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10日 星期二

澳門:偷閒加油站@Communal Table




與社長吃過午飯後,一個人在澳門街遊走,拍了不少照片,相機的菲林用完了,是時候找間咖啡館坐坐。

年前到過禮記附近的Single Origin,今次一早鎖定目標,美麗街的Communal Table

出發之前,詢問一下谷歌大神,澳門街的咖啡館,這間名列前茅,不論真真假假,只要相信他。




星期六的下午,咖啡館生意興隆,好不容易有個位給我坐下,搭檯是無可避免的事。

很多人將咖啡館,與文青掛勾,好像去咖啡館喝杯咖啡,就是文青的表現。亦有人說過,蒲咖啡館的目的,不一定是為了咖啡,而是氣氛。

以上種種,我也是曾經地想過。近年不時去喝咖啡,其實並非想像中的一面倒,難道去咖啡館,真的不為杯咖啡?想起也覺得對咖啡師不敬。像我輩大叔,一樣會去咖啡館。(雖然,有不少朋友話過我係真文青,其實我只係過氣偽文青咋。)

這裡的客人,有年青人,有年長的葡人,有中年打工一族,又或者,像我的外來客。




咖啡師手沖的哥斯達黎加咖啡,感覺純正潔淨,清爽的果香,與點點的茶甘一氣呵成,喝罷挺令人舒服。

不過,今時今日在港澳喝咖啡,實在不便宜,當你去過台灣,甚至歐洲的咖啡館,你便明白我的意思。



雖然已吃過午餐,但見到餐牌上的牛油果沙律,我又投降了。



巴馬火腿配布利芝士,牛油果沙律,烤番茄與帕馬芝士,當然我的焦點放在原個牛油果挖空,再混合沙律醬的牛油果,非常開胃;布利芝士與巴馬火腿整體上偏鹹,所以烤番茄留待最後才吃,憑其鮮甜多汁來作個平衡。

咖啡館沒有WIFI,只能用公共微弱的WIFI,背包裡面的手提電腦,還是不拿出來了。

眼見所有客人,不是喝咖啡就是午餐,沒有人打開電腦工作,記得雜誌社長對我說過:(過到嚟玩,休息下啦,唔好成日諗住寫嘢。)



我對自己始終有要求,絕不能因外遊而鬆懈,寫這篇文的時候,我正身處倫敦的住宿,瞓在床上,格林威治時間23:00。。。

Communal Table:澳門美麗街 29號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