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

成都老碼頭火鍋:高溫派對



中午收到土瓜灣之友S傳來的短訊,問我當晚有沒有節目,不如一起食麻辣?

成都老碼頭,塘尾道。)S兄說。

我沒有約,欣然答應。

這間由成都開過來的麻辣火鍋,是當地有名的食店,於大陸差不多有過百間分店的成都老碼頭,S兄說曾經在當地吃過,覺得很出色。

(只有成都裡面,與及武漢兩間分店是直營,其他省份嘅分店,都係外判。)S兄補充。

因為交通擠塞而姍姍來遲,晚上七點半才到達,只見朋友們已經打得火熱,整間食店亦告爆滿。




夠膽開在塘尾道的三煞位,(呢個舖位無一間做得長!)依然其門如市,或許老碼頭的名字響噹噹,但對我這個十年也不踏足深圳河以北的鄰國,一切是很陌生的。

是晚同桌的朋友,一年一度組團去成都吃喝玩樂,我置身其中好像外人,哈哈!

我很少在香港吃麻辣鍋,上一次嚐此味,沒記錯的話,就在台北巷弄內的火鍋店,與兩位氣質女生一起,舒麻的香氣,加上OASIS音樂,是我們的某月某日的回憶。

還有,鴨血免費任吃,不亦樂乎。



坐下不久,友人先叫我吃鴨血,雖然香港沒有新鮮鴨血,不過浸在麻辣湯底裡面,沾染了麻辣香亦照單全收。



中辣程度對我而言,差不多了。十多年前,我是麻辣絕緣體,始終覺得自己吃不到辣,衝不開心理關口,直到有一次抱著趁墟的心態,到大角咀川味港晚飯,頓時茅塞頓開,打破了缺口,鐵樹也可以開花。

自此,開始吃辣,慢慢地成為生活一部份。

麻香飄逸,但不是如狼似虎的霸道,中後段味道較為溫和,剛好。旁邊的麻辣狂人E先生,則希望可以辣一點,我想我一世也追不上他的麻辣口味了。



一行八人叫到一檯都係,蒙古牛肉薄片,其羶香不強,抑或湯底味道太強?



辣牛肉就真的很辣,是乾到爆的辣,吃到我忍不住咳。筍片吸收了麻辣精華,保留其爽甜個性,麻辣香在口裡綻放 ; 牛黃喉爽而結實,靠麻辣來給予其味。




打結的粉紅色肥腸頭,侍應說灼四分鐘左右,我們半信半疑,為求安心,浸在滾燙的湯底十分鐘,取出,放入口,第一:爆汁的感覺很刺激, 就讓此刻充塞那一觸即發的快感 !第二:腸頭很韌。

任由腸頭繼續在血肉池林,差不多一小時後才吃,這時候腸頭變得很爽,辣汁的味道更加融和,誠為可遇不可求之好物。



炸芋頭、冰豆腐,一向是打邊爐的好朋友,貪其索汁力有如海棉一樣。



看到點餐紙上,有一味叫菊花牛鞭,我即刻心邪起來:(呢條牛鞭插過菊花的嗎??)




非也非也!只是牛鞭切成菊花狀,浸在湯底內數分鐘,有如牛筋的質感,盡收湯汁的麻香,美味!



雪白的牛胸爽,灼一會直至彎曲,入口爽中帶豐富的油脂。




舌尖上的牛舌,挺有種硬橋硬馬得來,還帶點文青感覺的法式濕吻,浸在辣汁上,切成薄片的牛舌,灼到變色便成,入口有點像牛脊;在舌尖上繾綣一會,留下的卻是甜絲絲的記憶。



自家製的蛋餃、韭菜餃,水準不錯,我吃著韭菜餃之時,E先生說聞到很強烈的韭菜味。




膽固醇之物 - 豬腦花,食腦之人所愛,像白子的一樣地滑,加上麻辣香的助力,神仙都企唔穩,但畢竟是高膽固醇,不宜多吃。



最後放下貴州蕨根粉絲,吃到鍋底差不多剩下三份一,乾乾淨淨,大家好有衣食。



仍未有酒牌,想喝酒要自己帶,當然不收開瓶費,全晚以可樂代酒,最後有生果盤送,新張期間有八五折優惠,(晚上十點半過後入座更有七五折)埋單每人$310。



友人說,成都直營店的消費,大約百多元左右。不過這晚我們吃得窮兇極惡,難免價格會高一點。

也許是新開業不久,侍應的表現仍有點甩漏,不過有點值得一讚的是,友人兼窮L飯局admin F先生是大汗之人,飯店的冷氣不強,加上火鍋的熱力,令他吃不消,但是侍應即刻拿一把牛角扇,放在他旁邊,可樂跟冰杯要幾多有幾多,服務周到。



我們在晚上九點半離座,門口仍有不少人等位,莫非這一股麻辣香,是令到這個舖位起死回生的關鍵?



路遙知馬力,一切留待時間去証明吧。

成都老碼頭火鍋:旺角塘尾道61號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