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0月1日 星期一

我們也是這樣長大的



時光,是否一定以前的好?味道,則一定比以前的好。

對一個七十後的中坑,掃街,是成長的其中一部份,黃金門外,美孚橋底的繁華盛世,記憶猶新。

今日食環處嚴打,流動小販差不多近乎絕跡,要到新年期間,才會開一,兩天,其他日子,只能光顧那些已入舖的小食店,但風味略欠。

最佳例子是臭豆腐吧,走鬼檔夠靈活,地舖則不可能太過臭,否則會被樓上樓下投訴的,唉,還記得以前走鬼檔的臭豆腐,香氣撲鼻,事後乖乖放下$2,塗些甜醬,那種滋味,今天難尋了。



乜記物記的油渣麵,連油渣也不脆,還叫油渣?要到走鬼檔,才能領略到油渣的真滋味。



如今的煎釀三寶也可以上酒樓大檯,我始終喜歡街邊檔,完全自助,雖然每一度地方做出的也是差不多,但始終是新鮮熱辣,剛炸起的才過癮。



廿多年前,還是$1六粒魚蛋的年代,今天則升值六倍,味道就沒有隨之升值,反而不及以前的好吃了。



偶然路過旺角荷李活商場地下,看到有煎韭菜餃,總是忍不住來一份,$12四件,北區某個小販檔賣$20七隻,有如潮州的韭黃粿,外層煎得香脆,包著的是香甜的韭菜,吃完一件又一件,欲罷不能。



平生第一口魚肉燒賣,在蘇屋邨海棠樓對出的走鬼檔,燒賣本身沒有甚麼味道,只是伴些醬油吃,便是一頓早餐。

寫到至此,腦海的少時回憶,不斷地修服過來,當年在黃金掃街真開心,少年不知愁滋味,只有魚蛋,碗仔翅最滋味。檔口甚多,但亂中有序,每個檔口賣的是不同小吃,沒有重重複,涇渭分明。

很記得有檔阿伯炒螺肉,是必吃之物,再來一包炸麵團,然後過隔離喝一杯崩大碗,甚麼熱氣都全消!

又想到小學時候,曾經見過賣鹵味的小販,只是以竹籮盛著,擺在地下販賣,小販徒手在竹籮拿出如紅腸,鴨腎,墨魚等鹵味,再塗些甜醬便奉客,如果放在今天,你們敢不敢吃?

任由吃盡甚麼環球美食,也未必及得過那陣臭豆腐的香氣,油渣的香脆,牛雜檔的較剪聲。。。。我們,就是這樣長大的。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