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5月10日 星期二

記第一次吃日本菜的經驗



今早在靚仔公關F先生的Facebook上,看到他分享第一次吃日本料理的經驗。

這個題目,足以作一篇文出來,凡是的第一次,總是難忘,或者是搞笑的。

每個人的成長背景各有不同,有錢人當然垂手可得,像我輩世襲窮L,日本菜簡直是遙不可及。

在我成長的八十年代,九十年代,的而且確,日本料理地位高高在上,像某種階層的專利。

當年許冠傑也試過,在東急碰正個日本娃娃,宵夜走去吃Tempura,刺身,找數要三千零八,哎呀,當年我老母的一個月人工呀!

可能,大家與我一樣,日本料理的第一次,獻給了元祿壽司。

時為1992年春天。

某天中午,如常與數位比較熟絡的同學午飯,其中一位同學S:(去食壽司啦!)

另一位同學R:(去邊?)

S:(去太子!)

當時我就讀的中學在石硤尾,雖然兩地只相隔一個地鐵站,但是只得一個多小時午飯時間,要坐車去的地方,已經是很大件事。

結果,一行數人,來到太子的元綠,對面是剛拆卸的麗聲戲院地盤。

壽司這兩個字,對當時的我而言,叫做聽過個名,至於是甚麼,又好像不太清楚。

在九十年代紅極一時的元綠,是香港的迴轉壽司先鋒,當時劃一價,$10一碟。

放在今天的話,當然便宜到發笑啦,對於當時的我,$10一碟已經大過天了。

略略說當年的物價:

YES!$10一本

卡式盒帶大約$35到$40一盒

港漫好像是$7一本

電影門票大約$30

一碟壽司的價錢,夠我買一本YES!,扮晒rave仔rave女。

既然咁L貴,為何要跟機?哈哈,剛剛贏咗馬,買$10贏百幾,就豪一餐啦。



同時,也是我第一次吃三文魚刺身,感覺神奇。

又或者說,我第一次吃未煮過的魚肉。

其他吃過甚麼?好像又不太記得,最後吃了六碟埋單,$60大元,夠我買YES!之外,還可以買一盒林憶蓮野花cassette,再加一期街頭霸王!

吃到差點遲到,踏進課室剛好打鐘,坐在隔離的同學問我去了那裡,同行的R說:(我哋去食壽司!)

當年吃壽司,值得炫耀。

後來,我成為了元祿的熟客,熟到拿了金卡,堂吃之外也買外賣,最愛的不是三文魚,而是似是而非的蟹子壽司。

剛出來做事的一,兩年,與舊同學的聚會,通常都會去元祿,那時候,是乜乜無敵掌門人,辣辣壽司邊個食的風氣,吹得正盛的日子。

有一次聚會,有舊同學吃了一件壽司,即刻帶頭玩接龍:(人人個人,人渣個渣。。。渣波個波。。)

咁就二十年了,時間過得真快。

上星期晚,路過旺角百老匯,隔離的元綠舊址,霎時間想起這段軼事,這間在今天已全面消失的迴轉壽司店。

在太子發跡,在天水圍終結,為元綠添上一點點悲情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