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4月4日 星期六

倫敦:全球唯一迴轉芝士吧@Seven Dials Market



插翼難飛的日子,特別想念隨性而飛的時光,現在只能藉著寫遊記,當自己去一趟旅行好了。

上年十月,與好友小寶在Covent Garden的最新飲食熱點:Seven Dials Market,匆匆吃了個意粉,飲了杯啤酒,然後,我就趕住出機場,乘搭當晚的航班回港。

見到地下的迴轉芝士吧,只能說聲時不予我,心想下次要來補中。

就只是相隔不到四個月,終於再訪這個以香蕉作標致的美食廣場,在倫敦的第一晚,即刻來吃芝士。

2020年4月1日 星期三

堅石燒:疫境下鋸扒



本來,這一晚我計劃約幾位朋友,去某間最近備受爭議的冰室晚飯,結果被朋友當我發噏風。

(唔好啦,我之前瀨過兩次嘢,事不過三呀。)友人質疑我是否靠害?

窮L admin F先生,提議去燒山地頭,時代冰室堅石燒

有人想吃牛,就堅石燒。


2020年3月29日 星期日

回顧三月,我去過的黃店



話就話踏入三月中,疫情進一步惡化,很多人也不敢外出,截至今日,原來我在這個月裡面,已經光顧了超過二十間黃店。

(有啲係眾所周知的黃,有些就大眾覺得係黃,但對方一直沒有承認或否認,深淺級別,留待閣下去衡量。)

我並非說自己很勁,很有堅持,期間我還會去一些中立的餐廳的,但以比例來計算,黃店是一面倒。

2020年3月28日 星期六

兩姊妹涼皮有限公司:立食粉皮



林奠昨晚公佈抗役新措施:餐廳只限最多四人一張枱,每張枱要有1.5米距離。

消息一出,我的Facebook隨即被洗版,謾罵之聲不絕於耳,大家都想,為何當初不封關?若然真的要抗疫,可以強制食店停業,但政府要作出補償。

現在不斷搞小動作,無非想令到食店因為生意大跌而自行結業,到時關人隱事,想到這一著,好絕。

有些仍然好生意的黃店,影響最大,看它們的專頁,有網民提議不如做外賣頂住先。

並非每間餐廳的菜式,都可以做外賣,比如omakase,天婦羅之類,而且外賣質素難以控制,若在家/公司或其他地方,吃罷感覺不適,可以怪誰?但最近的確有不少地方,增設外賣服務,某些酒店更紆尊降貴,破天荒推出外賣,也不理是否降格不降格,總之捱過這段疫境,才算。

太子邊陲位置的柏樹街,有間主打涼皮、擔擔麵的小店,一直以來都支持抗暴運動的示威者 - 兩姊妹涼皮有限公司,只做外賣,每次在黃昏時間經過,生意好到不得了。

2020年3月24日 星期二

金芝龍:黃金芝士撈烏冬



武漢肺炎的毀滅性攻擊,無人可以獨善其身,餐飲業叫苦連天,以前就有句話:(高級high嘢,低級就撈嘢),現在就冚家high high high撚晒嘢。

除了某幾間黃店,憑著高品質的出品,或某間被外界譽為黃色酒店的中菜,憑著點心減價的優惠,依然其門於市之外,其他大部份,正處於捱打狀態;說實話,現在時勢,黃袍加身並不是免死金牌。

最近不時收到我的follower傳給我的訊息,內容是一堆告急的黃店,希望藉著我一點影響力,可以盡點綿力去推一推;看過名單,恕我真的沒有三頭六臂兼兩個胃,只能選擇光顧一些我自己比較有興趣的黃店。

深水埗汝州街的金芝龍,看個名都知道,大約與芝士有關。

2020年3月22日 星期日

夜館:酒在瘟疫蔓延時



在酒圈叱吒風雲的友人池兄,最近經常在他的Facebook,分享一間在深水埗,新開不久的居酒屋 - 夜館

上星期他約我,窮L admin F先生,清酒界T先生,經常去武館的部落客潮童焗飯,與及霸氣逼人的部落客凌影,在此來個男人飯局。

我問池兄:(間夜館其實係咪你有份?)

池:(梗係無份啦!)

