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1月12日 星期六

新香園:麻辣蛋牛治



以前我在深水埗,一個人掃街,合益泰不一定要吃腸粉,燒賣也好吃;冬天轉入鴨寮街,忍不住到蛇王協吃碗蛇羹,年來我亦在此搞過兩場蛇局,大受食友歡迎;新香園堅記,沒可能不吃蛋牛治。

時至今日,我依然喜歡掃街。

經常在此區流連的我,竟然走漏眼,一直沒有察覺汝州街有間新香園,有說是桂林街新香園堅記的分店,亦有說是分家,道理與佳佳甜品相若。

這天到附近買黑膠唱片,順便來吃個蛋牛治,隔離的馬來西亞餐廳生意興隆到要等位,新香園則有不少空位。




論環境當然光鮮過桂林街店,畢竟是新店,刻意營造上世紀六,七十年代的氣氛,近年香港吹起一片懷舊風,打正冰室旗號的食店越開越多,但大多只淪為有型無神,沒有那種味道,就沒有那種味道,根本偽裝不來。

新香園堅記的蛋牛治,早已賣到街知巷聞,我光顧了超過十年,百吃不厭;數年前更代表飲食網站,接待來自台灣的傳媒,當時他們要我介紹一些只有本地人才知的地道美食。

其中一間,就是新香園堅記,當日更與太子爺,前兒童節目主持人伍文生結緣,此蛋牛治一出,旋即降服了一眾台灣來賓;我曾說過這裡是我覺得最好吃的蛋牛治,或者一山還有一山高,我仍未遇到,起嗎,我吃過最好,就在這裡。



特別加入麻辣的元素,麻辣蛋牛治,烘底加$1,當今世道$1用來跟機也不行,烘底就可以,絕不要慳。

蛋汁與牛肉交集,麻辣香是有,但並非大鳴大放到辣撚死人,只是作出適當的點綴,除衫除一半,保留一點幻想空間惹人遐想;可是我面前的只是蛋治,何必要吊我癮呢?

不妨直接一點:去盡啲,加辣吧。



豬手麵亦是招牌作,當晚所吃到的豬手,無疑是夠件頭,吃下去亦充滿膠質,但是南乳味不夠濃,麵條爽滑,可惜仍有頗突出的鹼水味。



奶茶質素不錯,奶與茶的味道平衡,醇厚,喝到最尾也沒有走味。

轉個彎,又來到桂林街,新香園堅記明顯較多人,有些人的心理,總覺得新不如舊,包括我。

去慣去熟,始終有感情。

新香園:深水埗汝州街186號地舖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