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0月15日 星期一

得龍大飯店:夕陽之歌



第一次到得龍大飯店,是十多年前的某一晚,參與某人的飯局,團年飯局不分你我,個個飲到興起,碰杯鏗鏘之聲此起彼落,觥籌交錯,不亦樂乎。

當時首嚐他們的太爺雞,金錢雞,其美味得令人驚艷之情,自然寫在臉上,偽裝不來;價錢還便宜得發笑,同桌的食友新知舊雨,很快便打成一片。。。

一切,只能成追憶,下個月,得龍便會結束其五十年的基業,這晚藉著友人JW搞飯局,與及台灣的朋友,一同來回味這股逐漸流逝的古法之味。

周日晚上的得龍,車水馬龍,門外有不少食客正在等候著,早一個星期訂檯是最穩陣;上一次來晚飯,已經是七年前的往事,驀然回首,友情不在,緣來緣去,打開自攜的威士忌,淺酌一杯,都付笑談中。

同行者有很多是第一次來,點菜的重任,還是落在我身上,友人在訂位之時,已預留了金錢雞與鴨腳包。

(這兩道懷舊菜是必吃。)我跟台灣朋友說。



以鵝腸包著叉燒、雞肝、鴨腳、芋頭粒等配料,再塗上蜜汁來燒,我經常以清朝的女人,不人道的習俗:纏足,來形式這款懷舊風味,幸而未試過令人反胃,哈哈。



金錢雞的精粹,對我來說,是那一件咬下去,油花四射,脂香纏繞著口腔的冰肉,沒錯,是肥到像啫喱的冰肉,雞肝也是重點,時下有不少走健康路線的金錢雞,用其他食材代替,論風味則遠不及邪惡三連擊,雞肝叉燒冰肉一口過的金錢雞。

台灣朋友見到鄰桌有道菜,炸到金黃色一件件,好奇之下問侍應是甚麼。

(炸鮮奶)

好,就要一碟。



酥脆,厚度恰當的外表,裡面的鮮奶嫩而不老,奶香欲蓋彌彰。



半隻太爺雞,我們點餐不久,聽到侍應對其他食客說:(今晚太爺雞賣晒!)我想我們是當晚,擁有飯店最後半隻太爺雞的客人吧。

煙燻香依舊,雞肉亦然,沒多大變化,與今時今日的一剎那友情相比,做雞好過做人,起碼面前的太爺雞,任人魚肉也默不作聲,不會出賣你,不會標你松柴。



臨近重陽,最好就是吃燒鵝,我們一行七人,乾脆要一隻,皮脆肉嫩是基本動作,鵝皮更帶著脂香,鵝肉更充滿香甜肉汁,水準依然地好。

(一般台灣旅客來到香港,不是去鏞記,就是去甘牌,他們不會找到這裡上門。)我對著台灣朋友們說,香港其實有更好吃的燒鵝,是潛台詞。



咕嚕肉,不論是高級中菜,或地道小炒大牌檔,雅俗共償各自表述,月前我在君悅酒店的港灣壹號,品嚐了我平生最好吃的咕嚕肉;這裡的咕嚕肉,是平民版的代表作;酸甜的醬汁剛好包圍著香脆的豬肉,滴水不漏,兩者交叉感染,化成永恆。



大良炒鮮奶是全晚最失色的一味,炒到一舊舊,完全沒有香滑感。



曾經為飯店拿下美食之最大賞銀獎,砂鍋扣肉脆米炒飯,肥美香甜的扣肉,與粒粒通透的米飯,形成了誘人的香氣;熱力的砂鍋,造就了脆口酥化的飯焦,是整道菜的焦點。



熱呼呼上桌的馬拉糕,鬆軟清甜,吃得眾人交口稱譽。



入秋後的晚上,略帶點涼意,留著三分酒氣,望著背後得龍的招牌,風再起時,依依不捨。

謝謝台灣朋友請客,下次到我。

得龍大飯店:新蒲崗康強街25-29號地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