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25日 星期日

暌記:眾目暌暌



我相信很多菜式,原本是屬於男人的浪漫,但時代越進步,此條界線,變得越來越模糊。到今天已不再分男男女女,總之是好吃的東西,豈能辨我是雄雌?打邊爐如是,打冷,也如是。

K先生即慶地來個打冷聚,出席者除了我,K先生,叮爺,R先生,還有C小姐,可見打冷一早擺脫了性別的限制,哈哈哈。地點為新蒲崗的暌記



貴為新蒲崗老字號,連訂位也難,碰著下雨天,未必可以在外面開張檯,當我致電訂位,店員沒好氣地說:(你不如在果個時間來,看看有無位吧。)

幸好,晚上七點半,還有一張六人檯。R先生為潮州人,有他在場,點菜自然不會出錯,不過,秋風起,還是先來一個羊腩煲。



很難吃到對口味的羊腩煲,因為羊種,或者是煮法問題,絕少吃出羊肉應有的騷味,不夠過癮。此羊腩煲也是欠缺了騷香,但滾得夠入味,羊肉軟淋鬆化,剩下來的醬汁,再加些生菜去滾,那條菜頓成天下美味。



前文潮匯館說過,棄鵝片,要鵝肉,是對麻甩的一種強烈表態,今次都是要鵝肉,濃香沉厚的鹵水,將肥美的鵝肉鹵得入味,有骨落地之外,更送一杯青島,R先生興之所致,買了數支真露過來,麻甩得貫徹始終。


鹵水拼盤內有墨魚,紅腸,豬大腸等等,同樣鹵得夠香,夠入味。


鵝腸的肥膏盡去,黯然失色,食味大減,你寧願吃得健康,廷年益壽,抑或以幾年命來換取美食?



豉椒炒蜆的蜆肉太過瘦小,不過都算炒得夠鑊氣,也惹味呢。


煎蠔烙入口酥化,不太油膩,如果蠔仔更為飽滿的話,便完美。


典型的潮流打冷,怎少得韭菜豬紅?未夠?再加蘿蔔,不過蘿蔔吃下去有點苦。



味菜不是用來炒牛歡喜的專利,用來炒豬肚,一樣是最佳配搭,只嫌豬肚不夠爽,而且未夠入味。



炒麵線本身平平無奇,但加上辣醬之後,生色不少。



麻甩飯局的桌上,怎也有一道重口味的菜式,才算圓滿,蝦膠釀豬大腸,既有蝦膠的彈牙,亦有炸過的香脆感覺,最重要的是大腸本身的強烈味道,仍然保留下來,果然,麻甩佬們要治本,必須重口味,這一點,不必醫學根據。




任由點重口味也好,最後都要來個甜品,清心丸與反沙芋,潮到不得了。當我們見到反沙芋的賣相,心裡面暗說:這個都算反沙芋?為何芋頭還芋頭,沙還沙?最後要自己動手去反,食味上又出奇地不錯,芋頭外脆內粉嫩,啖啖芋香。


五個人吃了差不多八人份量的菜式,價錢亦等於五個人,付八個人的價錢,其實,暌記的消費平均每人百鬆左右,絕對經濟。

往後的日子,這一類的地踎麻甩飯局,將會越來越多,大家是時候反樸歸真。


暌記:新蒲崗康強街32號地下12號舖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