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29日 星期五

福岡:炭火串燒情未鳥@ひょご鳥 ( 福岡店 )




友人KH說,來到福岡,其中一樣必吃的,是燒鳥,九州出產的雞,質素極高,而且是用炭火燒,絕不能錯過。

我們來到赤坂站附近,好像隨便找一間餐廳,質素也相當不錯,但是KH早已心有所屬,有間燒鳥店他想試很久,可是很難訂位。

這天臨近黃昏,試試到目標燒鳥店碰運氣,竟然一擊即中,兩個位,六點半,沒問題。

ひょご鳥,只得十個八個位,全部都是吧檯,難怪一位難求。




店內只有兩位師傅,一個負責燒,一個輔助,還有一位女員工,來招呼客人。



未點菜,先來杯飲品,這是日本人上居酒屋的習慣,啤酒或Highball?你沒可能淨飲茶罷。入鄉要隨俗,這是簡單不過的道理,就算不喝酒,可以叫杯非酒精飲品。



一張過的餐牌,如果沒有頭緒的話,可交由廚師發辦,每位2200日元,折合不用$200一個人。

在香港上燒鳥店,不便宜,若上由日本師傅主理的燒鳥店,更貴;說到尾在香港吃日本料理,不便宜,雖然有點廢話,但這是事實。



首先,師傅奉上用餅乾夾著的肝醬,配以醃過的辣根,後者的微辛減低了肝醬的氣勢,兩者融和而變得平易近人。

只見師傅在炭爐前低頭不語,慢慢地冒起炭燒的香氣,在今日炭爐牌很難拿到手的香港,怎會想像到那一把炭火香,才是燒鳥的精華所在?



九州雞肉的胸部,柔軟而有彈性,炭香與肉香水乳交融,咀嚼之後仍覺璀璨。



燒雞腎吃得多,燒雞腎皮?真的天外有天。其質感較雞身本身爽脆,加上炭香的催化,我只想吃多一串。



燒青椒,一字記之曰:勁!我說的是辣勁。

簡單而直接,沒有煞有介事的曖昧,辣,就是辣,連帶炭燒的香,既辣又惹味,最重要的是外皮烤得焦香,裡面的水份仍不缺。



鹽燒免治雞肉,略灑鹽花,配合一把炭火,原汁原味的雞肉香,毫無保留展現。



燒雞翼,係咪大家都鍾意食?未必,但我鐘意。



刁鑽的雞頸肉,嬌嫩中帶有彈性,感覺幼細。



一串兩粒的燒薯仔,鬆軟粉嫩,炭香是亮點。



爽脆的雞心,有陣獨特的內臟香。吃到至此,一共八串燒物,亦是整個omakase的內容,我們當然不夠,就要散叫其他串燒。



喝完啤酒,來杯Highball,次序上似乎有點亂,應該先喝Highball後喝啤酒才對。坐在我們旁邊的日本女生,全程喝Highball,見她們的心情,好像很high,可惜我不懂日文,未能搭訕。



血肝是邪惡之物,裝載著赤紅熱血的剛烈,炭火激發起它的甘香,油潤,不妥協的重口味,必試之物。



以雞皮卷著大葱去燒,其雞皮的油香盡被葱段吸收。



烤Chicken oyster,是脊骨與上腿之間的一小忽肉,彌足珍貴。其肉質特別細致,鮮嫩無比。



最後的是燒雞脈,又是刁鑽之物。



喝一口雞清湯作終結,炭火香只留在口,與及我們的腦海裡,沒有沾上衣服與頭髮,我是很怕去餐廳/酒吧,沾上一身都是燒烤味/煙味的。



每人5000日元,各兩杯飲品,與以上高質炭燒串燒,為甚麼很多人不會在香港去日本料理,留待去日本才大吃大喝,是有原因的。

除非你怕輻射,或者被日本海關列入黑名單。

 ひょご鳥:福岡県福岡市中央区赤坂1-10-7 スコーレ赤坂 1F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