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2月9日 星期日

蘇格蘭:屬於威士忌人的客棧@Highlander Inn



今次在Speyside的五個晚上,有三晚待在Highlander Inn,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住宿體驗,若我下年再訪Speyside的話,定必會再來。

位於Craigellachie的高地人客棧,我沒有車牌,只能由Elgin乘坐26號往Dufftown的巴士前往,一下車,客棧就在對面。

相信The Dramathon會吸引不少人到訪,所以早在數個月前,經電郵詢問飯店的住宿狀況,比賽前一晚已爆滿,其後的日子就沒有問題;確定了日子,再致電提供信用卡號碼作為訂金,只是20鎊而已,我一個人住,每晚的房租為75鎊。




比賽完結後才入住,飯店東主為日本人,可能大家都是亞洲面孔,很容易認,一見到我就稱呼我的名字,不是很嚴肅地叫我Mr XX,而是叫我英文名,沒有一點無禮,感覺親切,這裡是客棧,並非高級酒店。(其實我份人好易話為,你叫我英文名都沒有問題。)





我的房間就在客棧大門旁邊,無須拿著行李上樓梯,一張雙人床,書檯,電視,衣櫃等基本設施,應有盡有;窗外的是街景,路人經過一覽無遺,我還是把厚廉拉下好了。




浴室有浴巾,面巾,地巾,風筒,洗頭水沖涼液亦有提供,當然未必合你心意,但沒有準備的話,始終都要用。(附近沒有超市便利店)



房租包括早餐,每天的指定時間,在飯店的大廳就坐,餐牌只得一味英式早餐,你只須要求雞蛋怎樣烹調便可;我去歐洲旅行有舖癮,每逢在早餐見到粟米片,起碼吃兩小盒份量!可以不要多士,但不可不要粟米片!



每天都有員工打掃房間,我已經把用過的毛巾掛在架上,代表無須更換,不過他們依然在收拾房間的時間,替我換了全新毛巾;反之床單就沒有更換,當然,你開到口的話,飯店會為你更換,作為酒店人,當然知道這是環保的一部份,亦是當今的大氣候,除非住了數天,否則無須麻煩人家了。

星期日當地沒有公共交通,我一早預訂了Glenfiddich酒廠之行,得知客棧有單車借用,不另收費,但是當日凌晨下過一場雨,日本人說路面狀況不理想,騎著單車恐怕會有難度。結果我徒步行了一小時,沿路是前一天比賽的路段,狀況果然頗為惡劣。



醉翁之意旨在酒,我選擇在這裡住宿的主要原因,無非是為了客棧的威士忌吧!




晚飯的時間,走到客棧的地庫,完全是另一間景像,酒吧坐滿了客人,有來喝酒的,有來晚飯的;我看過The Dramathon在Facebook的通告,於比賽後的晚上,當地的威士忌吧,皆會有不同形式的after party,這裡是其一;我幸運地在沒有留位之下,找到一張二人檯坐下。










這三個在Highlander Inn的晚上,每晚到在這裡晚飯,喝酒,我可以說,住上兩個星期,也未能摸得清其底蘊!看到酒吧的珍藏,頓時呆若木雞,我想有數百款威士忌,有稀世珍品,有不少日本威士忌,羽生的啤牌也有幾副;(東主是日本人,每晚都見到有日本客人到訪,包括秩父酒廠的一班日本人,當中包括酒廠大使的氣質女生,可是我知她是誰,當然她不知我是誰啦)秩父的珍藏也不少,一些獨立裝瓶廠出品,舊瓶舊酒等等。。



第一個晚上,與Cragganmore 12yo舊版相遇,以輕輕的車厘、香水、甜蜜如糖果的香味作見面禮,味道與氣味相對,車厘與其他水果,蔗糖的香甜,和諧的結尾顯得高雅,但帶點點野性的氣質,就像八十年代的鍾楚紅般風情萬種,去到今日年屆中女之年,變成優雅的代名詞。



Thompson Bros at Dornoch Distillery裝瓶的Glen Moray 10 yo,清新的花香與香蕉味,是它給我第一個印象;有點像加入香蕉的雲呢拿蛋糕,糖果,蜜糖等味道,集結成微辣的身段,未必是魔鬼身材,但總有睇頭,年少多好嘛。



餐牌的選擇實在不多,好些菜式當日暫停供應,餐湯為Lentil soup,濃凋而不彌,喝得出扁豆磨成蓉的碎口感。



主菜選擇了烤三文魚,一般來說,對於烤三文魚,我是避得就避,但這晚想吃魚,似乎我要屈服;可幸飯店的三文魚,烤得不錯,外面熟內裡仍保持嫩滑,吃得滿口都是魚肉的脂香呢。



