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5日 星期四

鏞記酒家(機場禁區):燒鵝廿載情



我與鏞記的緣份,應該由1997年夏天說起,當年資訊沒有今天的爆炸,只是經常見到蔡瀾先生,大讚中環的鏞記燒鵝,就趁當時我的心上人生日,便請她到此吃一餐飯。

兩個人沒有訂位,被安排坐地下大堂,區區叫了三數款小菜,當然不少得一碟例牌燒鵝,水準很好。(又或者廿許當時年紀少,舌頭未完全開發,吃過公認好的,就叫好。)不過服務真的麻麻,年長的侍應,好像看不起當時還是二十出頭的我們。

那時候的例牌燒鵝一碟,沒記錯的話,價錢為$100

廿年後,我在機場禁區內的鏞記,打開餐牌,見到例牌燒鵝的價錢,已升至$250。

見到玻璃窗內的明爐燒味,我只能吞口水,不如轉場過隔離吃個漢堡包便算?

想起已很久沒吃過其燒鵝飯,既來之則安之。




應該是,由甘氏兄弟分家之後,再沒有踏足鏞記半步,包括買一盒燒鵝飯。



嫌例牌太貴,還可以來一客燒味雙拼,包一碗白飯,連茶錢加一,要$118。

再翻看餐牌,以往在鏞記必吃的皮蛋酸薑,要六十多元,一直以來,鏞記給我的印象,像鐵達尼號,地下的是三等,二樓為三樓就是二等,去到樓上的貴賓廳,是尊貴的頭等客人之天地。

某年有幸在蘭亭閣,見識傳說中的二十四橋明月夜,那時,甘大少仍在生。

某年在鏞記搞兩圍,吃過不少功夫菜,如禮雲子菜式,鵝腦凍之類,每人吃了三百多元,而且免開瓶費。



望著夕陽西下的跑道,吃著風格與以前迴異的燒鵝,皮脆但感覺空泛,皮下肉味還略帶一點點羶,(鏞記燒鵝與深井燒鵝不同,前者是軟皮系,帶有陣陣炭燒香,皮微脆,肉質豐厚,還充滿香甜肉汁呢。)不禁想當年,女,未必是以前的好,但是燒鵝,始終是以前的好。

我說的是鏞記。



燶邊叉燒,同樣與當年吃過的水準,相差甚遠。

數年前還在中環那一間仆街公司上班,偶然會到鏞記外賣部買飯盒,叉燒的香氣著實令人夢縴魂繫,既價廉又物美,三十多元的出品,卻是至高無上的享受。

唉,某前輩說過:(如果有一日鏞記唔掂,香港都唔掂!)

結果一語成懺。



我還是做頭港豬,吃喝玩樂,到外地刺激一下當地消費好L1。

鏞記(機場禁區):香港國際機場一號客運大樓6樓離港層西大堂食東西(禁區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