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30日 星期五

豚王(尖沙咀香檳大廈店):懷念昨天的你





香港的拉麵熱潮,應該要由豚王說起,你們當年有沒有在中環和安里排過隊,目的就只為一碗拉麵?有的請舉手。

七年多前,豚王剛試業之時,我已經聞風而至。未有人知自然不用排隊,首嚐其濃厚的豚骨湯底,一見鐘情。

後來豚王成為人氣熱店,和安里亦變成萬人坑,每天等候的食客不絕。把這間只得十個座位的小店,逼得水蝕不通。

好了,當時豚王的兩位老闆,在意見上開始出現分歧,結果有一位退出,自己走出去另開拉麵店,而這位仁兄,就是拉麵陳。

拉麵陳走後,豚王就連開分店,開到去新界,澳門,最近的一間,在尖沙咀香檳大廈,取代了以前賣高級鰻魚飯的日本料理位置。


近期不時流連在香檳大廈,皆因已經沉迷在Leica的無底深潭,都說攝影窮三代,Leica毀一生,果然沒說錯。天祥是我經常到的地方,我的菲林全部交托給他們沖晒,某日乘著取底片之便,就過隔離食碗麵才回家。



由中午直落至晚市,中場沒有休息時間,以前就算豚王在銅鑼灣、尖沙咀棉登徑開分店,一樣要排隊,但是今次到香檳大廈分店,直行直入。



最初的招牌豚王拉麵,價錢為$68,七年多後的今日,賣$89,幸好,還是不收加一。

桌上的是凍水,記住,是沒有冰的。



人客不多,師傅自然很快便煮好一碗麵,第一次來的時候,是由當時拉麵店的日本師傅,生田結志親自操刀,至於他後來離開豚王在大坑開店,導 致豚王要出禁制令,與及上年我在東京新宿,到過他在當地開設的拉麵店,全屬後話。



以前豚王有不少前菜任你添,我很懷念的辣青瓜,一早已沒有了,現今而剩下辣菜,總算止一止癮。



麵送到來,喝一口湯先,開頭的味道的確很濃厚,但後勁不繼,越喝越薄,未能一氣呵成。我不肯定是連開分店後,水準難以控制,或者是因應大眾要求,將湯底調至人人接受的級別,但不要忘記,當年大家心甘情願花一,兩個小時去排隊吃碗拉麵,無非都是為了個濃郁得要命的豚骨 湯。



可選擇幼麵或太麵,我取前者,畢竟我在豚王,一向都吃慣幼麵,硬度令人滿意,做到我的要求。



叉燒可在腩肉與豚肉二選一,層次分明的腩肉,只是贏取最佳外觀獎,吃下去味道不甚突出,欠缺應有的脂香。



當年小店因為座位不多,師傅可以更加專注做好一碗麵,對嗎?(雖然當年有不少人,批評豚王飢餓行銷,玩限量,製造假象兼找班食客來幫手做勢。。)

我認識的豚王,就是2010,2011年左右的豚王,你們有沒有同感?



回憶總是美好的,像一個數年前喜歡過的女生,闊別了數年重遇,驚覺走晒樣,見狀不禁嘆一聲的百般無奈。

豚王(尖沙咀香檳大廈店):尖沙咀加拿分道香檳大廈地下6號鋪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