2020年3月20日 星期五

倫敦:遇上立陶苑餃子@Brick Lane Upmarket



住在Brick Lane,不愁飲食沒選擇,周末才營業,位於Vintage Market旁邊的Upmarket,是其中一個cheap eat的地方。

當日晨早走去Hackney飲咖啡,再搭巴士去Borough Market吃生蠔,本來出發之前說過不會再去這個市場,但最終因為生蠔癮起而破戒;然後行去London Bridge坐巴士回Liverpool Street,經過見到有TK Maxx,即刻下車,手痕買了一件西裝外套與白恤衫,加埋也不用50鎊。

行回去酒店途中,見到Brick Lane Upmarket很熱鬧,好奇之下便入去看看。

2020年3月19日 星期四

心燒食堂:燒酎周末夜



相隔六年,再次到訪心燒食堂,上次是我的生日飯,今次也一樣,不過由文青女生,變成一皇四后的局面。

美女朋友L說要同我慶祝生日,地點任我揀,她訂枱。

(黃店啦,就心燒食堂啦。)我隨口說。

後來她再召喚三位女生,造就了這晚黃色架步生日飯局。

2020年3月16日 星期一

合利潮州粉麵:黃色筋腩加墨魚鬚



少數在黃色經濟圈裡面的粉麵店,新蒲崗的合利潮州粉麵,以前我在附近,光顧成記數次,手拉麵小廚亦去過兩次,這間區內老牌麵店,因為它是黃色而上門。

在新蒲崗上班的友好部落客YFL,不時來這裡午餐,評價正面,有些老友就已經光顧了很多年,說水準穩定,勝過某些名店。

門面貼上尋人啟示,有人自稱發燒,走進麵店搞事,我想大約一切都是藍絲的套路,收錢做嘢,文宣較其他黃店低調,但只要肯貼肯表態,已值得去支持。

2020年3月15日 星期日

肥後屋:甜在瘟疫蔓延時



今年生日很高興,因為好友小寶在我身邊。

記得上年他的生日,我們在西倫敦的米芝蓮一星餐廳 - Harwood Arms吃晚飯,當時我還問他:(下年我生日果陣,你會唔會喺香港?)

他沒有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。

因為今天真的不知明日事,這時候在倫敦,或許因為一個決定而回來,又或許回來之後,因為一些事情而暫時留下。

總之,他能夠陪我過生日,已經心滿意足。

當時我又說過:(如果到時我生日你在,不如去間黃店慶祝?)

名單上有不少餐廳想試,今次選擇了銅鑼灣信德街,需要預約制的居酒屋 - 肥後屋

很多人拿它與台北吃鰻魚的肥前屋相提並論,一前一後,然而其實兩者是並沒有關係。

2020年3月13日 星期五

吃什麼 What to Eat:兩盒,thx!



講到對口罩,filter的型號,全世界應該是香港人最熟,甚麼N98,6200,60928,7093,這些數目字,就像對以前諾基亞,愛立信手機型號一樣,如數家珍。

由抗暴到抗疫,口罩已是生活不可或缺之物,我就比較幸運,上班所用的外科口罩,公司有提供,無須同人鬥搶排隊排餐死;外出就用俗稱豬嘴的6200,濾罐一早買落,省點去用,一頭半個月,慳過你買盒口罩。

政府無能,所以民間要自救,不少商戶更以成本價賣抗用品,位於中環的台灣料理 - 吃什麼,兩位台灣媽媽早前入了很多7093,但最後有十多個棄單,日前在Facebook專頁出帖,問有沒有人願意接收,每對$100。

我即時舉手。

黃昏時段,親身到食店交收,順便食碗麵,也有超過一年沒來過了。

2020年3月12日 星期四

立濱:壽司與你同路



尖沙咀宜昌街的三間黃店,有吃台灣牛肉麵的六両三,有吃日本拉麵的鶴龜,還有立食壽司店 - 立濱

前身是一間雞白湯拉麵店,開業不到一年便宣告離場,由這間壽司店取而代之,你見到門外貼滿文宣,曾在其Facebook專頁講明不招待警察與藍絲,與及會聘請手足;參加過罷市,遊行,亦在某些日子特別營業至凌晨,理由大家心照。

很想來試已久,終於的起心肝,趁這段日子比較空閒,下班後就過來吃壽司。

2020年3月10日 星期二

都柏林文化飲食之旅




未去過愛爾蘭的你,對於這個國家,有甚麼印象?

