,有些越南料理的牛肉粉湯,淡如開水, 更加上味精去掩飾自己的技窮,完全難以入口,喝到連姨媽姑姐的器官內臟也衝口而出。


牛肉新鮮嬌嫩,入口沒有渣,牛丸應不是自家製,但質素也不俗,肉味濃帶彈性,雞絲還嫩滑,扎肉也恰如其分,河粉未至滑如脂的感覺,但也稱得上爽滑。



最後加點點魚露在湯身,把味道提升得鮮美,店主說下次我再來的話,要我一嚐其酸辣味道。


如果你有收藏錢幣的習慣,可以與店主交流一下,他除了賣越南粉之外,更會出售多年來珍藏的紙幣。


坐在冷氣形同虛設的金來,吃得大汗疊細汗,越南粉的廉價美味,已經將所有不明朗因素,統統拋諸腦後。

金來越南粉:葵涌葵興葵涌道1001號德昌大廈地面商場



1 則留言: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