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9月25日 星期日

自助餐桌上的人性大解剖



小弟對自助餐,一向沒有多大好感.這種能夠睇盡香港人之眾生相之平台,初出來社會做事時已吃得極多.由高級酒店,到三流港式西餐廳.全部統統無一倖免.覺得自助餐已是一切.包羅萬有,單是在頭盤上的次等生蠔,辣椒仔檸檬汁起勢地落,當年少有機會吃生蠔,不知道蠔原來有很多品種,一口氣一打無名氏生蠔,狂劈不知來自何方的三文魚刺身.年少無知的我,吃得非常開心.

最深刻的那一次,說到去十多年前在尖東某酒店吃罷自助餐,飽到與當年個異性朋友攬在一起入廁所,當然不是飯後飽暖思淫慾,即刻在廁格來個短兵相接啦,而是各自入男女廁,各自地嘔.

今日回想起來,當然是一段令人失笑回憶,現今的自助餐也不便宜,四百多五百塊銀一個人也視作等閒,拿著這個價錢,去其他西餐廳吃個散餐,不是更好的嗎?吃得更精,更加高興.人步入中年,飲食資歷比少年時更豐富,?已不再一味比一個價錢,來個all you can eat的年代,你估個胃真係如黑洞?



早前純粹抱著獵奇的心態,跟大隊去過某雪糕連鎖店,吃一頓雪糕自助餐.香港人,果然愛自助餐,吃到再沒有新意,連雪糕也可all you can eat!一向認為雪糕是淺嘗,慢慢享受之物,好像談戀愛一樣,放在一小時雪糕任吃的晚餐上,情況已不一樣了.本來與雪糕談情說愛,變成與雪糕發生粗獷性行為.蠟燭皮鞭樣樣齊!最後有人輕鬆吃二十球,亦有人吃到差點獲利回吐.究竟這是享受?抑或是為吃雪糕而去吃雪糕?如果要你一晚做五次愛,感覺會如何?



一個人在一次過可承受幾多"球"?一連串的問題,就是我吃勉強吃完十球雪糕,在腦海中產生的一串問號.




另外在一間高級酒店內的朱古力周日自助餐,同樣是"Dogfight"大戰.一連串的朱古力甜品,又甜又膩,實在令人吃不消.難得眾女生吃得津津有味,咀角沾滿朱古力漬,未及抹去便再出去甜品陣度鑽.個個吃到化身成為"戰狼三百",面目模糊的無名戰士.一邊吃,一邊流露著奸笑.莫非這就是港女的幸福星期日?回想這兩段甜品記憶,簡直是瘋狂,完全黐X線.



反而,周日的早午合併自助餐,沒有晚間的殺戮戰場氣氛,只有星期天的優閒心情.頭盤陣上的風乾火腿,沙律等等,排得井然有序,色彩繽紛,指定主菜則無須排隊去拿,大安旨意安座在位上,服務生在適當的時候奉上,此時候,吃著燒得恰到好處的羊扒,伴一口輕柔帶有果香的紅酒,不知人間何世.其後的甜品陣更令人目不遐給.一件起,兩件止,才是吃甜品,甚至乎對待食物之應有態度.



當然,付錢的是你,點吃就點吃,有你無你,明知自己吃不完,拿/搶回來先算,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呵.事後一檯也是吃剩的食物,大家又有沒有想起,遠在第三世界的飢民呢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