綠色是其國家的代表顏色,Shamrock是其標誌?

搖滾班霸U2?Boy band代表Boyzone、Westlife?

愛爾蘭足球,曾經出過家喻戶曉的球星 - 堅尼?

健力士啤酒?

剛剛在都柏林渡過了三日三夜,見到的,不止這些。

2020年3月9日 星期一

倫敦:超重口味Kidneys作早餐@St John Bread and Wine



我喜歡的倫敦餐廳,米芝蓮一星的St John,在Spitalfields Market對面有間分店,距離我所住的酒店,只是大約三分鐘步行的路程。

今次並沒有計劃在此吃個晚餐,反而想試試其早餐,星期一至日,早上九時恭候。

選擇在星期日的早上十點左右前來,與晚市相比,環境顯得冷清,裝修與本店差不多。

2020年3月8日 星期日

一起果醬:黃店醒神早餐



數年前在西貢開第一間店,剛剛在香港仔開第三間店,黃到發光的一起果醬,在逆市擴充,我想是黃色經濟圈的威力,每逢周末的下午經過松山道分店,門外永遠大排長龍。

之前的抗爭,它們身處戰區,期間有開門給手足休息,更有一晚被克警上門,由外到內皆是連儂牆,大家應該無須討論它是淺黃或深黃。

早上時段的客人,主要是在附近工作的上班一族,包括我在內。

2020年3月5日 星期四

六両三:黃色滷肉飯



尖沙咀的一條宜昌街,已經有三間黃店,月前介紹過的鶴龜之外,對面的立食壽司,最近亦有不少人讚,還有我曾經在部落格寫過的牛肉麵店 - 六両三

以紅燒牛肉麵來講,我始終覺得程班長做得比較好,後來再訪,試過其滷肉飯,個人認為是最接近台灣的味道。

黃色經濟圈建立以來,有好幾次在午飯時間經過,門外有不少人排隊,拿籌見到號碼,還要等多一段時間,最後走去隔離食拉麵。

上個月某天下班,臨近黃昏,不用等位,想到短期內去不到台灣,唯有靠一碗小小的滷肉飯,來一解對台灣味之愁。

2020年3月1日 星期日

倫敦:得閒LSE炒飯@Old Town 97



在倫敦街頭,忽然想起一個問題:(倫敦有無黃店?)

我問好友小寶,他說不太清楚,叫我問一年去幾次倫敦,年青朋友威爾遜。

(唐人街Old Town 97啦,個老細黃㗎!)威爾遜說。

他叫我記得叫LSE炒飯,餐牌上面沒有的。

記得窮L老友陳真,不時對這間中菜館的懷念,他說以前還是特區1997的年代,每次由曼徹斯特/伯明翰南下倫敦,總會來叫碟小菜,一解鄉愁。

2020年2月29日 星期六

倫敦:情人節的pappardelle@Bancone



近期在倫敦受到注目的pasta bar,上年尾榮獲當地米芝蓮車軚人推介,Covent Garden的Bancone,於情人節當晚沒有推出套餐,亦沒有坐地起價,早一日在網上訂位,晚市只剩下黃昏時段。

我在倫敦,好友小寶卻在香港,上年尾我訂機票的時候,真的沒有想得太過仔細。

話就話在Covent Garden,其實餐廳位置比較近查靈十字站,黃昏時間來到,差不多坐滿,眼見有不少情侶,未必一定要去高級地方,這裡的隨意氣氛,價錢又不太貴(其實同PICI差不多),難怪廣受歡迎兼上米芝蓮推介。

2020年2月27日 星期四

牛丸論英雄



這兩天,牛丸忽然好hit,有人覺得世風日下,後生可畏,但其實童黨問題,一早已經存在,我小學時代,已經有同學入了社團啦。

打打殺殺唔好搞我,食碗牛丸好喇,這篇文章是我三年多前,在足球雜誌專欄寫牛丸。

當年東方領隊,咪就係牛丸囉!

