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9月22日 星期六

東京:日威夜威在新宿@Zoetrope



在新宿吃過蝦湯沾麵,再到Tower Records買唱片,未想太早回到下榻的住宿,於是便來到這間名叫Zoetrope,當地頗有名的威士忌酒吧,先喝兩杯。

得到Whisky Magazine的認證,成為其中之一間當地最佳威士忌酒吧,主攻日本威士忌,我輩喝不起已關廠,價值早已升價十倍的輕井澤威士忌;拿著二,三千日元,望著酒吧陳列的各款日本威士忌,總會找到心頭好。




聽聞酒吧店主,以前是電子遊戲設計師,他對熟客態度我不知,但有些朋友到訪過,說他是頗有性格,一打開酒吧大門,只得一位客人,店主見到我說英文,即刻轉頻道。



先拿一本英文威士忌酒牌給我,見到封面寫著:日本威士忌,大多是沒有泥煤味。

難道很多酒客走上來,只追求像艾雷島的風味?



大多以外的少數,余市威士忌,是有一點點泥煤味,我最喜愛的余市15年,曾經擁有過兩瓶,一早喝光,假若保存至今,升值十幾倍。(當時日本機場免稅店,沒記錯賣六千日元左右,唉,多麼美好的年代呀。)



NIKKA單一穀物威士忌,以Coffey蒸餾器作蒸餾,標榜Woody and Mellow,喝下去的確感覺柔和,舒服,沒有硬橋硬馬的木頭,亦沒有甜到得有點造作;就是那種和諧的橡木桶,大抵是老木頭的氣味,順滑得自然,帶著甜香的結尾,喝多一杯非難事。



秩父的MWR,以日本水楢桶熟成的威士忌,你說拿它與最近大推,在市場能見度極高的芝華士水楢桶來對比,根本是兩碼子的事;此MWR的個性更強,喝不起天價Bowmore水楢桶,喝MWR也不失禮。



是晚有點倦,兩杯到肚睡意漸濃,老實說,我又不覺得店主對外國人帶點傲慢,只要你守規矩,客客氣氣,就不會出事;人在旅途,行為要檢點,近年香港人在外遊期間,因個人行為而出醜,已不是新聞;可惜某些港人,並不懂得吾日三省吾身之做人最基本的哲學,結果歷史還是不斷重演;好些日本餐廳,對港人不甚禮貌,與強國客看齊,並非無因。

走到新宿街頭,晚上十點多,越夜越美麗,無料案內所,不了。

Zoetrope: 新宿区Nishishinjuku, 7−10-14 ガイアビル4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