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2月30日 星期日

太子海鮮菜館:窮L2018最終回



本年度窮L最後一局,敲定在長沙灣元州街尾,小巴站旁邊的太子海鮮菜館,樓上的一角連開四圍。

兩個多月前,我曾經為這間貌不起眼,實際上是臥虎藏龍的飯店,寫上去我的報章專欄,當時試過的菜式,只是佔飯店老闆兼大廚,文偉龍師傅的一小部份,他說如果在此包房的話,會替我安排特別菜單。

我開出每人$300的預算,龍哥大筆一揮,看過菜單之後,非常期待;飯局當晚安排好四張大檯,好整以暇,開瓶費當然全免,食友們自攜酒品是常識。




燉得雪白的杏汁菜膽花膠燉豬肺,嚐過就知好功夫,香滑的質感,杏汁味突出,但不是突出到搶盡風頭的霸氣,其黏潤感源自雞腳與花膠,豬肺爽滑,花膠份量頗多,童叟無欺。



五福臨門即是五道頭盤,有看過我月前的專欄,也記得我曾大讚過這裡的叉燒實在高質,這晚的出品,風采依然,吃到燶邊,大喜。沙薑凍豬手,每口都是滲進沙薑的豬皮;荔紅蕃茄汁鮮甜多汁,開胃之選;話梅配涼瓜條,一酸一苦的極端,卻成為了合拍的組合,於冰涼爽脆的苦瓜身上,實驗了話梅的酸與甜。入口輕巧不膩的素鵝,喝過火路十足的燉湯,連下五小碟頭盤,記住,以上的只是前奏。




接著是重頭戲:上湯焗龍蝦配煎米粉,不其然想起米芝蓮推介的聚興家,他們的煎米粉是一絕,對上兩次的窮L局,我以鮑魚來配米粉,若要龍蝦的話,每人預算起碼多$100。

月前試菜時,我說煎米粉有點硬,這次吃到的,入口酥化,香脆俐落,浸過充滿龍蝦精華的上湯汁,呈微脆的狀態,更為美妙;當然龍蝦的質素亦佳,輕輕被上湯帶過,質感爽口味道鮮甜。



龍蝦配白酒,毫無懸念的組合,我帶來的法國Château Suduiraut 2011 Castelnau de Suduiraut,活潑的水果,尤其是桃的香甜,爽勁中帶點點辣的蘇玳蜜糖兒,基本上配絕大部份海鮮也行,包括此上湯龍蝦。



牛豬合體的一味,胡麻沙律一口牛拼香醋骨,入口juicy的牛柳粒,再吃炸蒜片,理所當然;以沙律來清一清味蕾,那邊廂的香醋骨,酸甜有緻。



胡椒焗海中蝦,是太子海鮮菜館的名物之一,辛辣的胡椒在熱力四射之下盡情揮發,焗得香脆的海中蝦,每口盡是胡椒香與蝦肉的鮮。



當今吃一整隻燒鵝,價錢是多少相信大家心中有數,擺上至尊之名的燒鵝,稱得上皮脆肉嫩,只嫌肉味未算很濃,在座的食友們,索性用手拿,一口燒鵝一口威士忌,沉醉在鵝皮的油脂與單一麥芽的甜香之間。



油浸筍殼魚,相傳在上世紀二戰後的香港,在當時的中菜館頗流行的菜式,筍殼魚肉質嫩,骨少,做法是用熱油浸熟,近年已不多地方可嚐此味,記得我第一次吃油浸筍殼魚,就在當時仍在上海街的神燈,已經是差不多二十年前的往事。

灑上葱絲,浸得酥脆筆挺的筍殼魚,吃的時候再加點醬油,香脆的表面,盛載著纖細鮮嫩的肉質,葱絲與醬油之香,添上豐富色彩。



當濃湯鮮茄淮山浸豆苗一出,其湯甜菜滑人人愛。



招牌炒金銀飯,我只顧拿著酒杯四圍走,沒有吃;西米蓮蓉焗布甸,香滑的蓮蓉令人吃個不停,堪稱高水準之作,勝過坊間很多地方。

最後送上的生果盤,為本年窮L飯局埋齋,回顧2018,我曾辦過大大小小的飯局,包括貴到飛起的酒店中菜廳廚師之桌,分兩晚舉行的聚興家大班樓,平價小炒於高高,甚至是包場吃牛扒等等,有人向我埋怨過,窮L二字名存實亡,下下都咁貴,根本稱不上價廉。

我承認窮L要壯大,要走得更遠,是時候要改變一下,雖然坊間不乏每人消費百多元的小炒店,但沒有理由每次都是吃小炒,慢慢地窮L的意識形態,由價錢變成一種精神,好聽叫精打細算,粗俗就叫屙篤尿都要隔過渣。

吃一頓順德菜/會所菜,銀碼不低,我所做的事情,就是要與飯店傾菜單,(不諱言有些跟我建立了交情,主動upgrade我張菜單,免開瓶費之類)務求令到每一位出席者,能夠品嚐到飯店的撚手嘢,兼交個朋友,懷著滿意的心情離開。經常說搞手不易為,有付出無收入的義工,安排恰當好地地,反之就比人屌L到撻皮,全憑這年來食友的支持與體諒,得以支撐下去;像寫blog一樣,涉及金錢利益便會變質,莫忘初心,試其為興趣,熱情是不會冷卻。

衷心感謝每一位本年出席過飯局的食友,下年再見。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