文中提及的粉麵店,早已結業。

在陽盛陰衰的足球世界裡面,女性所擔當的角色,不外乎是球星身邊的另一半。你說像英冠球隊諾域治的班主 Delia Smith,能夠成為一隊之主的例子,實在少之又少。上年摩連奴還在車路士的時候,與女軍醫伊娃之間的風波,已經是近年比較囑目,有關女性的足球新聞。

上季港超聯中段,東方作出驚人舉動,宣佈由陳婉婷(人稱牛丸),接替離隊的楊正光,成為球會領隊。同時亦是香港職業球壇史上,第一位女性擔任領隊一職。

2020年2月25日 星期二

潮州人Ciuzauese:肥牛一樣高質



上年夏天,在界限街的黃色架步 - 潮州人,吃過優質的花膠米粉,加上老闆曾經幫過抗爭的年青人,我當然大力推薦給各位。

不久,蘋果日報找到我上門,邀請我與食店的老闆,拍一條撐黃店的短片,我當然義不容辭,能夠動用自己在網絡的一點影響力,呼籲大眾在這段時間支持優質的黃店,這是我的榮幸,亦是我的責任。

看著它們的雞湯怎樣去熬製,花膠怎樣處理,想到這碗花膠米粉,只是賣五十多元,我心想:(真係有得賺?)

如此用心製作,撐得也特別理直氣壯,的確有一段時間,食店的生意很好,但最近老闆在我Facebook專頁留言,說近期因為武漢肺炎之故,生意靜了很多。

我:(月尾過嚟食碗米!)

歐遊回來差不多一個星期,履行先前的諾言,再訪潮州人,經過番茄師兄,晚市未開,門外已經有很多人排隊,人氣並沒有因為肺炎而減退;半哩以外的潮州人,就沒有這樣幸運,黃昏六點正,未有客人,見到店內的電視,播著月前我拍的短片,看著像鏡中倒影如照出一臉風情,也不禁莞爾,哈哈。

2020年2月23日 星期日

饗車仔麵:黃色出色牛筋



基隆街有不少黃店,最為人熟悉莫過於番茄師兄,隔離的蘇媽蘇媽亦不甘示弱,隔幾個舖位的泰基隆,都是同路人;遠少少的咖啡館,亦然。

還有近欽州街,與狗屋遙遙相對,賣車仔麵的

經濟步入寒冬,但這裡黃色小店,好像沒有受到太大影響,經過番茄師兄與蘇媽蘇媽,仍要等位,行到來這裡,雖然可以直行直入,但只得面對牆壁的長枱一角。

2020年2月21日 星期五

倫敦:早午晚宵夜直落@Polo Bar



有位現在已豹隱的部落客,在他的專頁,對台灣網民說過,香港沒有宵夜。

隨即惹來一眾香港網民嘲笑,記得有人問樓主:(你是否住半山?)

作為亞洲的所謂美食天堂,雖然已經褪色,但宵夜的選擇多的是,炒蟹、粉麵、點心、街頭小吃等等,總有一款合你心意;在香港土生土長,不論你是富貴或草根,沒有理由不知道。

現在反而會想起一個問題:(邊間宵夜店係黃?)

年青時候在倫敦蒲club蒲到臨近天光,走到附近的流動熟食檔,買隻熱狗,只求填肚,當年不會特別捐窿捐罅去覓食,最緊要方便。

Brick Lane的賣鹹牛肉Beigel小店,出晒名,24小時營業,今次倫敦之行,第一餐就在這裡解決;Liverpool Street站對面,有間名叫Polo Bar的餐廳,同樣開足一日。

2020年2月19日 星期三

布達佩斯:夜風凜凜喝一碗Goulash@Drum Cafe



人在布達佩斯的第一個晚上,跟著有不少台灣部落客的推薦去找吃,平價的匈牙利菜館,靠近市中心的Drum Cafe

在門口看過圖文並茂的餐牌,心想應該沒去錯地方,最怕碰著專門做遊客生意,但收費貴兼毫無特色的餐廳,廿年前第一次去倫敦,當時見識少嘛,資訊又不如今日的發達,看著地圖上的餐廳廣告,經過覺得有異國風情呢,就去,也不記得使了多少冤枉錢。

打開大門,坐滿食客,我向侍應示意一位,他叫我到樓上。


2020年2月16日 星期日

倫敦:住在Brick Lane@Hub by Premier Inn London Spitalfields



上年秋天,我曾經參觀過Premier Inn另一個系列:Hub,在倫敦Goodge Street的分店,當時是年青朋友威爾遜在此宿幾宵,上過去坐一會;價錢不太貴,數十鎊一晚左右,包私人浴室。

