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8月5日 星期日

恆河咖喱屋:西灣河最後一夜



蕭若元的千金Y,相約小弟到恆河咖喱屋晚飯,結果由年頭約到年中,才能成事。

我:(大角咀店?)

蕭千金:(果度有啲野搞緊,西灣河啦。)

定好日子,她補充:(果日係西灣河店最後一日營業。)

估不到,本來的一場飯局,變成了西灣河店歡送會。

兩個人吃難免單調一點,如是者,我便拉埋一班政治/傳媒界的朋友赴會,包括年青有為,現今在某泛民政黨做實習的WL,游B,東九龍的華仔,香港HKFP的K,辣椒文集的V與她的另一半,與及剛加入蘋果大家庭的M,合法集結左中右,總之就啱咀型,一行九人坐在餐廳二樓一角,夠隱閉。

十多年前在東大街發跡,曾在飲食界掀起話題,更拿過米芝蓮一星,兼連開分店;但這股強勢未能維持下去,搣星之後的一年仍保留米芝蓮推介,然後沒有了。

它們好像從大眾的眼光慢慢消失?近年聽得它們最多的評價,就是衛生問題。年前蕭生收購了恆河咖喱屋,今日西灣河店結業,我想有不少人覺得,蕭生連恆河都燈埋?

當然結業只是暫時性,未來會另覓地方重開,這晚是西灣河店最後一夜,主理人Andy哥為我們炮製一道一道餐牌上沒有的菜式。很明顯我只顧喝酒,沒有專心聽書,以下我所介紹的菜式,正式名字已忘記。



用印度薄餅,包著鵝肝吃,試過未?輕輕地略施一點調味,伴以小紅蘿蔔,甘香油潤,軟滑的鵝肝,在軟熟的薄餅,與清甜的蘿蔔之下,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面貌。



白酒煮/忌廉汁煮青口,是比利時名菜,Andy以白咖喱入饌,微辣而香滑,襯托著青口的鮮,可是當今不是青口的當造季節,如若飽滿一點,我會給予更高分數。



印度菜裡面,我是很喜歡吃蕃茄咖喱,貪其既有咖喱的香,但辣度較為溫和,用到金槍魚來配蕃茄咖喱,對我與在座的朋友們,皆覺得很有新鮮感。





香甜惹味的蕃茄咖喱,值得我們起勢地用Naan,與印度黃飯來配搭。

蕭氏從事韓國牛肉生意,接著的兩道菜,都是以韓牛來擔當大任。

仍有很多人對印度菜有種錯覺:(印度菜沒有牛。)

視乎你是甚麼派系,Hindu就一定不吃牛,但是否所有都是Hindu?穆斯林呢?他們不吃豬,但會吃牛。



外表像粽(其實我覺得更像淋上汁的Haggis),裡面是免治韓牛肉,配以這個濃厚香滑,惹味的咖喱汁,再拌勻來吃,潤澤了韓牛,兩者的香氣相輔相乘。



加入了蔥粒的牛肉球,道理與西班牙的croquettes有點相近,不過沒有沾上漿去炸。鬆軟的牛肉與蔥粒香氣之微妙融和,再加上點點咖喱的刺激,一口一件只會想再吃多一件。



咖喱龍蝦是全晚最辣的一味,開邊龍蝦加上乾辣的咖喱汁,辣與鮮並存,爽甜的龍蝦肉與咖喱的辣勁,吃到我不斷流汗。



在便利店買來的一打啤酒,去到此時差不多喝光,發現雪櫃仍有兩瓶香檳,我們老實不客氣地打開,舉杯暢飲,觥籌交錯,一連串的對話,畫面,成為了恆河在西灣河的最後光芒。值得拍片去記錄低,2018夏日記事之最重要的一章,可是,我們沒有。

希望恆河咖喱早日找到地方重開(大角咀店只是與蕭生另一間餐廳Red Rice聯營),我們又會拉大隊來捧場。隨口說過在新場搞窮L局,講過就算數。

恆河咖喱屋(已結業):西灣河筲箕灣道90號 地下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