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2月29日 星期四

Dicken's:雙城故事(一)Darts of pleasure


鄧小平說過五十年不變,回歸只不過十四年,人心已變,物事人非。左派勢力迅速抬頭。連港人也淪為"港燦",漸比大陸的人和事逐漸同化。

身為舊大英之殖民地的香港,現今存著英倫味濃的酒館,已經不多。這間位於怡東酒店地庫的Dicken's雙城吧,是其中之一間,不過回歸過後,酒館就開始漸漸美國化,一眾運動球衣作為裝飾物,有如美帝的運動吧之味道。

與小弟同樣是眷戀著殖民年代的友人,這夜首次搭足已漸褪色的雙城吧。雖然已成"英美混血",論到硬件,如梳化,木檯木凳,仍滲進一點點英倫味道。

小弟向她推介之Old Speckle Hen,她喝罷一口,再用舌頭沾沾咀角地說:(有點點似Kilkenny。)再看店內的一角,牆上有飛鏢靶。正宗的英倫酒館。一定會有些Pub game供玩的,除Pool之外,當然亦有飛鏢。

友人向Bartender拿取一些飛鏢,就走向鏢靶面前,擺起姿態準備擲飛鏢。我說:(你看到你腳下有幾條界線嘛?你身為女子。企在七呎六條線擲,我就企在八呎六,OK?)

邊擲邊懶熟悉對她說道:(你知嘛?在英國那邊。擲飛鏢是可以出大場面,每一年的酒吧飛鏢王大賽,連電視也會有轉播。) 話口未完,可能酒精上腦之關係,連擲兩鏢都出界。



當她專心地擲飛鏢時,小弟再一隻手Tetley,s,一隻手嘉士伯。她身為利物浦死忠球迷,嘉士伯當然是屬於她。身為利物浦宿敵愛華頓球迷的我,飲著嘉士伯像飲尿一樣,真係不是味兒。她大笑: ( 係你Bitter而已,哈哈!) 猶言在耳,大抵手上的啤酒注得很滿,突然之間手震,點點啤酒滴在我新買不久的FCUK jumper上,本能反應地說了一聲:FUCK !



不談波只談風月,大家共享一大碟墨西哥粟米片,邊吃邊問:(幾時一起過英國遊玩?帶你去劍橋康河撐艇仔。好過你去威尼斯人坐人做貢多拉。)乘著三分酒意,再說下去:(又或者去Flea Market尋寶,之後上利物浦,帶你去完Beatles再去晏菲路。。。。)

她:(遲一會才決定吧,新工上任不久,還沒有假期,而且英鎊高企。待儲夠彈藥才想吧。)

耳邊傳來酒館的鐘聲,意味著Last order,在死線之前,我:(還要不要啤酒?) 她:(夠了,今天狀態不好,三杯過後,已經有點暈頭轉向。)說罷,她穿回其Fred Perry運動外套,說:(夜了,不如回家吧。)

回到東角道,步行到地鐵站,不知道是否酒精上腦之關係,我說:(是不是搭Tube呀?) 她:(你Tube甚麼?)

似乎,有些東西,像與生俱來,一早滲進在骨子裏,怎樣洗,也洗不掉。



雙城吧:銅鑼灣告士打道281號香港怡東酒店地庫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