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2月6日 星期四

高雄:生命之源@醉俠酒館



想看一個人對某些事物的鍾愛程度,就要觀察對方會為其喜歡的事物,付出多少。

有位朋友,以前口口聲聲說喜歡飲酒,當認識的日子一久,他所謂的喜歡,只是借酒買醉,不理是大陸廉價啤酒或超市紅酒也甘之如飴;就算你請他喝Fine wine,我想也喝不出其價值,最記得有一次,他喝大兩杯,把我帶來的威士忌斟滿一整杯,我見狀即刻喝止。

(我唔介意你飲,但係你斟滿晒成個水杯,你飲得晒先好!)

下次有局,他想喝酒的話,帶瓶Claymore(很廉價的調和威士忌),任由他自隊好了,各安天命。

近年認識不少真正喜歡威士忌的朋友,喜歡到旅行也要去酒廠參觀,到當地的威士忌吧,參加外地的酒展;今次來到高雄,自然不愁寂寞,與友人J先生吃過Omakase,三個人幹掉兩瓶大吟釀,(其實好少事)當然還未喝夠,於是便坐小黃,來到高雄很有名的威士忌吧:醉俠酒館




Whiskyfair前夕,酒館逼得水洩不通,明知第二天就日威夜威,前一晚眾酒客們,在此先下馬威。



我不擔心銀包裡面夠不夠鈔票,(基本上喺台灣飲威士忌係好平,又或者咁講,香港飲威好L貴!)只擔心我能夠喝得多少,吧檯前的威士忌牆,井然地排列各式各樣生命之水,花多眼亂,選擇困難症又再發作;旁邊陳列著不少台灣噶瑪蘭強桶原酒,全部都是人稱虎哥 - 黃敏恭先生,挑選的雪莉桶威士忌,每杯NT$400起有交易。




當晚第一杯威士忌,給了另一位台灣幫 - 南投酒廠,首推有年份的威士忌,8 yo波本強桶威士忌。台灣氣候炎熱,威士忌熟成速度快過寒冷的蘇格蘭,兩年前的夏天,我走進南投酒廠的warehouse,熱到汗如雨下;8年陳的表現,等同蘇格蘭的廿多年。

首嚐標明年份的南投出品,自然有所期待;香甜的水果、蜜糖、隱約的花香是氣味的表示,橡木桶的風味在味道上表現得明顯,帶出糖果、水果、辛辣味像胡椒,亦有少許香料味道輔助;結尾就較粗獷的橡木桶霸氣,有稜有角。簡單去形容:有點嚡口。



剛剛給我們發現了一瓶老酒,Glen Avon 30 yo,價格還便宜過南投,當然不能錯過,沒有標明是那一間高地酒廠,有陣柔和的涼風吹過來,捲起了一陣青草,與及花香,酒體醇和,沉實的果香恰如其份。

此晚一別,今生未必再見,凡是喝過一些稀世老酒,心裡總有這種無奈。



既然來到醉俠,怎能不喝其挑選的威士忌?以太空人作主題的艾雷島來客:Caol Ila 10年陳,近年喝得很多年輕的Caol Ila,表現出一貫艾雷島應有的海風,強橫的泥煤氣息,酒身較薄而單調,結尾充滿爆炸性,說穿了,是酒精表現太明顯。



再淺嚐一小杯Cadenhead's Cask Ends的Bowmore 16yo,例牌的柔和煙燻、肥皂等風味不缺,Cask Ends即是直接從酒桶斟酒到玻璃瓶,即是參觀酒廠時,自己斟一瓶的道理;所以酒標上的字體,是用手寫出來。

身體是最誠實,當去到頂的話,自然會響起驚號,雖然我未喝夠,為了第二日的大戰,還是早點鳴金收兵,坐小黃回酒店休息。

我離開之後才想起,忘記吃碗花雕雞麵!(不過好像當晚暫停供應)



若果像我國語不太好,酒吧有位女生說流利廣東話,有甚麼需要,找她好了。

醉俠酒館:高雄市前金區中華三路172號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