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31日 星期六

神山麺屋:麵是故鄉濃



即將過去的三月,是我的生日月,今年似乎特別忙碌,承蒙各方的厚愛,生日飯吃不停,連跑步也沒有時間,下個月要急起直追,收復今個月的失地。

趁空檔的日子,下班特意坐215X,專程到觀塘駱駝漆大廈裡面的烏冬店,一試工廠內的自家製烏冬,看看其震撼度,可比當年莫華倫為某日本料理唱出的高音?去到門口才發覺只在午市營業。一時之間不知去向,抱著求其一餐的心態,隨便在附近找點東西吃,才踏上歸途。

APM裡面的神山麵屋,開業初期的宣傳係威係勢,但網上評價頗為極端,身邊有位經常去日本旅行的朋友,早前來這裡吃沾麵,大叫中伏。

一間食店,有時可以一步到位,有時會比較慢熱,希望神山是後者,開業後數月,在沒有預備的情況之下,來此吃個沾麵。




黃昏六點來到,只得寥寥數位食客,恰巧當日麵店因舉行春茗而提早關門,得以趕及尾班車,給我一碗沾麵。



自然地坐在吧檯前,當店員先奉上熱茶,我心知不妙:(吓?拉麵店,比我熱茶????)

日系部落客劍心,經常強調拉麵店一定要有冰水,外間覺得他很煩膠,但也不無道理,當我在東京到訪過幾間拉麵店,冰水是必備之物。只是大多人覺得,他將焦點放在冰水上面,覺得有點可笑而已。


我在拉麵店的底線,是可接受沒冰的凍水,但給我一杯熱水未免有點過份,實在忍不住叫店員給我一杯凍水。(已沒有奢望有冰,哈哈!)



標榜以豚骨、魚介熬製的沾麵汁,我真的吃不出魚介香,豚骨的精華還在,未加湯之前,沾汁味偏鹹是正常不過,但欠缺那種豐厚感。


若拿它與東京的六厘舍作比較,是非常不公平的,根本就是兩個level的差別,就拿香港的拉麵店吧,拉麵陳的俺之沾麵,只說沾汁,水準贏兩條街。



加入秘製醬汁烤的叉燒,是整碗沾麵的亮點,濃甜的醬汁,與燒烤香氣,悉數被鬆軟可口的豚肉吸收。其他配料於荀絲,入口無渣,半熟玉子尚算交足功課。



沾麵另一個靈魂:麵條,粗身的麵條,駕馭此湯汁是沒有難度,只嫌談不上突出可言,我想我應該被六厘舍,渾身麵香的麵條寵壞了,唉,只能說句回頭太難。



吃到尾聲,麵條吃光了,剩下沾汁,麵店亦準備打佯,店員開始收拾細軟,幸好我叫店員為沾汁加湯,還能及時為它重新注入生命力。

$85一碗神山沾汁麵,另收加一服務費,這真的是不必要,奈何香港餐飲業就是這樣地畸形,入鄉隨俗嘛,不收加一就蝕㗎喇。



當你拿日本當地拉麵店把尺,去量度香港的日本拉麵店,難免有所誤差,只怪兩地的飲食文花,營商環境迴異。



我錯了,我不應胡亂浪費quota,想吃拉麵的話,留待在日本吃個夠,下個月又去歐洲,最快要七、八月才成事,有沒有朋友陪我看音樂節,順便與我一起賞個麵?

神山麺屋:觀塘觀塘道418號創紀之城五期(apm)2樓L21B號舖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