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6月27日 星期日

辣蟹莊:跟大隊炒蝦拆蟹


又是與傳媒界前輩的一月一會,今次選址在觀塘工廠區裡面的「辣蟹莊」。

臨近下班時間的觀塘,例牌車水馬龍,隨著人浪去,會不會有點累?每日都聽到不少人對這區的「親切問候」,早下班就早點過來,又在唱片店跌錢了,行上去駱駝漆三期,又買了些啤酒。

來到飯店的廂房,我拿著剛買的冰凍啤酒,趁人未齊,先與朋友享受一下歡樂時光,哈哈。

格局是走街坊路線,最近推出不少特價推廣,沒辦法,市道始終疲弱,當晚所見,食客並不多。



我們的菜單一早安排好,頭盤三味,最喜歡乾撈馬刀貝,惹味的醬汁,緊扣著爽甜的馬刀貝,夏天吃更勝清酒煮或蒜蓉蒸。



龍蝦拆肉,來個桂花炒瑤柱,香噴噴乾身不膩,蛋香與龍蝦肉的鮮甜並駕齊驅,留殼作裝飾,連最佳外觀獎也摘下。



竹笙玉盆艷素,是為友人小菌而設,以冬瓜為主角,與其它素菜砌成一道豐富的素菜,清新而食味亦佳,與小菌不謀而合,嘻!


海南椰子燉烏雞,對我經常喝酒的人而言,有如一道溫暖的擁抱。




當晚主角是避風塘炒蟹,我沒有追問這隻蟹,到底有幾多斤両,但見到個蟹鉗,心想絕非善類;飽歷風沙的外表,我應該是吃個蟹蓋先?吃個蟹腳先?或這個蟹鉗好呢?

拿著蟹鉗,用剪刀拆開殼,肥美的一絲絲鮮美肉質,吸收風沙的惹味,最終,我又吃多一隻。剩下的一堆風沙,送個白粥,打包回家撈個出前一丁,無以尚之。




龍騰會四海,挺有霸氣的名字,原條東星切件,菜心伴碟,若中間加多塊冬菇與金華火腿,那就變得玉樹臨風,烏鴉都要行埋一邊。

火喉拿捏得精準,淋上芡汁的魚肉,嫩滑之餘外表顯得亮澤,魚皮爽中帶點膠質。




原隻菠蘿開邊,盛載著咕嚕肉,標榜拔絲但不甚明顯,好吃就不理那麼多繁文縟節。



濃稠的鮑汁與彈牙的鮑魚,配上焦脆的飯底,形成充滿喜悅感的鮑魚脆米飯。




難得其他朋友也說會帶酒,怎少得我份兒?日本九州三井之壽大辛口,喝罷希望像Slam Dunk的三井壽一樣,無論面對著逆境,也抱著永不放棄精神,前路茫茫一樣要昂首闊步。

潮浪暗湧,投石無聲,前路看不清的無助,唯有大塊肉大杯酒大聲笑,是對這個大時代的最好回應。

飲!



辣蟹莊:觀塘開源道55號開聯中心A座地下6C-D
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