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2月3日 星期一

高雄:當地頂尖Omakase@鮨二七



上年高雄威士忌之旅,有一間當地的高級壽司,早已在我飲食名單裡,但最終因沒有訂檯而見遺,今次不容有失,數個月前友人J先生準備訂位之時,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?

鮨二七,在不少人心目中,它是高雄最高水準的Omakase。

從下榻的酒店乘坐小黃,直到鮨二七門口,抱著期待的心情進內,晚上七點,食客只得三,四個,而友人仍在路上。




坐在預先安排好的吧檯前,先與任師傅打個招呼,喝杯熱茶;友人姍姍來遲,隨即拿出兩瓶純米大吟釀,先雪藏一下,這裡的開瓶費收NT$300一瓶,有不同的清酒杯任君選擇,收開瓶費也收得合情合理。

師傅問我們有甚麼不吃,我們說甚麼都吃,其實我應該要求不要太多火焰的刺身。



一開始,先以中拖羅壽司作見面禮,心想那麼早就出重拳?聽說任師傅特別擅長刺身熟成,經過15天熟成的中拖羅,油香盛放之餘,其魚味亦顯得更加細緻集中;入口鬆軟,隨即在口裡散開的壽司飯,醋味不算太重,我覺得是點到即止,刺身與壽司飯,沒有互相搶去對方風頭。



晶瑩剔透,隨小碟上的まはた,肉質較爽,魚味亦鮮,配以酸汁吃,變得更開胃。



劍魚壽司,身段較肥,吃下去油脂感豐。



北海道的北寄貝,爽口中帶著點點纖細的精美,新鮮得像剛從大海打撈上來。



以紹興酒醃過的甜蝦,不得了,鮮嫩的甜蝦,有如向我耍醉拳,酒香的魅力實在沒法擋。



外皮帶點微脆,肉質較重身,油香突出,這件來自山形縣春魚,非善類也。



晚秋初冬,正是香箱蟹當造之時,綻放著燦爛的光芒,來自福井縣的美女,師傅細心地拆出一絲絲鮮嫩的蟹肉,再與甘甜蟹膏同吃,沒有吃出一點碎殼,見微知著,果然一出手,就知有沒有。



加入少許Yuzu作點綴的厚岸蠔,與其海水的鹹鮮作出絕佳的平衡。



熟成10天的鰤魚,肉味更濃郁。



漸變赤紅的身軀,鰹魚的淡淡魚香,三兩下手腳,降服了我的舌頭。以西京燒來演繹海鱺魚,論食味與鱈魚當然有出入,是另一種不同的美態。



吃過海帶,稍為讓舌頭休息一下,不久,師傅握好大拖羅,奉上我面前,像肥豬肉一樣地澎湃,那陣油香令人難捨難離。



明亮的赤身,醬油的鹹鮮完全融入,但沒有完全蓋過這位青森縣代表本身的味道。



金目鯛入口軟綿綿,輕輕帶出魚香與醬油香。



烏賊的表面刀功細膩,放在口裡慢慢咀嚼,便能感受箇中樂趣,切忌狼吞虎嚥。



此時送上味噌湯,熱呼呼地喝一口,和諧溫暖。



接著,重頭戲了,北海道海膽,色澤金黃無起水,油潤的口感在舌尖上擦過,然後呢,其大鳴大放的鮮甜,悠長的甘香,留在我口裡,然後直達心臟。




淡路由良產マサバ,放在海膽之後,吃過辣得急勁的酸薑,狠狠地抹掉與海膽的絲絲記憶,才能與它打得火熱。



烤得焦糖化的玉子燒,代表我們這頓盛宴即將謝幕,香滑鬆軟,甜美可人。



誰人給我凌晨一吻?喝著清秀的抹茶,小寶在我身旁,他不其然吻我的咀。

以上純屬是我的幻想而已。



任師傅很風趣,拿著食材擺出一副鬼馬表情讓我們拍照,當他向我們介紹食材,卻是說廣東話,我們當然覺得很親切。



晚市價錢每位NT$3800,另加一服務費,三個人平分NT$600開瓶費,對我們香港人來說,以這個價錢可吃到任師傅的手藝,值得鼓掌。

鮨二七:高雄市苓雅區永明街27號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