我在想:(下次就訂呢間。)

但我選擇了在Brick Lane的分店,因為是全個倫敦最便宜。

三個月前訂四晚,盛惠171鎊,除開平均43鎊一晚,中間夾雜了周五與周六,否則還更便宜。

2020年2月14日 星期五

布達佩斯:中央市場旁邊的住宿@Flow Hostel



今次布達佩斯三日三夜之行,就住在中央市場旁邊,開業一年半載的Flow Hostel,三晚加埋大約$250港幣,(四人房床位,包私人浴室)

從機場坐100E巴士,直達最近的Kalvin Ter地鐵站,沿途沒有站,若交通沒有擠塞的話,半小時多點便到達,跟著谷哥大神地圖去走,不用五分鐘便到。

2020年2月12日 星期三

台北:中山區cutie台灣天婦羅@阿不拉手作甜不辣



在台北中山區亂走,誤打誤撞發現這間,門面頗為cutie的插畫風格,專賣甜不辣的小店 - 阿不拉手作甜不辣

甜不辣,即是台灣的天婦羅,香港亦有些台灣食店,有供應此味,程班長是比較有名;第一次吃甜不辣,很多年前在台北的路邊攤,當時我還不太懂這是甚麼,後來才知道甜不辣即是tempura。

反正未吃早餐,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情進內,只得我一位客人,或許時間尚早,但附近的鬼金棒拉麵,已經有不少人排隊。

2020年2月11日 星期二

台北:中年迴轉人生@壽司郎



理應是我不會去的食店,當進軍香港開店之時,大排長龍到近乎人生無希望,最近武漢肺染殺到,其黃埔分店,門堪羅雀。

一場病毒,真真正正光復了香港,不分左中右,說到尾這並不是光復,而是攬炒。

上個月去台北觀戰,有一晚心血來潮,就去當地分店,反正近我下榻的旅館,首先經app遙距拿籌,去到門口,差不多到我了。

這就是壽司郎,星期日晚上依然滿座。

2020年2月9日 星期日

如果沒有武漢肺炎,二月九日我和某人在某地。。。



早上六點起床,吃個飯團,或者吃條蕉,換上跑衣跑鞋,熱一熱身,乘坐5號巴士到尖沙咀。

與窮L九頭身美女朋友K,在彌敦道會合,再拉下筋,打下圈,整裝待發,準備上線。

2020年2月8日 星期六

餐飲業的冰河時期



真正攬炒之母,不是林鄭,而是武漢肺炎,你信不信也好,反正我都信了。

病毒肆虐的日子,好多人為免中招,不敢出外消費,就算你敢,但被逼放無薪假/開工不足/被裁員,收入少了一截,再沒有興致食好西,正式走進勒緊褲頭的日子,因此已經有些高級酒店的餐廳暫停營業,有不少酒樓結業,連一些黃色架步亦叫苦連天,破壞力還比當年的沙士更強。

以前要預早訂位,現在直行直入無難度,有食友最近去過米芝蓮三星的中菜館,walk in就得。

以前走高級路線的酒店中菜廳,現在午市也要推出兩舊水套餐救市。

相信陸續有來。

2020年2月7日 星期五

PICI(荔枝角店):約在瘟疫蔓延時



約燒山千金Y午飯,由上年尾約到今年初,本來,我們去程班長吃牛肉麵。

當時就Y沒有空,去到過年後,大家終於有空,怎知預上班長休假,未知何時重開。

我提議去永康街的祥仔,很想試其粟米斑塊飯,偏偏在當日開始休業,這個武漢肺炎的威力,已經是達到龍捲風的級別,齊齊攬炒。

臨急臨忙,選了D2第二期地下,我熟悉的Pasta bar:PICI,作為我們的午餐地方,前身是一間意大利餐廳,年前我曾寫過上報紙專欄,最終還是無聲息的地結業。

2020年2月2日 星期日

一生懸麵:女人街黃色二郎



拉麵陳的混亂拉麵結業多時,香港還有甚麼地方,可以吃到二郎系拉麵?

