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8月27日 星期六

潮文回憶:明將破地獄2009

節錄兩年前,小弟在Openrice的經典食評:陰陽路十二之生化壽屍,內容略作修改。

http://www.openrice.com/restaurant/commentdetail.htm?commentid=2026340





三年前眾神風敢死隊,偷襲大久保一役,到今日仍為人津津樂道。今次的目標,輪到受一眾深旺系潮童愛戴,位於西九龍中心的明將。剛好是日七月十四鬼節,在此"做節"是理所當然。

外間對明將的印像,一方面以四十幾銀可任吃壽司,當然受到那些用千幾銀買件tee,之後再無多餘錢去吃飯,但仍要"是日本人"的潮童歡迎。另一方面,受到一些對吃有一點要求的人唾罵,說這些壽司根本不能入口。

小弟從沒去過明將,單憑網上的食評,相片,很難一口去批死,要親身落場才能証實。但是,身邊的朋友一早被明將的名字嚇怕,慨嘆在這個生活圈子之中,找人陪你去見城壽司廣就容易,一說到要去明將,慘撚過去問人借錢。

是夜七月十四,連同小弟,只得三位朋友,化身成生化危機上的戰士,勇闖西九龍破地獄。小弟先到,鬼節的晚上,門外亦有幾班如"棒棒堂"的人馬召集,快上快落,不消一會便能入座。

果然,四周圍的果然大多是"潮童",男的是Comme Des Garcons。。。。。且慢,不是Homme Plus,亦不是Garcons shirt,而是最便宜的系列"Play",還加上一撻明顯的黃漬,下身配條刻意拉低腰的牛仔褲,目的無非是想show off腰上的綠紅色Gucci罷了,背著個Gucci Monogram,好一個西九潮童。隔離的女生,又是另一個倒模出來的B貨版Angelababy。




坐下不久,店方便奉上芥辣,茶包。曾經在網上看見此店的芥辣相片,水汪汪如正在溶解的綠茶雪糕,今次是一小碟上,整到好像一件綠茶餅仔。將茶包放在杯內,再放在水龍頭注水,水流弱過小便,忽然想著"弱水三千"其中一段:(三千春江水 暫住寂寞天空)友人尚未到,面前的迴轉帶,就是我的寂寞天空。

迴轉帶上一具具面目模糊,燕瘦橫肥的喪屍,你教我怎下手?手上的筷子,就是最愛煞的殺人兇器,一於空手入白刃。



久問紅豆壽司大名,真是不得不佩服明將藝高人膽大,連紅豆也可用來做壽司,幾時會輪到叉燒,豬潤,午餐肉,豆豉鯪魚。。。甚至乎珍珠奶茶的珍珠壽司?見到迴轉帶上的紅豆壽司,懶理擺了多久,即刻先下一城。

面頭的紅豆,有點似珍珠奶茶的珍珠,更有點似霉菌,賣相的確"驚喜"。入口一刻,成劈野之中,忽然有咬口,因為紅豆好硬。配上一點醋味也沒有,味如白飯的壽司飯,與受潮到淋的紫菜,心想是否吃著三流的份子料理?這個"三差激"組合,可不是講玩,小朋友吃之前,記得要PG家長指引。



另一樣名物,是細小得可用來餵龜的甜蝦,正確一點去說,是甜蝦毛。賣相實在令人忍俊不禁,再一次佩服明將,可以長期有此種沒有味道的蝦毛供應,別處保証吃不到,各位巴打/絲打,如果見到明將以外的地方有此蝦毛的話,不妨單聲,薄酬。


兩位友人陸續到步,看見條迴轉帶,來來去去也是那些,便要落order。傳說中明將的壽司飯,是熱的,即叫即做才見真章,不過在証實這個傳聞之前,再在迴轉帶上,取來一些軍艦壽司。蟹子壽司之前在迴轉帶上見不到,應該是剛剛才放上迴轉帶。如果是即做的軍襤,紫菜一定仍然帶脆,可惜這個蟹子壽司,外圍的紫菜,淋過濕紙巾,面頭的蟹子,似是染色體,一點味也沒有。




吞拿魚軍艦更加"精彩",面頭的吞拿魚如嘔吐物,成劈泥一樣,相信小弟吃罷罐頭吞拿魚碎之後,嘔回出來的也是如此樣子。蛋沙律壽司更有一陣怪味,不是吃蛋沙律,也吃著臭蛋咁大鑊丫嘛?




正值青春期的直男生,對女性胴體開始充滿好奇,在八十年代,到九十年代頭長大的男生。那時還沒有鹹網,相信大多也去過鴨記,老廟等舊書店買二手成人刊物。未成年膽粗粗去買,得手之後便帶著期待的心情,拿回家去慢慢欣賞,但當一打開,大叫:(仆你個街,點解黐埋左架?) 遇著上一手"紙上談兵"的痕跡,怎不教人英雄氣短呢?

回到面前的八爪魚壽司,當我夾住一件壽司之時,壽司上的紫菜,與旁邊的一件壽司的紫菜黐在一起,正是我之前所講的二手書經驗,S小姐見狀不忍,唯有留待我與S兄在壽司上談兵吧。



與八爪魚一樣,螺肉是低風險之物,因為是來貨,不是自家製,四件螺肉壽司拍埋一起,其中一件面頭只得一粒螺肉。終於等到order的三文魚與鰻魚壽司,見到三文魚的色水曖眛,吃下去味道更加盡在不言中,友人更說三文魚會變色 ! 至於壽司飯是否如外間所說的熱?結果完全相反,是凍的,凍冰冰的凍。鰻魚吃落不似鰻魚,肉質同味道皆似鯇魚,如果自創一客鯇魚片壽司,會有人吃嗎?

當大家一同將紅豆壽司吞下肚,義薄雲天,一舉而盡,從此,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。好一個紅豆壽司,比滴血為盟,燒黃紙更加熱血。

服務方面,收碟速度快,值得一讚,因為是任吃嘛,吃幾多碟也是一樣,無須埋單時計數。



好了,夠了,再吃下去與玩命無異,夠鐘回到凡間"溝貨"去也。無錯,四十多塊錢任吃是便宜,但起碼也要入得口,如果不能令到人開口,幾平,甚至免費也沒有用。事後有些朋友看罷食物相,未吃已說倒胃口。這個價錢在外面,可以去同區的泰潮,吃到海南雞飯或豬髀飯,甚至在劉森記來兩碗雲吞麵,甚至上去連鎖快餐店吃個冬瓜盅套餐。(拿住四十幾銀想食日本野?食撚懵你呀。)

我們這晚在明將的經驗,有如Discovery channel內的獵奇節目,只不過節目內的主持人吃蟲,天竺鼠,我們面對著的,是各式各樣的生化壽司,說起也有點異曲同工之處。

平心而論,明將的壽司,無論賣相同味道,也是值得一個劣評,但相比劣食殿堂級的大久保,,還是有一段距離,我吃過大久保,最為清楚,未上檯已經散的壽司飯,疑似的刺身,發臭的醬油等等,已經令到結業多時的大久保,成為一個不朽的傳說。


明將迴轉壽司:深水埗欽洲街37K西九龍中心6樓612-613號舖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