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21日 星期四

福岡:瀟瀟洒洒的給我食埋碗拉麵先上機@ラーメン滑走路



最後一天在福岡的早上,本來想行到中州的拉麵店,吃碗麵才出機場,但是被谷歌大神老點,寫著早上九時開始營業,去到仍然漆黑一片。

不如出機場才吃吧,從中州川端站坐地鐵到福岡機場,不用十分鐘,真的方便。

上年尾才開業的拉麵跑道 ラーメン滑走路,集合日本各地,一共九間的名牌拉麵店,於國內線Terminal三樓。




先看看跑道上的陣容,最為香港人熟悉的,應該是東京新宿,香港豚王創辦人之一,生田智志拉麵凪,只要你是重口味的拉麵愛好者,肯定愛死它的煮干拉麵。曾經在香港的拉麵Champion,登龍街開店的博多一幸舍,是當地的名店之一,可是在香港卻失敗收場。








其他的還有北海道弟子屈拉麵、東京辻田、大阪MANKAI、福岡拉麵海鳴、屋台拉麵玉龍。以上提及的七間,是永久性經營。



另外兩個名額則是期間限定,有來自山形的滿月,與及東京代表,走博多焦香味噌路線的五行,(這間與IFC店有沒有關係?其極濃重的焦香,非人人所好也。)為期一年。



既然在福岡,那就要支持當地代表的拉麵,友人KH兄說過,博多一幸舍的豚骨拉麵,水準還好過當地另一間名店博多一雙



年前的兩間香港店,我也去過,藉此試試在當地吃的水準,好過香港幾多?



先在自助販賣機買票,我選擇最便宜的豚骨拉麵,750日元,女店員對我說一大輪日文,我只能用英文對她說:(對不起,我不懂日文。)

之後,她說了一個英文單字:Hard?

我終於明白她的意思,即是要我選擇麵條的軟硬度。



不夠飽的話可加麵,只須150日元,對我這個少食多餐的傢伙,叫個替玉的話,就吃不到第二餐了。



濃郁,香滑的豚骨湯底,充斥著豚骨香與脂感,無疑是很重但未去道杰到起沙的級別。



叉燒夾雜著肉香與油香,水準不錯,幼麵條亦夠彈牙。




那一瓶自助高菜,是最大的焦點,辣度非同小可,但越辣就越想吃,拉麵吃過一半後,我放任地下高菜,吃得頸背的汗如雨下,相當刺激;要連喝兩杯冰水,才能洩火。



這裡除了有盒裝拉麵可供售賣之外,連高菜也有,好此道者值得買一盒回家享用。



再接再勵,來到另一間福岡代表 - 海鳴,眼見是全場九間拉麵店之中,最多客人的一間。



KH兄說海鳴最近在福岡很紅,某媒體更選其為全個九州的拉麵no.2。



一共有四款不同味道的拉麵,包括原味豚骨、魚介、雞白湯,與及辣明太子(呢個係機場限定),在售賣機上,我按了原味,810日元一碗。

與博多一幸舍一樣,店員會問你麵條想要甚麼軟硬度,同樣地,英文程度只限一個單字:Hard。



豚骨湯面泛起一點油光,這碗拉麵有葱絲,半熟蛋一個,叉燒,筍絲等配料,眼見已經覺得頗為重口味。



先試口湯,香濃的豚骨味很搶,甚至是有陣懾人的氣勢,質感濃厚過博多一幸舍,而這裡的特別之處,湯底加入了洋葱粒,我想是藉著其爽兼帶點辣的感覺,去平衡此濃烈的湯底,大約是這樣吧,我只是一名業餘的拉麵愛好者,純粹道出心中所想而已,起碼我不像那位十幾年無去過日本,因借醉非禮女blogger,而被逼退出部落客界的過氣偽拉麵男K,喜歡扮專家,對香港的拉麵店師傅指手劃腳。




烤過的叉燒,焦香之下的油香更突出,肥瘦分明,脂感與肉香不相伯仲。



麵條的質素也是不錯,掛汁能力強,要硬則硬。




湯底喝清光,再喝杯冰水,還有沒有戰鬥力吃第三碗?

不了,真的很飽。



上年在東京的某個晚上,一個人在新宿,吃過Nagi的煮干拉麵,直到今天仍回味著,可是當我摸著隆起的肚子,頓感英雄氣短,只能留待下次到東京的時候再遇。



離開跑道,到國內線Terminal外面,乘坐接駁巴士往國際線Terminal,班次密,車程大約十分鐘,過完關,還有大把時間剩。

拉麵跑道:福岡機場國內線Terminal三樓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