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18日 星期一

福岡:虹吸式七節拉麵@大重食堂 Big Heavy Kitchen



早前在酒友黃大鈞的Facebook,見到他在福岡,到過一間以虹吸形式來煮湯的拉麵店。

我見狀即時留名,記錄在案。

這間位於藥院大通站附近,名叫大重食堂的日本料理,聽聞拉麵只限於午市供應,晚市是居酒屋。

友人KH:(呢間我都去過啦,呢個拉麵攞過世界冠軍㗎。)

這天中午,我倆來到食堂門前,一個人都沒有,直行直入,仍有位。




獨孤一味賣純ラーメン七節拉麵,分別有鰹節、牛節、豚節、雞節、河豚節、鯖節、 鰯節(鰯即是沙甸魚),與羅臼昆布,香港可以找到鰹節湯底拉麵,(就係拉麵陳的鰹之一滴)但真的沒想像到,將牛肉、豬肉等食材,煮熟後曬乾變節,然後再用來作拉麵的湯底。



每一碗湯底皆用虹吸壺獨立處理,或許如此地破格,得以成為第4回 ワールドラーメングランプリ(WRGP)冠軍。



只賣800日元一碗的精心傑作,再想起在香港吃碗乸手唔成勢的拉麵,索價差不多$100一碗,還要加一服務費,你就會覺得,留港消費是一個難題。今時今日航空業百花齊放,廉航越來越多,特價推廣的時候,不用一千便可以買到張來回日本機票。(已連稅,但唔包行李費)

有經常去日本的朋友說過,香港人不是特別崇日,而是去日本飲飲食食,的確很方便,價錢又不貴。所以有不少香港人,一廂情願視日本為鄉下,哈哈!

沒有冰水,只有冰烏龍茶供應,証明冰水在拉麵店並不是絕對。



見著拉麵師傅,以虹吸咖啡的原理,運用蒸氣去把底部的湯底,推上盛載著七節的上壺,一起翻滾;然後待下壺冷卻,充滿七節精華的湯底便吸回來。有如身處咖啡館看,多過在拉麵店呢。



所有湯渣(七節)皆被隔掉,熱騰騰仍冒著白煙的拉麵,清香撲鼻,急不及待試一口,懶理會被燙傷之險。




清香,滿載著所有節氣,(爛笑話!)羅臼昆布的清香輕輕飄過,煙燻香中帶著微甘;醇厚,不落俗套,名符其實的清而不濁,頂級超卓。



麵條是博多縣產的小麥製成,並非豚骨系常見的幼麵,較為粗身,麵香突出,煙韌實在。



湯底一絕,麵條佳,叉燒呢?鹿兒島豚肉的姿態,似是燒爐上的烤肉,焦香澎湃,肉汁香甜,尤其肥膏位帶著脂香,連著質感偏爽的瘦肉往咀裡送,極之美妙。半熟玉子對辦,香甜的蛋汁不缺。



桌上有醃過的芽菜,也是不能錯過之物,藉著其酸甜爽脆的個性,與這個清新氣質的拉麵同吃,剛柔並重,互相吸引。旁邊還放了七節粉,嫌不夠味的話可落重料。



喝到一滴湯也不剩,(基本上呢個係我食拉麵個習慣,除非太難食)沒有太重負擔,七節的餘韻猶在,就像與氣質女生深深擁吻後的一口甜,念念不忘。

大重食堂:福岡県福岡市中央区警固1-8-20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