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

酒佬日記:優雅的阿根廷人@Grand Hyatt Steakhouse




上星期是Vinexpo的大日子,連我這個不太相干的人,也收到不少有關酒局的邀請,大抵是今年最忙碌的一個星期吧。

Vinexpo最後一天吹雞完場之後,便到隔離的君悅酒店,旗下的扒房,出席由MHD舉辦的葡萄酒晚宴,以阿根廷的Cheval des Andes,這個位於阿根廷西北部,鄰近智利的酒莊,三款不同年份的紅酒,配以扒房的菜式。

我對這間扒房當然不陌生,之前去過兩次,上年在此試過美洲野牛,其狂野奔放愛自由,重口味之友必定喜歡。





飯局開始之前,先喝點香檳,沒想過主辦單位會出到重拳,Krug一杯駁一杯,喝到你叫停為止,我差點忘記這晚是阿根廷酒局呢。



Cheval des Andes的釀酒師: Lorenzo Pasquini ,與各大傳媒人一起,分享他釀酒的心得,來自意大利羅馬的 Lorenzo Pasquini,由托斯卡尼的酒莊,開展他的葡萄酒大道,大學畢業之後到波爾多進修有關葡萄酒課程,最終得到Diplôme National d’Œnologue法國國家釀酒師文憑,並完成有關生物動力自然農法的論文;及後曾經到加州Napa Valley與波爾多的酒莊,擔任助理釀酒師,現在,他越過赤道到南半球的阿根廷,完成了其釀酒師的夢想。



普羅大眾對阿根廷酒的印象,像對智利酒一樣,不外乎比較硬朗,就是如此。意大利人集合了法國、意大利、加洲之大成,釀造出身段如此優雅的紅酒。

這是我喝過Cheval des Andes三個不同年份紅酒的觀感。



第一道菜,Organic Steak Tartare,鮮嫩的有機生牛肉,味道或不及上年在同一地點吃過的野牛,配上aged buffalo cheese,藉著其濃縮過的香味,為此牛肉他他塗上一份迷人的脂粉,層次感頓時豐富。




佐以Cheval des Andes 2015,Malbec與Cabernet Sauvignon呈7:3之分,它給我第一個印象是比較怕丑,但當打開話題之後,便發覺到它的文質彬彬,輕描淡寫的皮革、香料、甜美的黑莓,中等身段顯出其纖細,若是配以烤和牛的話就難以駕馭,配這個較為輕盈的生牛肉他他就最好不過。




二道是西班牙黑毛豬肩意大利雲吞,肉質鬆化,味道香甜得驚艷的黑毛豬肩肉,在爽滑的雲吞皮之下欲蓋彌彰;香滑而不膩的鵝肝espuma,有如畫龍點睛;烤無花果的甜,是絕佳的打圓場,將雲吞與鵝肝的膩作出制衡。

同樣以2015來配,憑著紅酒裡面的香草、黑莓味,撮合了它與黑毛豬雲吞,以柔制剛。



接下來的主菜是烤法國鴿胸,其潛在的狂傲,引刀一快,真我野性盡流露,難怪要出動Cherries與芹菜頭puree,一鹹一甜的極端味道作出左右夾擊。



應付鴿子的當然非等閒,Cheval des Andes 2012,混合了Malbec 、Cabernet Sauvignon 及 Petit Verdo 。三種不同葡萄各自發酵一年半,然後混合釀製,三合一的2012,展現出超濃熟的的香料、朱古力、煙草、黑色水果的豐富內餡,柔順的丹寧,與家禽菜式作配搭是百發百中。



第二道主菜是Rhug Estate Grilled Striploin with slow cooked short ribs,呈粉紅色的Striploin極之挑逗,軟淋的肉質,散發出澎湃,不妥協的肉香與燒烤香;慢煮short ribs,夾雜著油脂的美妙,連隨肉香一起上;大廚以摩利菌作配,其野性香氣是一大bonus。

如此強橫的對手,要動用到Cheval des Andes 2008了,Malbec 加Cabernet Sauvignon已佔去九成半,剩下的5%是Petit Verdo。聽釀酒師說,2008年的冬天特別長,導致葡萄成熟速度較慢,形式貴精不貴多的奇貨可居。

渡過了十年的歲月,才露出它的真面目,活力奔騰的氣勢,櫻桃、薄荷、意大利陳醋、朱古力、肉桂等等緊扣著,圓潤的身軀,展示出柔情如水的細密,與這一道牛扒組成滴水不漏的中堅組合。




我畢竟是烈酒人,當甜品朱古力燉蛋一上桌,我最期待的是軒尼詩 Imperial干邑,香醇圓渾、果香正在綻放,為這晚寫上完美的句號,期待發個好夢,妙哉妙哉。

Grand Hyatt Steakhouse:灣仔港灣道1號君悅酒店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