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26日 星期二

沙嗲軒:新加坡Fullerton一夜遊




聰明伶俐的公關朋友兼街坊H,剛轉職至信和集團,日前她約我到皇家太平洋酒店沙嗲軒試菜。

(新加坡Fullerton個廚嚟香港客串半個月,呢段時間會喺皇家太平洋,得唔得閒嚟試下佢個menu?)H說。

今年都說減少接受試菜邀請,上半年就過,我這六個月的試菜次數,隨時連個二,三線blogger也不如。寧缺莫濫,騰多點時間做其他事,人生才有意義。

不過,朋友始終要見的,就當朋友聚會,所以,她不介意星期日晚,與我們一起坐在沙嗲軒晚飯,適逢世界盃分組賽,英格蘭對巴拿馬,她特別安排我們坐在電視前的檯,果然貼心!




有去過新加坡的朋友,一定去過魚尾獅,Fullerton酒店就在後面,滿載殖民年代的風情,中文名叫浮爾頓,在當地是五星級酒店,與萊佛士齊名。

(我都係啱啱先知,Fullerton都係信和系!)

這段推廣期間,並非只掛名推出菜式便算,Fullerton的副廚Kelvin Wong,親臨主持大局。今年我的外遊計劃,沒有將新加坡放在內,差不多三年沒到獅城,你說我不想念當地的肉骨茶、羊肉湯、肉銼麵,是騙人的。

每位$328 + 10%,最少四位用的tasting menu,包括我以上提及過的新加坡美食。



人未齊,喝杯生啤,餐廳只得青島與1664,選擇不多,新鮮熱辣,自家製的鹹蛋黃炸魚皮,食味勝過包裝貨多多聲。



加多$200便可配餐酒,以Rose先行,再看看餐牌上的頭盤,心想應該不會錯。

(因為我相信餐廳的眼光。)



香烤鯖魚烏達,otak otak是當地很流行的燒魚菜式,以蕉葉包著打成蓉的魚肉,混合香料來燒。清新的蕉葉香,沒有搶去充滿香料的魚肉風頭,淋上少許椰汁,以甜味來與燒魚融和。

五香卷是福建人代表小吃之一,其菜系對新加坡、台灣的飲食文化,影響深遠。薄薄的一層腐皮,咬下去酥脆清脆;內裡是甘香鬆軟的肉餡,惹味非常。置在碟中間的娘惹酸辣沙律,堪稱開胃之選。



數年前在Old Airport Road的food centre,吃過一碗熱呼呼,濃郁的羊雜湯,人生的溫暖;此餐單的羊肉湯,質感濃厚,味道與其質相對,濃郁得深不見底;Mutton肉四正,羶味不太強,或許是湯底用上不少香料,與及湯面上的葱花,保持這羊肉湯的霸氣,卻減低了羊肉的傲嬌。



大廚Kelvin走出來打招呼,大家一談到新加坡當地美食,又起勁了。(邊個話新加坡無啖好食?)

(上次飲羊肉湯,就喺Old Airport Food Centre,好掛住,呢個也可以一解相思之苦。)我笑說。

(呢個Food Centre我都去過,正呀。)H附和。



肉銼麵在香港的星馬餐廳少見,當地就很普遍,第一次去新加坡時,吃過叉燒雲吞撈麵,也吃過肉銼麵,可惜我忘記拍照。

禮失求諸野,很多時在香港已消失的風味,只能尋找他鄉。 正如海外華人,依然堅持昔日的傳統,上個月看過一部名叫古巴花旦的電影,感受至深。

星馬人很懂得運用豬油,福建炒麵要豬油渣;炒粿條要豬油渣;你在香港吃以上兩味,十間有八間都不下豬油渣。這個肉銼麵,用上爽滑而沒有鹼水味的粗麵,沾以肉碎、香菇、醬油、豬油渣、肉丸、豬肝等配料,香甜惹味的醬油與豬油渣的配合精準,肉丸是由新加坡帶過來,原汁原味;豬肝粉嫩,香菇的菇香像女人的香水一樣充滿挑逗性。(我唔係話香菇個味似香水,只係打個比喻去加強我語氣而已。)



鑊炒黃金小龍蝦,最出眾的始終是鹹蛋黃,清鮮的小龍蝦亦因而受惠,食味提升不少。



以足球員來形容參巴醬,大抵是一名通天老倌,用來烤海鮮又得,炒個麵,又得,乾撈麵,又得。這條魔鬼魚在參巴醬之下,烤得香氣盡逼進鮮嫩的魚肉,相連肉的軟骨亦很爽脆;惹味的結尾悠長,我還在滴汗。



眾所周知,肉骨茶主要分兩大流派:新加坡與馬來西亞,前者是胡椒的辣,後者是藥材的香;而在香港的肉骨茶,馬來西亞佔絕大多數,新加坡肉骨茶有如鳳毛麟角,所以每次去新加坡,例必喝一碗,Clarke Quay外面的松發、Farrer Park的發起人、甚至在屋村裡面的榕城,皆可吃到地道的肉骨茶。(以上幾間我去過梗係咁講,黃亞細我嫌佢貴,名人效應都係佢哋最自傲嘅成就。)

貴為五星級酒店,用料也特別高貴,以黑豚肉的肋骨部位入饌,骨肉相連輕輕一推便鬆軟在口,其肉味香甜兼帶點juicy感,是截然不同的享受,就像在高級中菜廳,吃著黑毛豬叉燒一樣地優雅。佐以黑醬油,是一貫的食法。胡椒湯的胡椒味頗強,對味了。我覺得可以加粒蒜頭,甚至酸菜,當然最好是無限加湯啦,哈哈!

此時好像欠了一點點,沒錯,一碗白飯,不過Tasting menu有不少菜式,加碗白飯的話,份量恐怕令人吃不消,畢竟酒店的格調有別街檔,始終是要保持其形象的。



甜品二重奏,我見到有榴槤糊。

(我唔食榴槤㗎!)榴槤一直是我死穴。

我的一份,沒有放上榴槤茸,椰奶椰糖煮成的甜品,質感像西米露與紅豆沙之間,再一記蓮子清湯,有降火之妙。



以上菜式可以散叫,H全程只吃魚頭米粉,又是香港星馬店難尋之物,我在牛車水附近的食店吃過,風格與這碗整整齊齊的魚頭米線迴異。

還有這裡的海南雞飯,也是水準之作。(九年前在城市花園沙嗲軒踩正地雷的一夜,只是安排失當。)



PS:Fullerton餐單供應期,由即日起至八月九號,三間沙嗲軒一同進行。

PPS:Fullerton副廚Kelvin Wong,在皇家太平洋沙嗲軒擔任客席廚師至本月廿七號,其後便轉至黃金海岸沙嗲軒,直至七。一。

沙嗲軒(皇家太平洋酒店): 尖沙咀廣東道33號中港城皇家太平洋酒店平台1座3號舖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