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7月10日 星期三

天鴻燒鵝:孤單的人,孤單的鵝



四年前,在事業失意,要做散工吊鹽水時,遇上了她。。

經常借意入元朗晚飯,其實,根本不需要找藉口,明明曾識穿,作不單思暗戀。

拳頭壽司一起吃過,四流水準的意粉也一起吃過,甚至,老火湯也一起喝過。。。差點,說漏了燒鵝,建業街的天鴻燒鵝,相信無一元朗人不識,發展到今天,成為了差不多眾所X知名店。


那時,我點了原隻燒鵝髀,切件上,兩個人共享。。。噢,應該,是我一個人吃,而她只能陪著我,因為之前已經吃飽了。

轉眼間,又四年,重臨天鴻的門口,赫見很多客人站在門外,全部都是外賣客,店內的食客,反而不太多。



燒鵝髀的價錢,由四年前的六十多元,加至九十元!升幅不能說不驚人。配瀨粉的話,加三塊錢。

天鴻的燒鵝貨如輪轉,晚上時段仍然不斷出爐,所以,面前的鵝髀,新鮮熱辣。我以前吃鵝髀的習慣,通常是切件,後來才發覺免切吃鵝髀,才顯得豪氣。



薄薄的燒鵝皮,卡一聲,香脆而不油膩,其實只是序幕。



天鴻用佛山的鬃頭鵝,肉質豐厚,而且很嫩滑,饒富豐滿的肉香,如果夾硬要雞蛋裡挑骨頭的話,只是沒有那陣炭燒香。



拿著鵝髀自行撕開,將天然的鵝油,與瀨粉融為一體,數年前,我曾經在飲食網站寫過一篇文,說到西環波記的鴨瀨,堪稱為天瀨!肉汁與湯底渾然天成,兩者早注定一對,想已是一切完美。



但是,天鴻的瀨粉湯底,並沒有波記的鮮明,味道頗淡,就算加上鵝油,幫助不大。



四年時間,可以變化甚多,亦可以原地踏步,我不知怎去形容自己。雖然今天再沒有當年的兜踎,但很懷念那時候,拿著鵝髀,對她搞爛GAG。。是你嗎?手執鵝髀的一個。當然,那句乜乜I咩U,你會否聽見嗎?我沒有宣之於口。

曾經的夏日傾情,早已消散煙霧裡。今天只是一個孤單的人,孤單的我,失去感覺莫非是最好?



美夢完了,這時還有鵝髀,令我泛起一點點絲絲記憶,盼你永遠都好。

天鴻燒鵝:元朗建業街88號仁義大廈地下D舖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