答案:一生懸麵

市面交投淡靜,連肥姐也不用排隊,這晚在女人街的唱片店,趁特價買了兩張黑膠,順路一試,除了是因為想吃二郎拉麵,另外一個原因,就是支持黃店。

未到七點,坐滿食客,剛好有一對男女離座,我才能直行直入。

2020年1月31日 星期五

天園餃子:點心變餃子



識我的朋友,應該記得我經常推薦一間位於土瓜灣,名叫巧興的餃子店,光顧了十多年,很喜歡它們的三鮮餃,配臘八醋,還有雞絲涼麵。

最近半年沒光顧了。

聽過不止一位土瓜灣街坊說,這裡的老闆與員工,曾經罵過示威者,確定是藍色;一邊吃一邊聽你們撐警,罵年青人,就算幾好吃也好,對不起,我再吃不下。

割蓆之後,區內有甚麼地方可以代替?

近月北帝街有間新開的餃子店 - 天園餃子,側聞是舖位前身,傳點心意的原班人馬開設,在土瓜灣Facebook群組得知,餃子店在過年前,製作了一些蘿蔔糕送給學生。

小店裡面貼滿抗暴之戰的文宣,電視開著ViuTV,身處傳統深藍的舊區,那些廢中廢老見狀,會否感到眼冤,即刻掉頭走?

2020年1月29日 星期三

豚道樂:紅磡另一間黃色拉麵





荃灣的拉麵店 - 豚道樂,其風頭一直不及隔離的台風,年前在黃埔開設分店,惹來不少好評;最近發現這間拉麵店,是屬於黃色,有朋友更說,喜歡這裡的拉麵。

亦聽過一些對拉麵有點要求,期望有日本相若水準的人,說只是普普通通。

年三十的下午兩時,黃埔店門外,大排長龍,我足足等了差不多半小時才能入座,但眼見麵店裡面有空位,店員也不即時讓等候的食客進內,何解?

2020年1月28日 星期二

Bayfare Social:開年生日午餐



Rosewood酒店旗下的Bayfare Social,走casual路線的西餐,開業不久便大受歡迎,然而坊間的評價毀譽參半,有些人批評用餐要限時間,亦有人說其出品不過爾爾。

美女朋友L上個月生日,要延至新年假期才有空相聚,酒店餐廳全年無休,我提議不如試試這間新貴。

她第一時間反應:(我想試好耐!)

難道我們有心靈感應?

一切純屬巧合而已。

2020年1月26日 星期日

台北:赤峰街黃色架步(一)@共樂GUNG LOK



很久沒有到台北的赤峰街,差不多六年了,說好的排骨飯,直到今天依然緣慳一面,剛剛來到,賣排骨飯的小店已打烊。

聚集不少當地文青,越來越多很有個性的商店出現,經過一間有精釀啤酒飲,擺放Radiohead黑膠的咖啡店,男店主見我眼望望,即刻走出來,叫我入去飲兩杯。

以英國著名樂隊Suede,其中一首名作:Everything will flow,命名的古著店,好奇地進內,看了幾眼,心想古著文化,還是日本與歐洲比較成熟。

最驚喜的,見到有些商店,貼上香港逆權運動的文宣,那間賣精品的店,外面塊玻璃是連儂牆;賣當代詩人作品的書店,有手足模型作擺設,前英皇小花 - 蔣雅文開設的甜品店,更有米豬連貼紙認證。

門面像一間Barber Shop,由香港人開設的共樂GUNG LOK,打開連儂牆的玻璃門,裡面帶點頹廢的工業風,可會想到在這裡吃港式茶餐廳的食物?

2020年1月23日 星期四

台北:酒店級牛肉麵@台北萬豪酒店



上年九月的台北快閃之行,台北萬豪酒店Lobby Lounge的牛肉麵,本來是在我的行程裡面,作為RAW之前的下午茶。

奈何當日的米芝蓮三星午餐,吃到眾人叫飽,就此作罷。

這次舊事重提,住在桃園的朋友S先生,在我出發之前,已經說要帶我來吃碗牛肉麵。

他怎會知我心意?