人在蘇格蘭,不能不吃Haggis,雖然絕大部份的地方,通常以蘿蔔蓉、薯蓉,來配如此重口味的Haggis,淋上creamy的威士忌醬汁便成,看次是萬變不離其宗,但這裡做得真好吃,第二晚在此,品嚐這般美味;很多人聽到Haggis的由來,十個有九個都耍手擰頭,剩下的一位,有口福了。



正因頭盤已經來一記重拳,主菜我只是要雞胸沙律好了,未免有點反高潮的選擇,的確是我的選擇。



印象所及,我未喝過秩父的泥煤版本,見這裡有,就來一杯,當支持一下日本人。2012年蒸餾,2016年入瓶,短短四年光景,能做到有如Caol Ila年輕的感覺;我喝的時候,秩父酒廠的日本人們,恰巧坐在我後面,本來想對他們說,我對秩父出品之讚嘆,但見他們談得興高彩烈,還是不打擾他們了。

人在旅途,我是喜歡聊陌生人交談的,當然要看是甚麼場合。



不用10鎊的代價,可以喝到一杯客棧選桶的威士忌,Auchentoshan 21 yo,三年多前曾到訪這間位於格拉斯哥的酒廠,一向喜歡它們的Three Wood,試過它們的Distillery Cask,以波爾多紅酒桶熟成的威士忌,去到不能自拔的地步,而我只能買了一小瓶回家,實在有種說不出的後悔。

明亮的花香、皮革、水果的見面禮,點點甜芥辣、蛋糕、薑汁、香草,酒標寫著Maggie Collection,到底瑪姬是何許人?

我想起張曼玉。

早上到Aberlour酒廠參觀,突然收到報館編輯的訊息,說我篇稿有問題,可否盡快交另一篇?當日計劃下午到另一間酒廠參觀,最終因要趕稿而被逼回飯店;花了一小時寫過另一篇,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多,到酒吧想吃個午餐,意大利藉女酒保,抱歉地說:(廚房已經收爐。)



沒所謂啦,喝酒便可,外面正吹著強風,風聲呼呼隔著窗也聽得見,放下3鎊,換來一杯年輕的Craigellachie威士忌,酒吧只得我與她,順理成章地搭訕起來;她是來自拿不勒斯,沒有一點意大利英文口音,我沒去過意大利,聽她說當地的薄餅怎樣好吃,意大利菜怎樣美味。

(足球呢?)我問她這個比較唐突的問題,意大利今年連世界杯決賽周也打不進。

(我哥哥捧曼城,現在他住在曼徹斯特,他想他的兒子,未來加入曼城青年軍呢。)一說到足球,她口若懸河。

(那麼,車路士呢?現在車路士的領隊,正正是來自妳家鄉,拿坡里。)我再問。

(唔。。。。也可以吧,不過我都是比較喜歡曼城?)身為拿玻里球迷的她,直接地說。

(以前妳們有個阿根廷射手,希古恩。)

(我不喜歡他!)也許她不喜歡祖雲達斯。

3鎊一杯威士忌,換來一個寫意的下午,回房午睡,晚飯時間到酒吧,又見到這位意大利女生。



這次先喝個蕃茄湯,酸度恰當,不錯。



難得在此見到台灣獨立裝瓶商Whiskyfind,與東京知名威士忌酒吧 - Mash Tun,還有台北的小後苑,聯乘的艾雷島Port Charlotte,以貓來作酒標的佳品,喝一小杯,有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。



Glen Keith的單桶20yo,乘著青草、塗了牛油的餅乾、輕柔的水果甜味,道出其身世。



主菜的Mac and Cheese,配菜薯條多過六條,對美食家來說或者有點粗疏,個人就很喜歡,認識我的朋友,也知道我對Mac and Cheese的鍾愛,恕我口味有點鬼佬,畢竟每個人的成長背景各有不同,你喜歡沙嗲牛肉麵,我可以喜歡Mac and Cheese,不曾揪心。



本年度威士忌最具話題之作,蘇格蘭低地農場出品,年中一開售要攪珠爭崩頭,經過十二年深耕細作,限量發行,數個月內身價狂升,Daftmill 2005,我在當地的酒舖見到,賣到700鎊一瓶,在這裡喝一杯,二十多鎊。

機會難逢,人一世物一世,喝吧!

和諧的橡木味,似是老木頭的氣息,菠蘿、胡椒、蘋果、微弱的雲呢拿作開場白,入口有種圓潤的creamy,很sticky的honeycomb,新鮮焗起的蘋果批,亮麗晶瑩的酒身,捨不得喝掉最後一口,下年再訪的話,也許會再見,至於我身旁會否多一個人,陪我分享這份喜悅?



很難說。

Highlander Inn:10 Victoria Street, Craigellachie AB38 9SR, Scotland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