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9月13日 星期四

東京:一個人的威士忌@The Mash Tun



看回Facebook的當年今日,上年的九月十三日,我就在東京的威士忌吧 - The Mash Tun,一個人在吧檯前,與威士忌共同渡過了兩小時。

吃過拉麵,跳上山手線的列車,來到目黑站,根據google map的指示,The Mash Tun與JR站的距離,不到二百米,走到酒吧所在的小巷,沒有門牌,但枱頭一看二樓的玻璃窗,高掛蘇格蘭旗,便是了。




沿著樓梯走上二樓,推開木門,眼前所見,柔和燈光下的數百瓶(甚至過千)威士忌,井然有序地排列著,兩位女bartender見狀,隨即親切地打招呼。



坐在女Bartender -  Nao對面,她懂英語,太好了。

The Mash Tun之大名,很多香港威士忌之友,就算未去過這裡,也對該酒吧略有所問,未必親身到東京,但總有機會在其他地方,以另一個形式接觸;上年的Whisky Live Hong Kong,The Mash Tun本來有份參加,可惜碰著颱風襲港,酒展被逼延期,結果The Mash Tun未能遷就而退出,最後在中環某間酒吧,舉辦一場tasting而已。



坐在一眾Cadenheads,該獨立裝瓶廠的威士忌前,花多眼亂,我第一杯卻選了Big Peat艾雷島節2017版本,哈哈,我真的一名艾雷友,以強橫但不驕縱的煙燻來作開場白,會否重手一點?



日本大型購物中心Lumine,與秩父合作的威士忌,在美國白橡木熟成,六年陳的表現,就是很明顯的香蕉與雲呢拿的氣味,帶有點薑汁、水果的甜與辣,是年青人的活力吧,直接但較為單調。



SMWS 76.128,真身是Mortlach,1988年蒸餾,2015年裝瓶,沒有刻意用紙筆記低TN,但喝下去的直接感覺到秋意漸濃,雖然去到九月中,東京.熱。



來The Mash Tun,不喝他們選桶的威士忌,是有點過意不去的,我所說在其他地方能夠接觸到他們的方法,就是喝他們選桶的威士忌。



Auchentoshan,格拉斯哥的代表,三年前曾到過這間美麗的酒廠,三重蒸餾出來的酒質更為純正;我對他們酒廠限定的波爾多桶熟成的威士忌,一喝難忘,可恨是我只買了一小瓶回來。

平時喝他們的Three Wood,已經覺得滿足,The Mash Tun選了這桶17年陳,交由The Old Malt Cask裝瓶,有如品嚐飯後甜品的溫暖,甜絲絲的蛋糕,燉蛋,水果等香甜夾雜著。



最後以The Mash Tun與台灣代表The Whiskyfind,聯乘的Ardmore 16 yo,成為了我臨睡前的快樂藥。



五杯到肚,喝了五千多日元,驚訝為何這樣便宜?原來每一杯威士忌只是half shot份量,連我也沒有為意這一點。

人在異鄉很容易與陌生人搭訕,與Nao一邊喝一邊傾談,我還厚面皮地與她合照,兼加了她的Facebook,(原來我同佢有16個共同朋友!)

我當時問她:(年尾高雄的Whiskyfair,我知道貴酒吧在名單上,妳會去嗎?)

Nao:(不會,老闆鈴木先生會去。)



今年沒有時間再去東京,下年幾時去好呢?

The Mash Tun:東京都品川区上大 2-14-3三笠ビル 2F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