2020年1月21日 星期二

倫敦:走進當地社區素菜Cafe@Targa Green Cafe



上星期愛華頓作客韋斯咸,逼和1:1。

憶起以前曾經到訪過其舊主場兩次,搬往倫敦奧運場館之後,總想找個機會去看看。

這天與好友小寶漫遊東倫敦,去到終點站,方發覺主場館,原來只有一哩之遙。。

2020年1月20日 星期一

台北:聽住Daft Punk吃牛肉麵@姑媽咪GoodMommy&Co



這間充滿潮氣的牛肉麵店,我是無意中發現的。

與台北友人R小姐,在光復南路巷內的JE Kitchen晚飯,發現對面有間外表深紅,發出紅色燈光,寫著吃我下麵的食店,抬頭一看招牌,寫住姑媽咪;頓時好奇心作崇,過對面打探一下,原來是牛肉麵店。

相隔兩天的晚上,放下沉重的背囊在旅館,只拿部手機條條fing,再次走到去光復南路巷內,試試這間玩味盎然的台灣牛肉麵店。

2020年1月19日 星期日

大排檔小炒:窮L黃色團年局



灣仔天樂里的小炒店 - 大排檔小炒,與銅鑼灣的深燒酒份屬同一系人馬,後者是黃色架步,順理成章,這裡是少數的黃色小炒店。

即刻致電訂兩圍,今年窮L團年飯局地點,終於有著落,規模與數年前相比,不能同日而語,但既然我偏要揀在黃店團年,就預料會有所犧牲,包括有食友因政治立場與我相反而退谷,飯局地點亦有所局限,以前經常光顧的,鑑於被揭發是藍店,從此割蓆不回頭。

我並非靠它來搵食,只是為了與食友相聚的時光,當然可以有自己的堅持。

時間分兩輪,訂房的話有最低消費,飯廳的兩張大枱,各坐十人,菜單預早安排,一圍$2588,免開瓶費免加一,但要自己帶杯。

2020年1月18日 星期六

台北:三重區神級小吃?@今大魯肉飯



專程走到去新北三重區,只為一碗魯肉飯。

乘坐捷運到菜寮站下車,跟著google map走,步行大約十分鐘,來到今大魯肉飯門口,星期日的下午兩點多,大排長龍。

2020年1月15日 星期三

台北:牛肉加蔥花,無烏冬嘛@松屋



最近有間著名日本連鎖牛肉飯店,進軍旺角亞皆老街,一日到黑大排長龍,有不少人寄望它的出現,能夠打敗吉野家

我再想:(如果連松屋都嚟埋香港呢?)

以上只是我一廂情願,或是很多人的冀望。

估不到我今次在台北的第一餐,就是在西門町的松屋。

2020年1月14日 星期二

台北:純粹就腳鵝肉米粉@佳香鵝肉亭



見到友好部落客龍少爺,到過台北西門町的鵝肉米粉店(佢真係經常喺西門町流連),剛好我在附近買菲林,正好要找一間之前未去過的食店。

香港吃到的鵝肉米粉,十成十是燒鵝,當然我會用來配瀨粉。

昆明街的佳香鵝肉亭,在誠品西門店對面,除了鵝肉米粉,還有其他以鵝為主角的小菜。

2020年1月13日 星期一

台北:再訪富宏牛肉麵



台灣總統大選當日,市面氣氛平靜,根據當地法例,選舉日嚴禁任何拉票活動,你不會見到立委候選人,大打告急牌,亦不會有人在票站門外做問卷調查;我認識的台灣朋友,早上投票,下午做自己愛做的事情,與平時一樣。

很遲才起床,差不多十一點,早餐可以省卻,直接食碗牛肉麵,出發前在我的專頁,重貼上年我在建宏吃過的牛肉麵,今次就選擇再訪其兄弟 - 富宏

2020年1月12日 星期日

曼谷:米芝蓮一星beer pairing@Upstairs at Mikkeller Bangkok




由訂機票到起程,也只是一個星期之內的事,當決定快閃曼谷兩晚,順便看看當地的米芝蓮餐廳。

有一間我很想去,著名精釀啤酒品牌Mikkeller,其泰國分店的餐廳,是米芝蓮一星級餐廳,說到尾,因為我喜歡喝它的啤酒,去過哥本哈根店,去過東京店,去過台北店,既然有機會去曼谷,為何不來喝一杯,兼試試其米芝蓮餐廳?

