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22日 星期五

十三姨:女人街的鵝肝撈蛋飯



美麗的友人KL約飲咖啡,我當然義不容辭,地點不是在大坑、中上西環,而是在旺角。

(旺角兆萬隔離商廈,有間開咗無耐嘅上樓咖啡店,不如一齊試下?)KL問。

對我來說,旺角是很方便,下班後行過來又得,坐兩,三個站巴士又得。

喝過愜意的Aeropress咖啡,(實在好耐無飲過Aeropress,上次飲應該係兩年前,喺蘇格蘭格拉斯哥大學附近嘅咖啡館)認識了新朋友D,他請我飲精釀啤,美好的周末下午。

到了晚飯時間,我提議到女人街裡面的十三姨,吃碗牛肉麵,他們沒反對。

得知此店之存在,全因我的窮L飯局,其中一位Admin F先生,較早前來過,上載了一張鵝肝蛋飯的照片,大讚特讚。

早已想來一試,但時間永遠很難就,有空時就忘記了,沒有空時卻想起。

女人街內街有如黑白森林,環境狹窄得要用超技術來閃避路人,周末晚上出奇地不用排隊等位,直行直入有位坐。



既然以牛肉麵做主打,十三姨的背景,應該是台灣人?非也,一直在南洋經營麵店,在上世紀六十年代,因當地的政治動蕩而飄洋過海,到香港生活,其後人保留了先輩二百年歷史的湯底秘方,在女人街傳承下去。

故事就這樣說,我沒有打爛沙盤問到篤,但相信一碗牛肉麵,湯底做得不好的話,甚麼也枉然。



除了牛肉麵之外,還有一些頭盤如沙律,涼拌蔬菜,串燒;當中少不了老闆娘鵝肝煎蛋撈飯。大熱天時,先來一碟冰涼清爽,酒香飄逸敵花鵰啫喱番茄,妙極的開胃菜。



手撕雞伴雞油飯,大碗賣$48,細碗就$28,一絲絲雞肉很嫩滑,亦具備應有的雞味;灑上甘香晶瑩的雞油,香口的炸洋葱,與葱粒,既有雞油香,亦有炸葱的酥香惹味,連白飯吃,雖簡樸但其滋味是難以言喻。

台灣有類似的嘉義火雞肉飯,但火雞肉沒甚味道,要是作出比較的話,先天性已不及這碗手撕雞飯。



湯麵的名字,有兩款冠以十三之名,KH與D皆選了十三飛,我就選了上等牛肉湯麵。

牛肉取自安格斯肩胛部位,賣$68一碗。

油光在湯面照亮,牛肉呈粉紅,保持非全熟的狀態,配料有炸洋葱粒、半熟蛋。



先輕輕地喝一口熱湯,甘香醇厚的牛香,絕不欺場,可以說是有種爆發力,越喝越有後勁,沒有出現虎頭蛇尾的情況;趁牛肉未浸至全熟吃,鮮嫩無渣,肉味濃兼帶著少少肥膏,隱約地散發著脂香。



炸蔥的香有提味之妙,半熟蛋的質素不錯,濃甜的蛋黃與湯底渾然天成,不過我嫌麵條有點淋身,若採用比較粗身的麵條,例如刀削麵之類,效果應會更佳。



桌上放置了一小瓶青色辣醬,是老闆自家製,牛肉麵吃到一半才下,略施少許,已經辣得令我噴火,官能上的刺激,並非人人受得起,下次再來吃麵的話,還是乖乖地,不要整色整水。



三大塊煎匈牙利鵝肝,中間加隻蛋,伴以蔥粒與炸洋蔥等配料,大兜亂來吃,甘香豐腴的美妙感油然而生。或者有人覺得匈牙利的鵝肝,只屬次等貨色,與其出產的葡萄酒一樣,喝慣吃慣法國出品的人,總是看不起。

幸運地,我每次喝匈牙利酒,吃匈牙利鵝肝的經驗皆是愉快,是匈牙利出品真的被低估?是有些人對這個國家存在偏見?

當然,鵝肝呢,少吃便好,多吃就壞身體,我仍未去到戒掉鵝肝的境界,淺嚐好了。



本來想作東,最後埋單不夠人搶,感謝D先生請客。

十三姨:旺角通菜街1M-1T號華發大廈地下C號舖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