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7日 星期四

酒佬日記:干邑愛的故事@中國會



早在三月尾,Asia Euro Wines & Spirits的負責人G小姐,已經約定我五月尾某一晚。

我:(兩個月之前約定我,好大單嘢?)

G:(飲干邑,一個干邑的Gala Dinner。)

地點在中國會,干邑是Larsen。

一直都知道中國會是嚴格執行Dress code的地方,寫到明要Proper attire,我當然要盛裝出席。(起碼都打條呔吖!)

長話短說,Larsen干邑對年青一代,未必知道是甚麼。(話就話飲干邑嘅潮流,喺近年開始復辟,但係只限某幾個大牌子。)其實,它的標誌是帆船,大家見到可能即刻想到:(原來係佢!)




舊酒市場上,Larsen的干邑一向有價有市的,你在舊酒舖不難找到其蹤影,甚至是你父親/爺爺,說不定會收埋一,兩瓶在床下底也不定。

Larsen,很北歐的名字,怎會與法國干邑扯上關係?那就要由1920年代說起,一個名叫Jens Reidar Larsen的挪威年青人,原定計劃由他的家鄉坐船到美國,去到半路中途,在法國停下修理船隻;年少沒錯是多好,但窮,為了應付修船費用而在當地打工賺錢,誰不知,認識了當地的女孩,如是者,改變了其一生。

最終,他沒有去美國,而是在干邑區落地生根,累積了一定經驗,終於在1926年,推出了以自己名字為名的干邑。 果然是為了一棵樹,而得到成個森林。

小伙子的愛的故事,說到至此大家只知道上集,祈求下集會否是一位可愛夢兒?



當晚會所的菜式,由蜜汁叉燒、燒乳豬、京醬肉末鍋巴的三小碟打頭陣,配的酒是Louis Chevallier XO。



酥化的乳豬皮,肉味香甜的皮下肉,相信如果在新鮮熱辣的狀態之下,食味定必更佳;蜜汁香甜點到即止的叉燒,與此順滑,有如清純潔淨美少女的XO是合拍的組合。



接下來的一道菜,更用上Larsen VSOP入饌,以干邑代替花雕的醉鴿,全面接受了干邑的香氣,酒精卻盡情地揮發掉,肉厚中帶幼細的乳鴿,換了身上的唐裝,換來一身French Chic,截然不同的風情。

順理成章,用回VSOP Reserve來配此鴿,藉著其帶著乾果、雲呢拿、水果的香甜等風味,再加上在橡木桶融和的氣息,這種和諧的感覺,佐以家禽菜式是很適合。




接下來的兩款海鮮:琥珀合桃炒斑球,與辣豆豉干椒炒蝦球,VSOP裡面的點點spicy,足以平衡斑球的肥美嫩滑,與及爽鮮蝦球,裡面由干椒賦予的惹味。



近年吃過不少地方的北京烤鴨,各擅勝長,聽聞中國會的烤鴨也是很高水準,但是會所始終是會所,未必個個都能夠一親其香澤;這晚的盛宴,北京烤鴨也在陣中,自然有所期待。



一場十圍八圍的晚宴,沒可能每一檯都有個師傅,推著烤鴨在檯旁,即席將烤鴨在新鮮熱辣的狀態之下,逐片逐片用刀片出來。香脆得薄如紙的鴨皮,相連著鴨肉,我深信此鴨在最佳狀態的話,表現絕不遜於城中名店。餅皮包著烤鴨,皮肉相連,一口咬下,酥脆之間帶著油脂,其肉味亦厚。配上XO Reserve,集合著水果、玉桂等香氣,味道帶有就像超濃縮的香氣,當中包括點點朱古力、水果、和諧的木桶等等香味,感覺不太重,倒不難入口,就算干邑初哥也不會抗拒。



剩下的鴨殼,取其肉去切成粒,再混合蘿蔔粒等配料,伴以生菜包,眾所周知的一鴨兩味。



素菜也要做得與別不同,舞茸菌素斤香,毫無疑問,舞茸菌的獨特香氣,主宰了整道菜。




單尾的真材實料荷葉飯,粒粒都散發著荷香;甜品只以酥皮蛋撻應戰,一口一件,輕盈的酥皮清脆俐落;蛋香四溢質感滑溜。



好物永遠是留待最後才出場,Larsen Extra Or,那一記水果、提子乾、提子乾、蜜盞的超濃縮味道,有如春風輕吹點點火花襯月夜,人人開開心心說說故事的喜悅。

中國會:中環德輔道中2A中國銀行大廈13樓-14樓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