(三個月後,連倫敦在Shoreditch分店都去埋。)

2020年1月9日 星期四

墨爾本:坐無虛席意粉吧@Tipo 00



喜歡吃意粉的我,出發往墨爾本之前,在網上搜尋當地的美食資料,找到這間受當地人歡迎的意粉吧 - Tipo 00

位於Chinatown附近,第一次經過是晚上時間,坐無虛席,結果到附近吃個漢堡包便算。

第二天選擇在下午兩點,過了中午最繁忙的時間,只剩下吧枱的位置,果然是人氣店。

2020年1月5日 星期日

Meal of the Decade(2):失意時總有你在我身邊@蛇王芬



一個年代就過,這十年裡面,到訪過超過一千間食肆,你要我揀2010年代,有甚麼美好的餐飲體驗?

雖然這間位於中環的蛇店,我已經講明不會再光顧,但這裡記錄著十年前的冬天某個晚上,我與好友在此的一點一滴。

在大會堂睇完戲,過來食碗蛇羹,再來個膶腸煲仔飯,頓時感到雪中送炭;事隔多年,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這段軼事?

以下的文章,節錄當年我在Openrice,該餐廳的食評,略作修改,當年還得到編輯推介。

當時我仍未開blog的。

友人小寶相約到大會堂看法國電影節,其後再到域多利監獄看Detour展覽,本來一向市井文化的我,突然之間文藝起來;在兩者之間的中場時間,剛好是晚飯時段,我選了兩者的中間點 - 蛇王芬,作為我倆的晚飯地點。

如果時間充裕的話,大可去蘇豪吃西餐,因時間比較倉促,不如吃碗蛇羹,所以我選擇了蛇王芬;但是一到飯店門外,有十多人在等位,果然入冬加上米芝蓮效應,非同小可也;友人之前也來過兩三次,我在上年亦來過吃小菜,說到此店的蛇羹,也有闊別了四年多了,當時與我同行的友人E小姐,亦已經作為人婦。

2020年1月4日 星期六

倫敦:Paddington的巴勒斯坦奄列@Mihbaj Cafe



住在Paddington站隔離,順便發掘周邊有甚麼地方,可以給我飲杯咖啡。

當日中午先去Barber shop修理個頭,然後與好友小寶漫遊東倫敦,早上呢?

就在Paddington Hilton Hotel斜對面,有間門面頗別緻的咖啡館 - Mihbaj Cafe,看其名字,應該是中東人開設。

2020年1月3日 星期五

蛇王海:一字記之藥



在Facebook群組裡面看到,這間在西營盤第一街的蛇店 - 蛇王海,屬於黃色食店,理由是老闆娘關心年青人。

沒有貼文宣,沒有在其社交網站表態,僅此而已,或者有人會質疑:「咁都叫黃?」

要壯大黃色經濟圈,提高門檻只會難以持續發展,須知道每一間商戶/食店,都有不同程度的負擔,並非人人都可以做到像龍門冰室番茄師兄般黃到發光;你無理由要求間間黃店,定期捐一萬幾千給星火612的;只要立場一致,都是同路人。

黃昏時間來到,一個人不用等位,店內的電視,播著Viu TV。

2020年1月2日 星期四

鬼金棒(尖沙咀店):麻辣芫荽友



上年夏天進軍香港的日本拉麵店 - 鬼金棒,短短四個月已經逆市擴充,在尖沙咀金馬倫道開分店。

在對面商廈買鞋,走過對面的鬼金棒看看,年青貌美的女接待員,見我帶著好奇的表情,禮貌地介紹這間拉麵店。

辣日本拉麵,香港也不是沒有,以前銅鑼灣駱克道的廣島爆彈屋,當年惹來不少嗜辣的亡命之往挑機;聽說這裡的辣度,直逼地獄級別。

2020年1月1日 星期三

鶴龜:黃色櫻花蝦沾麵



短短一條宜昌街,有三間黃色食肆,賣牛肉麵的最旺場,但我覺得它們的滷肉飯,水準更好;對面的立食壽司店,黃到發光的。

開業有好一段日子的鶴龜拉麵,門外貼上黃色米豬蓮貼紙,更擺放支裝礦泉水在門口,供手足飲用。

正午十二時一刻,牛肉麵店外面已有人等候,這間拉麵店仍大把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